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终将被虚假同化
    王宫的守卫显然变得更加的的森严这与克劳迪娅一开始扮成雅曼拉娜公主混入王宫的时候有着云泥之别。

    这恐怕完全是因为宴会上发生的事情,才会让王宫如今加强了防卫。

    但奥托先生与克劳迪娅的逃脱目前来说还算是顺利……只是一路上克劳迪娅也在没有新同学的信息,这大概是她目前唯一担心的事情。

    可能是一种大家都作为不属于这个地方的,来自现代世界的共同感的关系。

    “那个伊本,我们不用管了吗?”克劳迪娅忽然想起了最开始被奥托打昏之后藏起来的伊本。

    奥托直接说道:“他是伊本,我所认识的是阿里亚,他现在还在绿洲神庙的外边。”

    克劳迪娅沉闷了片刻,才幽幽地道:“奥托先生,你真的能分得清楚吗?这两边的世界,有和我一样的,有和阿里亚一样的,甚至还有……”

    “甚至还有什么?”奥托直接回头。

    克劳迪娅张了张口,本想说甚至还有和她父亲一样的大祭司,但话到了嘴边,最终却变成了:“或许还有和你一样得。”

    “所以才更应该离开这个地方。”奥托目无表情说道:“你若是一直置身在虚假当中,终有一天就连你自己也会被虚假所同化。”

    被虚假同化……克劳迪娅心中一怔,隐约中似乎抓住了什么。

    她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前面带路的奥托突然的停下所打断。此时,见奥托先生就这样立在前面,克劳迪娅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会你自己躲起来。”奥托先生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什么意……”克劳迪娅顿时一惊,与此同时,一支利箭竟是猛然间射在了她面前的地方……看着插入地上还径直颤动着的箭杆,她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白袍卫士前方的去路上,赫然出现了五名的白袍卫士!甚至,其中一名白袍卫士手上还提着一根奇异的笛子!

    他在吹响这根笛子,显然是为了召集更多的人。

    “公主殿下,大祭司请你回去。”那名吹响笛子的白袍卫士沉声说道,“另外,将这个意图掳走公主殿下的家伙…处死!”

    克劳迪娅顿时低声问道:“你…能对付的了这些家伙吗?”

    她想起了奥托悄悄就打晕了两名白袍卫士的事情,心中虽然紧张,却并没有过于慌张。

    奥托却回了克劳迪娅一个难以描述的目光……随后他一声不吭,身体却突然动了起来,第一时间并不是将克劳迪娅推开,反而是伸手将她扣到了自己的面前,同时捏住了她的脖子:“推开,不然我对这位公主殿下可就不客气了。”

    克劳迪娅顿时反应过来,便尖声说道:“你们别过来!这家伙真的会杀了我的……别过来啊!千万不要过来,他真的要杀死我的……啊,啊啊!”

    “你…你能不能别说话?”奥托先生顿时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为什么?我觉得我完全表现出来了恐惧的情感了啊?”克劳迪娅动动嘴唇道。

    “真希望你没有参加过你们学校的话剧团之类。”奥托先生不禁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根本不打算配合出演的一众白袍卫士们,此时在为首者的一声令下,纷纷出手。

    “女的活抓……男的击毙!”

    同时面对几名白袍卫士的围攻,奥托先生显然也不敢太过大意,他不得不将克劳迪娅推开他注意到了这些白袍卫士的用词。

    女的!

    显然,在他们的眼中,也压根没有将克劳迪娅当作是公主殿下……甚至,即便是真正的雅曼拉娜公主殿下在这里,他们的态度也不会有多少的变化。

    这群武力惊人的白袍卫士,只是效忠神庙的大祭司。

    克劳迪娅被推到了一旁,奥托孤身一人被五名的白袍卫士给团团围住……这是她第一次亲自看见奥托的身手,没想到居然如此之好,一人独斗五名的白袍卫士,竟然还游刃有余的样子。

    但奥托先生却未能坚持多久的时间不过片刻,更多的白袍卫士已经被笛声所召集而来,面对着倍数增加的白袍卫士,奥托先生即便在如何的厉害,最终还是双拳难敌四手。

    白袍卫士们显然还有一套熟练的对敌阵法,终究还是将奥托先生压下。

    此时,奥托的双手被两名的白袍卫士分别抓住,同时双腿受到了踢打而不得不跪倒在地上。

    “始终也还只是一个凡人……”奥托先生见动弹不得,不禁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扭头看了一眼,克劳迪娅也同样被两名的白袍卫士给抓住了手臂,无法脱身……奥托见状,只能暗自叹了口气。

    此时,外围的白袍卫士忽然让开,只见神庙的大祭司缓缓走来……大祭司此时却是换上了一套黑色的长袍。

    他的头上没有戴着任何的饰物,头发自然散落,国字般的脸上却有着一抹奇异的柔和之色。

    大祭司走到了被擒住的奥托身前,奥托抬头看了一眼,眉头不禁深深地皱了起来显然,他也认出来了这位大祭司……的模样。

    “谢嘉图?”奥托先生下意识说道。

    “大胆!竟敢直呼大祭司的名字!”身后一名白袍卫士此时狠狠地朝着奥托先生的脸扇来这一巴掌打得着实用力,只见奥托先生挨了一巴掌之后,嘴角顿时溢血。

    眼看着这名白袍卫士想要继续动手毒打,什么的大祭司却忽然摆了摆手,白袍卫士便恭恭敬敬地后退了两步。

    大祭司这才看了看四周奥托虽然被擒住了,但为了擒住他,四周竟然已经躺下了七名的白袍卫士!

    这些白袍卫士虽然并未死去,但显然已经是伤重,短时间内根本恢复不过来。

    “这些白袍卫士,都是神庙的精英,身手不凡,你在这么多白袍卫士的包围之下,不仅仅能够坚持,甚至还能打到他们当中的七人……”大祭司俯视着奥托,“没想到你的身手是这样的好,就这样把你杀了,似乎有些可惜。”

    “怎么,尊敬的大祭司,有意思想要招揽我这个打算劫走公主的犯人吗。”奥托先生淡然说道。

    “很快你就会知道的了。”大祭司微微一笑,随后挥了挥手。

    一名白袍卫士此时手持木棒上前,朝着奥托的后颈处就用力敲了下来……一下居然没能将奥托敲晕,他便再次用力敲了一下,这时候奥托才缓缓倒下,然后让白袍卫士们给拖着离开。

    ……

    当大祭司来到克劳迪娅面前的时候,她是想要表现的很平静的,但身体却比想象中的要诚实许多。

    大祭司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克劳迪娅渐渐慌了神,“我…我……我其实,我……”

    “公主殿下受惊了。”大祭司却柔声说道:“今晚公主殿下显示让巨兽袭击,如今又有人打算将你掳走……看来王宫的守卫实在太松懈了。”

    “是…是的。”克劳迪娅发现她竟然不敢与之对视……尤其是当她分析出来,这位大祭司,很有可能才是巨兽,是想要覆灭这个太阳之城的家伙的事情,心中的畏惧,早就已经牢牢笼罩!

    “来人,将公主殿下护送回去。这次绝对不能再让贼人有机会接近公主殿下了!”大祭司此时沉声说道:“再有一次,你们就自己走进罚之间,接受制裁吧。”

    一向都面无表情的这些白袍卫士,不知道为何,当听到了罚之间的时候,竟然纷纷露出了惊恐之色……这些在克劳迪娅看来,宛如机器般的家伙,原来也有畏惧的事情?

    但她还是让这些白袍卫士给带走了,回去寝宫的路上……克劳迪娅下意识地回头,却见大祭司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是站在了原地,默默地看着自己远去的背影。

    谢嘉图……大祭司的名字,也叫做谢嘉图?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说……克劳迪娅一下时间也拿不住,只是隐约有种很特别的感觉感觉此时默默注视着自己的大祭司谢嘉图,与自己的父亲谢嘉图教授似乎突然重叠了起来。

    她猛然一惊,响起了奥托先生所说过的话你若是一直置身在虚假当中,终有一天就连你自己也会被虚假所同化。

    虚假……

    ……

    火光将地牢照亮,一名白袍卫士取来了一壶水,直接泼向了奥托先生但这壶水并没有将奥托先生泼醒。

    正当这位白袍卫士打算再去取一壶水来的时候,大祭司却摆了摆手,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吧。”

    “大祭司,此人无力恐怕!”白袍卫士们微微一惊。

    大祭司却摇摇头,再次挥了挥手……这些白袍卫士不敢违背,只能默默退出了地牢。大祭司此时才走进到了被铁链所困着的奥托先生的身前,低头打量着他。

    “不用装了,睁开眼睛。”大祭司冷不丁开口说道:“我有些话想要问你的。”

    奥托先生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低着头,大祭司有等待了片刻,才不咸不淡地道:“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通往罚之间的地方……就在你身后的那扇门,那就是罚之间。”

    奥托先生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大祭司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说道:“所谓的罚之间,是真神用来惩罚罪人的地方。在里面,你不会碰到任何**上的折磨……里面只是单纯的一间什么都没有的房间而已,出了一点。”

    奥托先生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大祭司却淡然道:“除了一点……在罚之间呆着的时间久了,你就会看见毕生最痛苦,最后悔的事情……不管你是刺穿了自己的眼睛,还是捅破了自己的耳朵,这些痛苦的,后悔的事情,都会一次次地在你的脑海当中上演,永不停止。”

    终于,奥托先生的呼吸似乎急速了一些,眉头也有着难以察觉的皱动……大祭司却淡然一笑道:“那些不听话的白袍卫士进入了罚之间之后,我只见过最多只能坚持三天的家伙,其它的大部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会自杀……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我只是在欺骗你。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打算将你送进去,让你亲自体会一下……其实,可能我是真的骗你的。”

    奥托先生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睛,缓缓抬起头来,却是笑道:“原来神庙的大祭司,也有这种恶趣味的一面吗……作为祭祀,没想到这么喜欢折磨别人。”

    大祭司淡然道:“折磨?并不是,我们只是认为,通常一个人只有在后悔的状态之下,才会去惭愧从前所犯下的错误……心灵上的拷问,才能让人意识到对与错之间的分界线。”

    奥托先生耸耸肩,淡然道:“不知道大祭司阁下,有没有过后悔和痛苦的事情。”

    大祭司淡然道:“罚之间对我不起作用,因为我是真神的代言人。”

    奥托先生也不气,只是露出了颇为有趣的模样,“你是王国的大祭司,手下有着武力强大的白袍卫士,在太阳之城的民众的眼中,地位甚至高于这里的法老,你还是真神的代言人……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还要让这个法老存在。你完全可以自己一个,就完全地掌控这个国度。”

    “国家需要一个管理者,神庙需要一个代行者。”大祭司摇摇头道:“这两者之间,并不一定会形成冲突。”

    奥托先生眉头一挑道:“君权神授,大祭司难道没有听说过吗。”

    “看起来……”大祭司饶有深意地看着奥托先生,笑了笑道:“你似乎是一个忠诚的神权信徒。”

    奥托先生直言道:“毕竟凡人之躯无法比肩神明……既然无法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那为何不拥戴神明,以获得超越凡人的力量。”

    “你想要得到超凡脱俗的力量?”大祭司颇有些好奇地问道:“为什么。”

    奥托先生缓缓说道:“大概,是因为活久了,所以什么事情都想要尝试一下。”

    大祭司皱了皱眉头,他认真地打量了奥托先生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这个答案其实你已经对我说过了一次。”

    “你说什么?”奥托先生不禁皱眉……同时隐约有种不知名的畏惧突然涌上心头。

    “我说什么,并不重要。”大祭司摇摇头,“重要的是,你该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奥托。”

    奥托先生顿时瞪大了眼睛,顷刻间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你是谢嘉图……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