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血染长生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人质
    布休转头一看,这群人都快能摸到他的屁股了,吓得魂飞魄散,大叫道:“老赤,你快点,要不然咱就没命了!”

    赤龙使没好气道:“我已经在快马加鞭了,逃不掉也没办法!”

    布休就知道,今天估计凶多吉少了,在他的印象里,神墓园离得好远,他们当初飞了好多天才飞到阴阳宫,等他们飞回神墓园,估计尸体都凉凉了。便急道:“那要不要把盟主他们煞出来拼死一战啊!跑不过人家,跑也不是办法啊?”

    赤龙使眼看十大金刚已经开始从两边包抄了,心里也打算拼死一战了,其实若不是仙帝要抓活的,他们已经下手了。

    就在赤龙使准备煞出姜小白几人的时候,布休忽然心头一动,才想起自己有只神眼,经常不用,倒已经忘记了,便睁了开来,看看神墓园还有多远,结果这一看,顿时精神一振,喜道:“赤龙使,快,神墓园就在前方,放个屁的功夫就到了,加把劲!”毕竟现在是一个神带着他飞,跟当年他们自己离开神墓园时,速度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赤龙使一听这话,拼尽全力,开始作最后冲刺,一下又把十大金刚甩了下去。

    仙帝急忙叫道:“给我加快速度,不要让他们跑了!”

    果然,不到一盏茶功夫,神墓园就出现,从出现到他们进入神墓园,也就是几息的功夫,此时墓禁区在望,布休就指着墓禁区,急忙叫道:“直接冲进去!”

    赤龙使没有犹豫,一头就扎了进去,布休原以为,他们的修为肯定又要受到压制,只能靠惯性冲进去,能进去多远就进去多远,结果令他意外的是,进入墓禁区以后,他的修为并没有受到压制,就是稍微有点不适,并无大碍。

    羿仆与往常无异,正坐在湖边钓鱼,赤龙使和布休就从天而降,火急火燎的,就在看到羿仆的瞬间,布休就感觉比看到亲爹还要亲,急忙叫道:“老伙计救我啊”

    羿仆转头看着他,面无表情,摇了摇头,道:“怎么出去混了一圈,越混越下水了?”

    仙帝带着十大金刚这时也从天而降,但他们没有落下来,而是站在半空中,仙帝这时哈哈一笑,道:“二郎真君,怎么不跑了?到终点了吗?”忽地脸色一冷,道:“还不束手就擒?”

    布休就时就冲到了羿仆的身后,赤龙使把姜小白等人也煞了出来,几人看见羿仆,心里也是一阵踏实。

    布休这时急道:“老伙计,这帮人实在太过分了,跑上门来欺负你的朋友,赶快帮我收拾他们啊!”

    仙帝这时笑道:“二郎真君,你不会找这个老头做你的帮手吧?你吓糊涂了吗?”

    羿仆也不生气,转头看了下布休,道:“你为什么要帮你?”

    布休就站直了身子,道:“今天你肯定要帮我?不帮你会后悔的。”

    羿仆道:“那你就让我后悔吧?”

    布休冷哼一声,道:“那我可要带着你的宝贝儿子跟敌人同归于尽了!再给你一次机会考虑一下!”

    羿仆像是触电一样,一下就扔掉鱼竿,从地上弹了起来,睁大了眼睛,紧紧盯住布休,道:“寂……寂灭找……找到了?他……他还活着?”说时声音都忍不住颤抖,生怕布休只是拿他开玩笑,这个家伙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布休冷笑一声,道:“就这样还瞧不起我,也不看看是谁亲自出马的!”

    羿仆急道:“他……他在哪里?”

    布休没有再废话,意念一动,就把寂灭从私空间里煞了出来。

    寂灭刚从私空间里出来,一脸茫然,待他见到羿仆后,脸色就激动起来,泪水夺眶而出,轻轻地叫了声:“爹”

    羿仆也是激动得浑身颤抖,顿时老泪纵横,张开双手,喃喃道:“我的儿,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寂灭就一下扑进他的怀里,哭道:“爹,寂灭还活着,寂灭不孝,让您担心了!”

    羿仆就紧紧地抱住他,一刻也不敢松手,生怕一松手,儿子又飞了,这时哽咽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在他心里,估计这个儿子早已经死了,之所以让布休几人帮助寻找,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所以看到布休几人回来,他都没有主动问及寂灭的事,生怕问了,听到一个让他绝望的结果。现在见到儿子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心里怎能不激动,不兴奋?

    布休等人自从认识羿仆,羿仆在他们的心目中,一向是波澜不惊,不悲不喜,从没有见他如此失态过,看来一个男人不论走得有多高,孩子永远是他心头最为沉重的一块肉。看得他们也是一脸动容。

    仙帝就感觉自己被无视了,想这些人胆子也挺肥的,自己像一把利剑悬在他们的头上,他们竟然一点都不怕,还在自顾煽情,完全不考虑他的感受,这时怒道:“你们哭完了没有?”

    其实布休心里也没有底,来到这里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毕竟听琉璃说,仙帝已经突破了神境,而羿仆也是神境,但羿仆自己说过,他的修为受损,只剩巅峰时的千分之一了,这样还能是仙帝的对手吗?这时就拍了拍羿仆的肩膀,小声道:“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团聚,先帮我把眼前的瘟神送走吧,你是不是他的对手?不是的话,我们就要逃跑了,不连累你了。”

    羿仆这时松开寂灭,看了眼仙帝,道:“这家伙是谁?”

    布休惊道:“你也是在神界混过的人,竟然不认识他?他的来头可大了,是凌霄宝殿的仙帝,你听过没有?”

    羿仆道:“仙帝又换人了?”

    布休怔道:“那我不知道啊!以前不是他吗?那你是不是他的对手啊?”

    羿仆没有理他,而是看着仙帝,淡淡说道:“你就是凌霄宝殿的仙帝?”

    仙帝冷笑一声,道:“没错!”

    羿仆道:“这十大金刚是诸神留在凌霄宝殿镇守三界的,不是你的私人物品,你竟然把他们带出来办私事,你胆子不小啊!”

    仙帝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个老头竟然知道十大金刚的来头,看来不是在凡界长大的人,说不定有来头,便道:“你究竟是谁?”

    羿仆道:“我是谁不重要!滚回去做你的仙帝吧,以后不要来了,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后果自负!”

    虽然这话说得很霸气,但姜小白和布休却是心下一紧,因为这套路实在太熟悉了,他们也经常用,打不过人家,便恐吓人家,只是人家是仙帝,能唬得住吗?

    果然,仙帝哈哈一笑,道:“我看你胆子是不小,竟然恐吓我,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太客气了,就觉得我很好说话啊……”

    结果话音未落,羿仆身形一动,就冲向了仙帝,以姜小白几人的修为,根本看不清羿仆的身影,就感觉眼前一花,羿仆人就没了。

    仙帝倒是看见了他的身影,但是实在太快了,快到他措手不及,还没来不及躲闪,就听“砰”地一声,羿仆就扇了他一耳光。由于仙帝是站在半空中,而羿仆这一巴掌力量巨大,一巴掌就把他从高空拍了下来,像一块巨石一样砸向地面,又听“轰”地一声,地动山摇,地上就砸出一个大坑。

    姜小白几人睁大了眼睛,卧槽,同样是神,怎么神与神之间的差距会这么大呢?何况羿仆的修为只剩下千分之一,就这样都能轻松扇了仙帝一耳光,试想羿仆巅峰时期的修为,那是何其恐怖的存在啊?

    等仙帝从大坑里爬了出来,羿仆已经回归原位,仿佛他什么事也没有干过。

    仙帝心里一片惊慌,没想到凡界之中竟然藏着这样一位高手,惊慌的同时,又有些愤怒,自己怎么说也是仙帝,三界之主,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糟老头子打了一耳光,这口气哪里咽得下?

    虽然他估计不是这个老头的对手,但他带了十大金刚过来,十大金刚可是几位上古大神制造出来的,体内带着上古大神的神元,不要说纵横凡界仙界了,就是纵横神界,都难逢敌手。

    仙帝此时已经恼羞成怒,朝着十大金刚招了下手,吼道:“给我杀了他……”

    十大金刚虽然是石头成的精,但已经有了人形,也穿着衣服,不过他们不动的时候,还是如同十尊石像,肌肉看着都像是坚硬的石头。

    十大金刚因为没有思维,只接受仙帝一个人的命令,所以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打手,让干嘛就干嘛,从不询问原因,也不会背叛,而且同心协力,不管遇到多么强大的敌人,也不会恐惧,比狗都好用,不像二郎真君的哮天犬,还有那么多废话。

    结果这一次,十大金刚好像不对劲了,听了仙帝的命令,十大金刚站在空中,无动于衷,好像真的变成十尊石像,动也不动。

    仙帝就急了,怒道:“你们想叛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