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861】鏖战
    风声小了很多,从咆哮声变成了呜呜的轻响。

    风沙也是小了些,天地间的灰黄更淡了不少。能见度提高了不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军在一马平川的荒野上厮杀是连一点掩护都没有的。担任断后任务的鬼,压力会非常的大。

    无论是国师盈盈,还是无头刑天,都正要开口劝说萧石竹先走时,萧石竹再次张唇,用平静的语气对他们说到:“无需多言,我是你们主公,享受着你们辛苦换来的锦衣玉食,自然有危险的事情,也要为你们去首当其冲的担起重任。更何况,我身怀玄力,能施展威力巨大的神鬼术,我留下来担任断后任务是最佳的人选。也能最大几率的从厮杀中,顺利脱身而出。”。

    “快去准备,靠近通道四周组建防线,分批进入通道。”见诸鬼迟迟不动,萧石竹厉声下令道:“我还是你们的主公,你们不得违抗我的命令。”。

    “诺。”他鬼闻言,迟迟才轻声一答。然后按萧石竹的命令,朝着通道那边而去。

    “朔月岛上的战争怎么样了?”萧石竹收起了灭月剑后,对身边随行的刑天问到。

    “战斗结束了,我们胜了。”刑天把巨斧扛到了肩头上,对萧石竹边走边道:“英招将军还活抓了敌将龚明义。”。

    “是吗?”激动起来的萧石竹精神振奋,在微微一愣之后眉头一扬,欣喜间大声嚷嚷道:“这真的是个好消息啊。”。

    “是啊,只是谁都没想到,主公你在黄泉里的一切都这么艰难。早知道是这样结局,当初还不如别来。”刑天说完此话,长叹一声。

    叹息声落地之时,他们已经走到了通道附近,石决明他们已经带着重伤的士兵们相继进入了通道。而钦原泰逢,还有寻香柯韵他们,正在指挥着其他的军士在附近构筑防线。

    鬼将们把盾牌手和长矛兵,安排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形成了一道道互为犄角能互相掩护的防线。随后就是弓箭手。

    萧石竹褪下自己拇指上的扳指,抛给了石决明后转身折返,站到了通道南面,在队伍的最前方面南而立。寻香和黑猴也跟了过来,站到了他的身旁。

    “寻香,你一会就和刑天将军一起走。”取下水壶,把里面对后的水一饮而尽后的萧石竹,看了一眼身边的寻香,对她笑道:“你不是想看看我治下的鬼国吗?你很快就能看到的。”。

    寻香瞥了一眼萧石竹微微上扬的嘴角,斩钉截铁道:“我的幻术能帮到你的,我愿意留下来与你并肩而战到最后,再一起去看看你的鬼国。”。

    “变戏法的是不用上战场的。”萧石竹直接用这句话,回绝了寻香后,又道:“你已经表现的很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寻香默不作声,没反对也没有答应。依旧默默地站在萧石竹身边。

    她非常乐意为这个神之子去作战。

    萧石竹给了她一直向往和希望的生活,那是天王和酆都大帝,都没有做到的。

    “但我愿意和你一直坚持到最后,这是我的荣幸。”许久后,寻香不再沉默,毅然决然的道:“就算你是主公,也没法剥夺我追求光荣的权利。我会保证你活下去,然后你再带我见识一下你的鬼国。”。

    此言一出,刑天哈哈大笑起来。

    萧石竹默然无语,懒得跟寻香费口舌,觉得寻香留下也没什么,反而能验证一下她的忠诚时,笑够了的刑天忽地问到:“主公,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倔强的小妞?小嘴也挺利索的啊。”。

    “无头鬼,请注意你的言词。”不等萧石竹开口,寻香就白了刑天一眼后,沉声着没好气的说到:“在我被古神制造出来的时候,你和你的族人还没有出生呢。”。

    萧石竹听得出来,是刑天那句小妞,让寻香忽生不悦。当下对刑天笑着打趣道:“听到了吗?你得叫她奶奶,或者是祖奶奶也行,谁让她比你大呢?”。

    “我有这么老吗?”寻香嘀咕着,从袖里掏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捧在手心对准了自己的脸,仔仔细细的左瞧右看一番时,刑天接话道:“或者叫姑奶奶?”。

    说罢,他和萧石竹一起笑了起来。

    爽朗的笑声,很快被一阵阵由远而近的嘈杂兽蹄声所掩盖。

    萧石竹和刑天齐齐收起笑容,目视前方之际,右手摸向了自己腰间,紧握住了灭月剑的剑柄。

    风沙中一队队排列整齐的黄泉鬼兵驭兽踏步前行,身影一点点清晰起来,也距离萧石竹他们越来越近。

    这些逼近通道的黄泉鬼兵,从南面和东南以及西南这三面围了过来。现在,他们由一个狗头妖魂率领着,正是之前追赶萧石竹到了沼泽南面的那个鬼将。

    这个鬼将也采取了赤云的方式,沿着沼泽边缘疾速前进,但由于路上找寻萧石竹耽搁了不少时间,晚了赤云他们一两个时辰的时间,才抵达这里。一到此地,他就遇到了被萧石竹击退的守军。看到了满目疮痍的战场,和被撕碎的防线。

    于是,这个鬼将仗着自己的官职最大,就担任起了临时指挥来,他重整军队再次发动进攻。一队队当康骑兵正在队伍的前方打头阵,担任着先锋,朝着萧石竹他们雄赳赳气昂昂的迎面而来。

    紧随其后的,是黄泉鬼兵中精锐的重装步兵。冠胄带剑,手持长戈长枪,背上背着长弓。或是手中端着弩机,组成了一个个方阵跟随在骑兵身后。

    声势浩大,状如黑云。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片铠甲在阴日下闪烁着的光辉,略有晃眼。

    “弓箭手准备!”萧石竹大喊一声,身后的弓弩弓箭手拉弓搭建,然后微微抬起弓箭指向了前方天际,却无任何一鬼松开了手中弓箭。

    “稳住!”盘旋在通道上空的钦原紧接着又喊了一声。

    而队伍最前方的盾牌手已经蹲下,手中盾牌一道道横连起来,形成了一道坚实的屏障,围在了大军外围。

    长枪和长戈手上前,立在了盾牌手身**紧手中兵器,随时准备刺出。

    “十丈了。”队伍最前面的刑天目视身前,提醒着萧石竹敌军骑兵的距离。

    “再等等。”萧石竹不紧不慢的说着,暗暗运起玄力之时,缓缓抽出灭月剑,高高举起指向了灰蒙蒙的苍穹。

    “七丈了。”在剑尖沐浴在阴日之光下熠熠生辉时,刑天又喊了一句。

    “我知道。”萧石竹平静的说着,握着灭月剑的手还是没有放下。身后弓弩弓箭手们,也没有一个擅自行动的。

    “五丈......四丈。”直视着身前的刑天双手十指微微一松,紧接着又快速握紧了手中长盾和巨斧后,深吸一口气后轻声道:“三丈!”。

    话才出口的萧石竹,已把手中灭月剑猛然向前一挥,同时运起鬼气积于胸中,一声怒吼随之喊出:“放!”。

    喊声撼天动地,身后同时响起来一阵阵咻咻咻的破空锐响。

    一只只羽箭和弩箭,满含着愤怒疾飞冲天。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银光闪闪的弧线后,如狂风中的骤雨一般,落在了敌人之中。

    惨叫声中血溅飞舞,敌军头顶上空忽地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萧石竹身后的钦原也随之落在了通道顶上,开始运起鬼气,连连扇动着双翅。一阵阵细微的嗡嗡声,在风沙中回响开来......

    阴曹地府,朔月岛。

    英招用萧石竹下令看管重要物资的借口,把萧茯苓暂且安置在了南面港口后,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小虞山城。

    当他步入军府衙门后院,顺着石阶来到院中洞低时,就见到了开启的石板下黄水沸腾。

    “怎么回事?”英招二话不说,提枪直奔石板边,注视着翻腾的黄水问身边的素天居弟子。

    “应该是有鬼要从中出来了吧?”为首的那个素天居弟子沉吟思索了片刻后,给了英招这么一个也不确定的答案。

    现在阴曹地府的鬼,除了酆都大帝外,都对这些古神遗迹了解甚少。只是一知半解者颇多,更多的是一无所知。

    那个素天居弟子,也只是感知到有鬼气在浑水下方涌动,才得出的这个结论。

    并不是她对这通道和另一头的异界,了解多少。

    就在她话音落地片刻后,石决明随着腾升而起的水柱,从浑水之中一跃而出。紧接着水柱落下,哗啦作响。一滴水珠,也没有能溢出来。

    就连沾在石决明身上的水珠,也在他落地时被一股股无形的力量,拉了回去。

    “石决明?”英招定睛一看,欣喜道:“你小子回来了。”。

    说着上前,重重一拍石决明的肩膀,正要发问,石决明已经把扳指亮了出来,对英招说到:“英招叔叔,快去准备震天雷越多越好。”。

    英招一愣,接过了扳指,只是看了一眼就认出那是他大哥萧石竹的信物,当下还是不由得问到:“是主公的命令?”。

    说着又紧锁着眉头,暗暗思索着萧石竹要他准备震天雷做什么?

    一念闪过后,英招转身对身后的卫兵,传达了命令时,几个面生的鬼已经跟着国师盈盈从昏睡中跃出。

    “药,药,他们需要治疗。”才出来的国师盈盈扶起了一个已经断了一只手臂,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的鬼兵,就对身边的素天居弟子喊道:“立刻给他消炎止血。”。

    “去准备药物,让鬼医集合待命。”英招又被打断,但也赶忙让传令兵去传令。

    随之他看向了石决明,问到:“主公呢?”。

    “主公还在下面,在黄泉和敌军鏖战。”石决明一边急声答着,一边去帮国师盈盈,安置那些受伤的鬼兵去了。

    地下洞穴热闹了起来,源源不断的有鬼兵从通道中涌出,都是些面生的鬼兵,也都是浑身挂彩的伤兵。

    英招有点发懵,一无所知的他愣愣的望着浑水里不停出现的鬼兵,一时间都有点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