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八十九章 隆庆元年最后一个月
    又是一年的最后一个月,为期三个月的船长训练班结业了,遵循赵方丈“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的目标,这批修士登船,开始了他们的大规模海上训练。

    于此同时,第二期船长修士训练班继续开课,这次招募来的人数和第一期一样多,也是一百五十名。

    但据黎大隐和陆西星所说,第二期培训班招生时限延长了半个月,差一点凑不够一百五十人的规模。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赵方丈连办了五期培训班闹的。

    四期建筑修士进修班,培训建筑修士六百五十人余;两期船长修士训练班,培训船长修士三百人,总计九百五十余人。

    这些修士绝大多数来自周边,这个数字占到了南直隶和浙江北部一带总修士数量的百分之五,五十岁以下修士的百分之十!

    也就是说,在南直隶和浙江北部,每十个五十岁以下的修士,就有一个人响应赵方丈的号召,要么成为一名建筑修士,要么成为一名船长修士。

    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还能不能开启第三期船长修士训练班,这是个巨大的问号。

    黎大隐和陆西星建议,向山东、浙江、福建、广西、广东排出工作组,将招募范围向上述各省沿海地区扩大,以满足第三期的招生需要。

    对此,赵然表示同意。

    岸上在商议的同时,第一期船长修士们也踏上了新江口船厂打造出来的第一批集装箱船,十六艘船上,各有八到九名船长修士,他们要用一个月的时间轮换着熟悉舵手、帆索手、炮手、跳帮手等各个岗位。

    十六艘形制齐整的货船逐一离开栈桥,在江面上集结成队列,向着下游开去,场面还是相当壮观的。

    最后一艘船只升帆的时候,黎大隐笑着向赵然和陆西星抱拳:“岸上有劳两位了,此去一月,我必定将他们训练成熟手,年节前赶回来的时候,让二位好好看看他们的雄姿!”

    赵然和陆西星同时抱拳:“一路顺风!”

    黎大隐接过陆西星递来的酒杯一饮而尽,纵身上船。

    原本计划带学员出海的是陆西星,但黎大隐对建立船队的事情越来越感兴趣,这三个月天天跟着上课,居然也混成了“海战专家”当然是纸面上的。

    他主动向赵然和陆西星请缨,把差事揽了过来,成为了试航的舰队总指挥。

    望着一串帆影开出视线之外,赵然和陆西星又转身去看了看已经完工的战船和巡海船,询问了前几天刚结束的海试情况。

    海试时,两艘船出现了一点小问题,都是底部水密隔舱的问题,需要稍稍改动一下,问题都不大。

    云南的铁木已经到位,烘干的工艺已经完成,都堆在仓库中,琥珀道人承诺,明年元宵之后便可正式开工量产。大约三到四个月时间,完成第一批四艘战船和六艘巡海船的建造,半年时间,完成第二批次订单,明年七月前,向鸡鸣观稽查舰队交付十艘战船和十艘巡海船。

    汇报令赵然很满意,大笔一挥,支付第二笔船款,共十万两。

    船厂考察完毕,赵然先去了金川河,斜拉索桥已经成了金川河南北两岸的通行主通道,行人过桥一次一文,车马过桥一次三文,比起以前乘船摆渡来说,费用节省了一半,时间更是大大节省。

    原先乘船摆渡的船夫们,有的被招募为过桥收费员,有的则被征募为鸡鸣观的水手,剩下不愿担负这份风险的船夫,则被上元县组合成观光船队,为乘船游览金川河的游客撑船。

    在长江大桥的建筑工地,两岸同时开工,以一个月四座桥墩的速度,正在修筑岸上的引桥桥墩。如今已经打下去十二座桥墩,数百名建筑修士、四千多民雇工正在紧张的忙碌着,现场堆积着如山的碎石、黏土和泥沙,以及大量从太玄馆运来的钢索和钢板。

    如此壮观的工程场面,令赵然十分欣喜,至于源源不断如流水般花出去的银子,他已经不心疼了。

    慈善金工程款有四十万银子的时候,每花一两银子他都心疼无比,只剩几万的时候,他会莫名恐慌,向四季钱庄借贷第一笔银子的时候,他晚上会辗转反侧唉声叹气,但欠到四十万两的时候,他已经无动于衷了。

    钱不够了?借!

    为了这座桥,他已经花出去了八十万两,再花八十万两也无所谓,只要大桥能建起来,钱不钱的,已经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他在忙着建造伟大工程、组建远征舰队,蓉娘也没闲着,彻底将小额银票的推行事务揽到了手上。

    自四月间开始发行四季钱庄的第一笔小额银票之后,通达钱庄、汇通钱庄等等大钱庄也相继跟进,之后是十余家中等规模的钱庄,宝钞司银库中已经囤积了三十万两抵押银。

    但这还远远不够,蓉娘接手之后,和时维明商量了一个办法,在皇城内外和《君山笔记》上同时发布公告,从隆庆二年正月起,想要发行小额银票的钱庄,必须接受宝钞司的资格审核。

    审核的条件有三项,存银量、店铺数、年汇兑业务量。

    不达标者,宝钞司将取消其发行小额银票的资格。

    赵然忙碌了一天,听蓉娘跟他讲这项政策的时候,他脑子里还满是工地上乱七八糟的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头倒在床榻上闭目养神。

    边让蓉娘帮他按摩,边问:“出台这么个政策,你和时维明想干什么?”

    蓉娘骑在他背上给他捶肩,道:“宝钞司出台这项政策后,说明什么?说明能够发行小额银票的钱庄,都是实力雄厚的大钱庄,老百姓们是不是对小额银票就更有信心了?”

    赵然点了点头:“有道理,是个好办法。”舒坦了一会儿,脑子也清醒了一些,终于反应过来哪里不对:“那如果达不到审核条件呢?这些中小型钱庄怎么办?”

    蓉娘满不在乎道:“拿不到小额银票发行权的钱庄,当然就意味着实力不行,谁还敢再跟他们那里存银汇兑?”

    赵然一骨碌爬起来,严肃道:“如果造成一批钱庄的挤兑破产,后果会非常严重,你们这么搞是不行的!”

    蓉娘笑了笑道:“放心吧,不会的。”

    “什么不会?真会……”

    “不会的,有四季钱庄兜着,会给他们一条出路的。联营也好,入股也好、或者收购,路子多着呢。”

    赵然怔了怔,喃喃道:“黑啊,真黑!”

    蓉娘一笑:“好了好了,答应你,三方共赢,四季钱庄多掏一点,钱庄和百姓都不受损,不会害了你的功德,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