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面试官看上去好高啊,而且很强壮,是不是很擅长运动啊?”聂唯问道。

    这话立刻挠到陈建洲的心头上了,立刻回答道:“那是当然。”

    陈建洲边说还边撸起袖子,秀了秀手臂上的肌肉,笑道:“我以前可是省内联赛的专业运动员,拿过mvp奖杯的。”

    “怪不得,您一看就是体育健将。”聂唯立刻恭维道。

    这话说的陈建洲当即大小不已,拍着桌子就要给聂唯合格,自然引起了一旁其他三名面试者的不满意。

    “这位实习生我太满意了,这个必须要给通过啊。”众人阻止之下,陈建洲都还在坚持。

    “你是经理还是我是经理,陈职员,注意你的身份,请你闭嘴。”马冬哭笑不得,不知道的还以为陈建洲才是经理呢。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在马经理的镇压下,陈建洲终于消停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小声嘟囔,一副很不甘心的模样。

    马冬镇压完陈建洲后,又望向聂唯,很是不满的说道:“这位面试者,请你注意一下,现在是我们面试你,可不是你在面试我们。”

    马冬这么一说,大家才想到,从聂唯进门开始到现在,这帮面试官除了提了开头的问题后,剩下的基本上都是聂唯在问,他们在回答。

    要么就是干脆就被聂唯的话带着走,反正节奏都在聂唯的掌控之中。

    “呀,这么不老实的人,直接撵走算了。”坐在一旁的面试者二号欧迪立刻站起来说道。

    “就是,这种人太可怕了。”尉迟琳佳也连忙说道。

    至于程坤,更是简单,直接用两个字概括,淘汰。

    面对竞争者们的诋毁中伤,聂唯表现的很淡定,只是微笑的朝着三位面试官说道:“很抱歉,在这么严肃的场合让你们看到了一群小丑的表演,但我要说的是,优秀的人总是会被人嫉妒,古语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浪……”

    “你才是浪呢。”聂唯话都没说完,便被旁边那几个人一起镇压了。

    这场面试最终结果自然只有聂唯一个人成功进入公司,面对这个荒唐又可笑的结果,聂唯也是一头雾水,完全摸不准这一期的节目到底要干什么。

    毕竟整个面试简直就像是无挑团故意陪玩一样,自己莫名其妙就进入了这家公司。

    深知无挑团不靠谱的聂唯,总感觉对方在挖坑给自己,所以换场中间换衣服的时候,聂唯找到了程坤这位看上去还算靠谱的家伙。

    “坤儿,说吧,这一期节目到底是为了什么?”聂唯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程坤很‘老实’的回答道。

    “凭我们交情,真就不能透露一点?”聂唯不死心,继续问道。

    “不是我不想透露,而是我真的不知道。”程坤直视着聂唯,心里不断暗示,自己的目光要足够真诚。

    从程坤这里都套不出话,那么聂唯更可以肯定,这一期的节目绝对有猫腻,说不定就是专门为了整蛊自己特意开的一期节目呢?

    这并非没有可能。

    别看聂唯是老板,又是大导演,放到华夏其他综艺节目里都需要供着捧着,但是在《无限挑战》,这些身份一点用都没有,不管是谁,到了这档节目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无挑的嘉宾,同样也要接受无挑各种的规则。

    而无挑的节目组也是以敢玩出了名的,甚至因为这个被多次警告,可节目组记吃不记打,回头继续玩。

    聂唯越想越担心,感觉自己还是要小心点好。

    聂唯换了一套墨绿色西装,穿着棕色牛皮鞋,和之前那套灰色西装相比,这套墨绿色格子西装比较偏休闲,显得人更年轻一些。

    而且这套西装的上身并不是修身款的,而是比较宽松的感觉,穿起来非但不会让人感觉很古板,反而会有一种十分悠闲时尚的感觉。

    换上新西装的聂唯刚到新的办公地点,就受到了无挑团所有成员的热烈欢迎。

    只是看到这群成员里的程坤、欧迪还有尉迟琳佳的时候,聂唯的表情十分的无语。

    “这帮家伙不是和我一起来面试的么,不是已经被淘汰了么?”聂唯疑问道。

    “哈哈哈哈,你看到那个和我很像的人,其实是我乡下来的表弟。”尉迟琳佳大笑着回答道。

    不过话音刚落,聂唯就面无表情的戳穿他的谎言。

    “你衣服都没换过,你当我傻子么?”

    “反正就是这样,你爱信不信。”尉迟琳佳表情闪过一丝尴尬,然后仿佛气急败坏一般,直接耍赖。

    欧弟的解释也差不多,不过关系更为复杂,是他二舅的姥爷的小孙子的姨夫的二哥。

    “你再说一遍?”聂唯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欧弟,问道。

    “什么?”欧弟一惊。

    “我说,你再把那段关系说一遍?”聂唯重复问道。

    欧弟显得有些慌,他当然说不出来了,那纯粹就是他灵光一闪给自己临时加戏瞎编的,现在聂唯叫他重说一边,他又哪里重复的下来。

    不过转而一想,聂唯也不一定记得住啊,所以欧弟表情很快镇定下来,张口就又要胡编一套。

    当然,他还没有蠢到重新乱编一套,而是沿着刚刚还残存的一点记忆去编,说谎吗,七分假三分真是最唬人的。

    “是我的二舅的小侄子的姥爷……”

    “不是你二舅的姥爷么?”

    “是么?”

    “你说的,是你二舅的老爷的小孙子的姨夫的二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聂唯似笑非笑的看着欧弟额头直冒冷汗。

    程坤在一旁看似稳如泰山,实则内心慌得一批。

    实在是聂唯的眼神太锐利了,仿佛什么谎言在他面前都像是气球一样,一戳就破,连欧弟和尉迟琳嘉这种谎话精都在聂唯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他这样的‘老实人’岂不是分分钟就被看穿。

    所以他只是故作淡定,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以期望聂唯能忽略他。

    马冬见状,连忙站出来,这样下去可不行,聂唯一个新人刚入门,结果就压住了三位老员工,这菜鸟实在是太不老实了,让他这么闹下去,后面的事情也不好办,所以她连忙上前打了个圆场。

    “咳咳,我们无限商社今年终于迎来了一位新社员,聂唯职员,让我们在这里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的到来,大家鼓掌。”

    这一次马冬动员的十分成功,大家全都热情的鼓掌,尤其是程坤等三人,很不的把手掌拍肿了,心里盼着赶快略过刚才的话题吧。

    聂唯没有步步紧逼,虽然他有几个月没上综艺节目了,但对于节奏的把控还是有数的,该放的时候放,该收的时候也要收。

    借着马冬给的台阶,聂唯从善如流,接受了众人的‘善意’。

    在陈建洲的热情邀请下,马冬将聂唯安排到了他的身旁,聂唯还没等放下公文包呢,陈建洲就一把搂住聂唯的肩膀,得意的告诉聂唯在这家商社他会罩着聂唯。

    对此聂唯只是礼貌的笑了笑。

    但凡是《无限挑战》的观众就知道,除非是需要用到体力的特辑,陈建洲历来都是猪队友,凡是动脑子的事儿他都不行,而今年这个无限商社明显就是动脑子的特辑,陈建洲要是不拖自己后腿,聂唯都很感激了。

    不过到底是这家公司第一个看上去对自己示好的人,聂唯还是笑着点点头,这可把陈建洲高兴坏了,还真以为聂唯要做他‘小弟’呢。

    看着陈建洲不住炫耀的模样,四处和人说聂唯是由他罩着的,其他人都感到无语了。

    “咳咳,大家都先把手头的工作放一下,我有一个工作要和大家说一说。”就在大家伙闹得开心的时候,马冬忽然说道。

    “公司高层派给了我们一个艰巨的任务,如果大家谁完成的好,那么谁就最有希望能够成为我们这个科室的主管,你们明白了吗?”

    看着大家都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马冬继续加码道,果然一听能够升职,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认真了起来。

    尤其是陈建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聂唯的关系,显得极其膨胀,一副这个主管非他莫属的架势,结果就是树敌无数,被一群人狂嘘。

    “你们不用嘘,我有聂唯帮我,这个主管肯定是我的。”陈建洲不服气的呛道。

    聂唯把脸转向一旁,一副不想认识这人的样子。

    不过其他人内心倒是隐隐有一丝忌惮,毕竟聂唯这人可是出了名的无挑团克星,每一次来参加节目都能把大家伙耍的团团转。

    聂唯没有在意其他人的注意,而是把精神都关注到了马冬身上。

    毕竟聂唯内心总有种感觉,马冬将要讲的事情一定和他有关系,他甚至发现了马冬飘向自己的眼神十分频繁。

    “我们公司不是一家化妆品公司么?这一次为了拓展业务,所以特意准备办一场单身派对,诚邀娱乐圈的单身男女来参加,只要你觉得谁孤独,那么你就可以将他或是她邀请到现场,当一群孤独的人凑在一起,自然而然就不孤独了,如果能够擦出爱情的火花,岂不是美妙?”

    “聂职员,你说是不是?”马冬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最后问向聂唯。

    “我要提交辞职报告。”聂唯毫不犹豫的说道。

    他就觉得这一次的无限商社很诡异,感情根本就不是无限商社,而是披着无限商社的外皮,实际上是介孤朋特辑。

    这实在是太坑了。

    之前无限挑战就举办过一场介丑朋特辑,就是把娱乐圈一群丑的艺人集中在一起,那个特辑简直得罪了一大堆人,毕竟就算是真丑的人,也不希望被大众公认为丑星。

    关键这帮家伙还很不地道,潘老师、杨狄那样的也就算了,关键他们还邀请刘辰这种虽然是搞笑艺人但其实并不算丑的明星,这帮家伙在刘辰面前鸡蛋里面挑骨头,差点没把刘辰弄抑郁了。

    节目播出后好久一段时间,刘辰一上其他节目就大吐苦水,抨击无限挑战‘缺德’,给他这位帅哥硬扣上一顶丑男的帽子。

    而这一次的介孤朋特辑看上去寓意不错,但实际上比介丑男特辑更狠。

    介丑男特辑还只是打击明星的样貌,而介孤朋特辑明显就是打击明星的精神了,毕竟谁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孤独的人呢,尤其还是光鲜亮丽的明星,而且这一次因为没有外貌要求,选择面更广。

    聂唯终于明白马冬硬要拉着自己来参加这期节目的原因了,这感情是让自己来挡枪来的。

    “不行,我就要辞职,这太坑了吧,我哪知道谁没有朋友,反正这活我不做。”

    面对聂唯的抗议,马冬胸有成竹,只见他答非所问的说道:“聂唯,你还记得我们当初成立这个节目的时候立下的三条初衷么?”

    聂唯一怔,随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点了点头。

    因为三条初衷里有一条就是嘉宾无条件服从节目安排,不用马冬说,聂唯也知道他要讲的就是这一条。

    看到聂唯服软的态度,马冬也是忍不住笑了:“别垂头丧气的,咱们先商量商量,到底这个晚会邀请那些明星好?”

    话音刚落,刚才还在抗议的聂唯反而第一个举手了:“我推荐湖歌。”

    “湖歌?是我们大家都认识的那位湖歌么?”谢那不敢置信的问道,毕竟湖歌可是大明星,他会孤独?

    聂唯认真的点点头,说道:“如果孤独有十个等级,这家伙绝对能排到最高级别,相信我,他很孤独,非常孤独。”

    “那好,湖歌就写在名单上,既然是聂唯推荐的,那就由你来负责好了。”

    聂唯张大嘴,哑口无言,没想到自己主动配合,竟然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不过一想到湖歌接到邀请时的样子,聂唯内心又忍不住生出一股恶趣味,感觉现场看一看也不错。

    “谁还有人选,踊跃发言呀。”马冬鼓动大家积极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