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法武封圣 > 第1483章 新年新目标
    “遇害商贩有高超的手艺,他雕琢的玉器能卖大价钱,粗略算来赔五百金并不多,不过城管局拿不出这笔钱,也不能让焦明广出,我已经将这笔钱算到我的帐下,并让焦明广严管所有城管人员。”

    龙燕嫁到丁家快十年了,管理家事也近十年,从老宅到镇京城侯府到巨羊城伯爵府到南丘郡,可以说是基层做起的干部,处理家事非常有经验,基本符合丁馗的心意。

    “不妥!”丁馗罕见地反对,“以能力计算人命有待商榷,商贩死因并非城管单方面造成的,我们要公正地对待事件,若非人死了,我还要罚他的钱。

    不过,你已经处理了,事件又是第一次发生,可以对外宣称特事特办,以后类似事情不能按此例处理。退伍老兵受战功保护,可从轻发落。

    以后城管要检讨使用武力的标准,市场管理行动可发整改通知,拒不执行者由行动队处理,警告和动武分两步走,给可能的冲突一个缓冲时间。

    巨羊城是一个商业城市,百姓只图多挣点,不满管理都为了生计,不想造反也没有伤害他人,管理人员要宽容些,能动口别动手,城管局可适当增加能言善道的女性。

    但有一条,决不允许聚众闹事!任何个人行为都能理解,组织起来便是重罪,有组织对抗执法视为叛乱,武力镇压不设上限。”

    他看到了不好的苗头,城管背后有他的烙印,对抗城管往大里说就是对抗他,在他的领地里必须遏制这样的苗头。

    领民必须效忠领主,就算心里不服也不能公开对抗,神元世界里所有贵族都会誓死地捍卫这个权益。

    龙燕没料到丁馗的反应如此之大,脸色凝重起来,道:“以后我来管城管局,亲自处理所有冲突事件。”

    “那也不必,看看你,绷起脸来有点老哦。”丁馗心疼地摸摸龙燕的脸,“人民内部矛盾可以调解,不要紧张。过年期间安排我去一趟受害者家,叫上千部长,给这件事画上句号。

    以后城管划归地方,那是城主、市长该管的事,你可以分享经验给他们。以前丁家子弟都上战场,现在我不想你们都去当官,龙家那些人够你忙的,不能把你累坏了。”

    “我看是夫君嫌我老了,让我躲在家里不要出去见人。”龙燕嘴上埋怨,心里甜滋滋的。

    “我比你大,要老我先老!看看,笑起来好多了。”丁馗很快逗笑龙燕,“找郦菲要果子酿,那玩意美颜,外公可是希望你多生几个儿子。”说着说着就跑题了。

    通历4882年,丁馗虚岁28,少典国如此年轻的主宰骑士数不出几个,在外人眼里他还很年轻,不过在丁家他是最老的那个。

    今年过年特别忙,不像去年还能在家里指挥作战,有两位客人必须到南京城接待,那就是中望州和阳元州的州牧。

    当然,主角是少典鸾,监国热情接待封疆大吏。

    “老臣认为现在是时候提议宗室大会,重新审视封王子退位的事,越来越多的高贤大能认为天灾蚀日是魔族的阴谋,结合当初魔族诅咒封王子,明显是魔族不希望封王子登基。少典氏绝不会向魔族低头,应当竭尽所能阻止魔族的阴谋。”

    少典坚很难得放弃中立的立场,公开表态押注少典封。

    少典勰附和:“佞臣少典时极有可能被魔族蛊惑,要不就是他的子孙受惑,否则怎敢行废立之事,就算得老祖宗首肯,也是因为他蒙蔽老祖宗。”

    他的立场更坚定,直接把少典时定为佞臣,还拉扯上魔族,建立强烈的对立面。

    “合适吗?族里能听我的?”少典鸾看向丁馗。让弟弟重新坐上王位是她梦寐以求的事,然而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宗室大会能不能开?我们能否得到族老们的支持?这些能确定吗?”丁馗吃不准王室的事。

    “有八成把握。”少典坚看着信心十足,“老臣有内幕。”他左右看看。

    丁馗拍拍手,道:“鲁影,带所有人到外面去,任何人无通报不得进来。”他让卷帘女侍卫清场。

    殿内只剩下丁馗、少典鸾、少典坚、少典闰和少典勰五位,严格算来丁馗是外人,也应该出去,不过没有人提。

    “据可靠消息,老祖宗对我国现状十分不满,特别是听说地眼湖有黑晶铁,南方各国已展开争夺。”少典坚说到这里停住,看看丁馗。

    丁馗点点头:“嗯,是有这么一回事,我亲眼目睹,亲身经历,聚集在地眼湖附近的军队超出百万规模。”

    少典坚继续说:“老祖宗训斥了少典时一顿,要求他即刻平复国内的叛乱,尽早加入地眼湖的战团,争夺黑晶铁。只不过少典时哪有能力平复内乱,老祖宗的要求他肯定无法达成。听说老祖宗身边的人去看过封王子。”

    “老祖宗身边的人?”丁馗不禁站起来,心想:少典坚不简单啊,能收到那位尊者的消息,国内的州牧里恐怕只有他知道。

    他坐回座位,道:“会不会是给我们传递信号?老祖宗重新考虑大王。”

    少典闰开口了,说:“一定是!否则不会走漏消息,老祖宗一个念头便可得知封王子的情况,何必派身边的人去。这么多年我都没听说过老祖宗,从哪跑出来的身边人?一定是传递消息所用。”

    “呵呵,太尉大人所言甚是。”少典坚用笑容掩盖尴尬。

    “不管了!我们怎么想没关系,长老们怎么想才重要,老祖宗这一手已经很明显,这是一个机会!”丁馗决心一博。

    宗室大会能解决少典时是最好的结果,起码要承认少典封的正统地位,丁馗就可以跨过西江,去接收北面两州半的地盘,坐拥半个少典国。

    少典坚看着少典闰,嘴巴微动。

    “好啦!”少典闰摆摆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提议宗室大会是太尉的事,也就是我的事,我没问题。

    可是,宗室大会在哪开?镇京城宗室府还是南京城宗室府?长老们应该偏向镇京城,但我们能去吗?”

    “为什么不能去?”丁馗把心一横,“我和监国一起去!他少典时敢杀我们吗?想囚禁我们也得看看他有没有本事,只要他敢动就违背了大联盟的规定。”

    镇京城是龙潭虎穴也得走一遭,他打算动用全部力量保自己和少典鸾一次。别看那里是少典时的地盘,敢动他和公主的人却不多,加上几个重要人物出面,开完会能全身而退。

    少典鸾是少典桓的亲传弟子,看少典桓的意思不会为难她姐弟,少典国敢杀她的人没几个,想囚禁她也得有人敢抓,有能力抓。

    驸马本身就是个大波士,还有一堆高手保护,跟魔法总会的关系不俗,与王室首席供奉有渊源,更不用说姜家和龙家的力保,只要豁出去许下足够的利益,应该能活着离开镇京城。

    少典时的牌面相比之下就差了点,军队肯定用不上,御林军和内卫不敢动,王室供奉不定帮谁,主力还得靠骑士总会的人马,加上一部分宗室府的力量,一部分贵族的力量,想强行留住丁馗夫妇有难度。

    前提是,丁馗和少典鸾敢进镇京城。

    家族内斗一般不下死手,如果少典雍攻进镇京城,不见得会杀了少典时,同理,少典时平息内乱也不会杀了少典雍,丁馗和少典鸾也是王室成员,被人抓住了最多关起来,跟少典曦的命运差不多。

    “那好!老臣来安排宗室大会,监国认为何时适宜?”少典闰进入太尉的角色。

    少典鸾又看着丁馗,这几位都是她的长辈,她不好意思号令他们,擅自做决定好像不太礼貌。

    “何时适宜?说真的,我不知道,还得请教您几位。”丁馗没有不懂装懂,替老婆挑起担子,然后甩锅给少典闰们。

    少典闰也不客气,与少典坚和儿子现场商量起来,最终确定了一个日子,道:“那就定在夏祭大典之后吧。”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三年前的那天少典封主持夏祭大典遇上天灾蚀日,之后被迫退位,由少典淙接任国王。

    夏祭大典集合了所有王室长老,少典国的权贵也是大部分集中到镇京城,结束大典就召开宗室大会是挺方便的,所有人都不用折腾。

    关键此次宗室大会商讨少典封的事,选这个日子就有特殊意义了。大家可以重新审视少典封退位后的情况,重新讨论逼他退位的理由。

    “好!非常好!”丁馗夫妇一起喊。

    “距离大会还有几个月时间,我可以针对性地调动部队,让第八军团顶到西江南岸!”丁馗开始准备。

    “老臣先暗中联络,反正长老们都会参加夏祭大典,不用提前通知他们,只需给老祖宗透露风声。中望郡王?”少典闰斜眼望过去。

    他的资格最老,少典坚在他面前也得恭恭敬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