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权倾南北 > 第一六七九章 得亏咱们快
    晨风中,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周围的汉军将士都好不到哪里去,每个人都尽可能的拄着刀枪寻找能够休息的地方。

    远处的周人,任由他们跑去吧。

    胸口的疼痛愈发明显,让周额头上都是汗珠,几名亲卫已经上来扶着他去找医护兵,随着汉军稳住阵脚,后面的医护兵也都跟了上来,他们多数都只是受过简单的包扎训练,但是在战场上做一些应急处理也已经足够了,更加复杂的问题,本来也不是在战场这种恶劣条件下就能进行的。

    在医护兵这里,周见到了姜先。

    “敌人的反击估计用不了几个时辰。”姜先不比周好到哪里去,手臂挂了彩,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医护兵轻轻探了探周的胸口,周倒吸一口凉气。

    “将军,肋骨断了,必须抓紧后送。”医护兵着急说道,“若是伤到了肺乃至心,不抓紧抢救会出事的。”

    “别骗某,要是伤到了那些地方,老子早就死了。”周笑了一声,“某心里有数,你去看下一个人吧。”

    “将军,这很危险,需要静养!”医护兵跺了跺脚。

    “敌人很快就会发动反攻,老子上哪里静养去?!”周哼道。

    姜先那家伙也挂了彩,我们两个主将都不在,还打个屁。

    “让你去你就去,哪里那么多废话?!”突然间身后响起声音。

    “哪个不怕死的敢这么跟老”周回头大骂,但是话说了一半,就顿住了。

    陛陛下?!

    李荩忱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臣周(姜先)参见陛下!”周和姜先两个人忙不迭的行礼,周更是恨不得直接跪在地上,心中暗暗骂了一声,得亏自己刚才还没有吐出来最后的几个字,否则怕不是要被丢到淮水里喂鱼不用说别人,就是旁边这个姜先都不会允许自己这么辱骂陛下。

    李荩忱笑着伸手搀扶起来两个人:“平身吧,不说甲胄在身,就是你们这一身的伤,朕也不舍的让你们行礼。”

    李荩忱的身后,还有戎装的众多汉将,而大队的汉军将士迈动整齐的队列,从这些伤兵们身边经过。

    “陛下何时到的?”周急忙岔开话题。

    李荩忱沉声说道:“朕抵达钟离之后,听闻清江口战事焦灼,便日夜兼程,昨夜已闻淮上炮声,今晨抵达,未曾前往南岸,便先来此处,朕所担心,自是全军出击而不敌,清江口若败,将大挫我军士气,淮上沿线诸军无不会受影响,所以朕如何放心得下?”

    周和姜先顿时脸上露出讪讪神情。

    陛下虽然没有想要问罪的意思,但是话里还是说的很清楚,这一次大军云集,任何一路兵马都不能出现差池,否则很有可能影响到全局局势,既然明知道自己麾下兵马久战疲惫而援兵就在身后,姜先和周竟然还贪功冒进,这是好在最终取得胜利了,尚且可以算作将功抵过毕竟拿下清江口西岸营寨的确算得上大功一件,李荩忱不可能真的不当一回事,这样也会寒了将士们的心。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昨夜的厮杀即使是数十里外都能够听见,将士用命,由此可见。

    不过若是当时周和姜先冒进并且最终损失惨重、没有拿下这营寨,那恐怕他们两个都得摸摸脑袋,看看能不能挂在脖子上了。

    “送他们下去,好好养伤。”李荩忱摆了摆手,“禁卫军、羽林骑,准备迎战!”

    周和姜先长舒一口气,好了,没咱们什么事了。

    两个人脸上都露出得意的神情,先交换了一个眼神,还好咱们动作快,要是再晚了几个时辰,这泼天的功劳至少就不只是咱们的啦。

    站在李荩忱身侧的淳于岑、鲁世雄等人都攥紧拳头。

    这两个家伙跑的还真快,对面也够不争气的,再坚持一会儿,就是禁卫军来收拾他们了,还好现在这只是解决掉了对面一半的人马罢了,剩下的还是得交给禁卫军来!

    李荩忱微微侧头,注意到了周和姜先的神情,冷笑一声:“擅自进军,等他们伤好了,一人二十大板,别以为就能功过相抵,功是功,过是过,这得两说。”

    让你们两个瑟,给你们点教训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说明朕也是赏罚分明的。

    周和姜先顿时“哎呦哎呦”叫了起来,而淳于岑和鲁世雄等人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报应来的有点快。

    不过他们也都打起精神。

    周等人退下去了,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

    远处的鼓声响起,北周军队沿着清水列阵,同时一队足足上万人的步骑已经从清水上游的浮桥渡河,包抄过来。北周军队的反击来得很快,而且进攻意图也很明显。

    周军主力意图从东侧水寨强渡清水现在清水上的栈桥还有浮桥什么的多数都掌握在北周军队手中,汉军清扫干净的水域集中在入淮口的地方,所以说强渡倒也有些不太贴切而另一支步骑队伍显然是为了尽可能地牵制住汉军,为正面反击创造机会。

    李荩忱握紧自己的佩剑,大步走上临时搭起来的台子。

    禁卫军已经陆续在台子周围集结,虽然李荩忱没有撑起来自己的旗帜这还没有扫荡过的战场上,他还是不要那么张扬比较好不过禁卫军将士们当然都知道,皇帝陛下就在身边。

    “大汉!”李荩忱抽出佩剑,高呼道。

    “大汉!”禁卫军、羽林骑等等随之同时大吼。

    “大汉!”退却的扬武军周所部、淮水上的汉军水师将士,都在大吼!

    “大汉,大汉!”风卷动赤色龙旗,汉军整顿队列,随时应战!

    淳于岑、鲁世雄还有统带羽林骑的程峰只有发疯了才会让李荩忱继续在前线待着,甚至周和姜先都在船上等,说陛下不上船,他们绝对不去南岸,说什么也要和陛下一起走。

    因此很快皇帝陛下就在层层亲卫的拱卫下退到了南岸。

    对于大汉将领们来说,陛下实际上就相当于一个吉祥物。战斗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您老人家露个脸、鼓舞鼓舞士气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