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万界仙王 > 第一千七十一 净土近况
    叶枫这次昏迷的时间,只有两天。

    他醒来的时候,张开正在旁边的天花板上贴那个叫做什么‘干扰器’的小盒子,看到叶枫醒来,张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让你小子不要太激进,结果你可倒好,血书坪的【饮血笔】你还选一根最高级的,生怕自己死不透吗?”

    “让前辈见笑了……”

    叶枫坐起身子,这回觉得整条小臂都软绵无力,仿佛里面的精血一瞬间都被那只可怕的饮血笔吸干了一般。

    但越是这样,他脸上的表情越是开心:“前辈,看来这血书什么的比那弹琴的效果要好哎!”

    “那是你不要命好么?”张开冷冷的站在叶枫面前:“今儿就装死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会来给你用刑……”

    “盘哥那边?”

    “这次他无法与你见面……放心,那炼魂炉里虽然痛苦,但只要他能够扛过去,对于自身的神魂成长却有着莫大的好处,说不定下次你们见面时,张二民也会有巨大的突破。”

    “好嘞!”

    叶枫感激的朝张开一笑,竟是盘腿坐了起来,一点没有想要休息的意思。

    “恩?”张开扬起了眉毛:“你这是?”

    “好不容易有一天自己的时间,怎么能休息呢?我自己吸收始源能量或许慢了一些,但也聊胜于无嘛。”

    说着,就见叶枫已经凝聚了一道银色的始源能量,朝着自己的右手灌注了进去。

    张开,猛的睁大了眼睛。

    “太多了!”

    啪。

    话音未落,叶枫的右手手掌直接炸裂开来,纵然筋骨未断,里面的白骨也甚是?人。

    “你个白痴!”张开猛地冲了过去,抓起了叶枫的右手:“你这么拼,不怕自己死了么?”

    叶枫,疼的浑身都在发抖,却依旧带着笑容:“前辈,你给我的时间有三年……但谁知道这三年之内我的伙伴们,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啊……还有芊芊……盘哥说她的魂力已经耗尽……我,等不起!”

    “等不起也得等!”张开咬牙切齿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只小小的水晶瓶子,里面装满了淡红的色粘稠液体。他飞快的将液体倒在了叶枫的手掌上,只觉的一阵冰凉的感觉袭来,叶枫的手掌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再生。

    “这是!!”叶枫的眼睛又一次亮了。

    “这是我自己配置的肌体再生液……恩?叶枫,你那是什么眼神?”

    “前辈,你这什么什么液,卖不卖……”

    张开:“……”

    特么的你这小子脑子里到底有没有点正事,咋看到啥都想要呢?

    ……

    当夜。

    叶枫静静的躺着。

    右手虽然已经恢复如初,并且,一只手指已经彻底获得了新生,变得好似金属一般,散发着银色的光泽。

    但他的脸上,却是充满了惆怅的表情,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长叹。

    芊芊……黑球儿……欠欠……还有大伙儿……

    你们现在,究竟怎么样了啊!

    ……

    三十六号时间流。

    净土仙界,万法仙院。

    叶知秋,焦急的等待在一座大殿的外面,来回踱步。

    他的身旁,站着仙院一众大佬,司徒矩,殴冶长等人都是一脸期盼的模样,看着天空。

    “来了!”

    忽然,不知是谁指向天空,只见一道流光划过了天际,带着令人畏惧的仙能,降落在了大殿前面的广场上。

    唰。

    银白色的流光消散,一道青衫人影轻盈站在大地之上,但身上散发出来的仙威却是如山如海,令人敬畏。

    “拜见宫主大人!”

    叶知秋倒头便跪,无比恭敬。

    同时他身边的众人也是肃穆了神情,对青衫人影行了大礼:“参见时宫宫主!”

    “起来吧!”

    那青衫人影面如冠玉,甚是俊郎,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股潇洒气息,但同时眉宇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净土仙界究竟发生了何事?”

    他的声音轻柔,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本宫主一路回来,竟是见到了许多异界生灵?”

    “回禀宫主!”叶知秋飞快的将这三年来净土仙界的状况汇报清楚,最后道:“那碎星仙王甚是嚣狂,这三年来已经斩杀我界无数强者,还请宫主大人为我等主持公道。”

    “哦?”这位时宫宫主面色沉了下来:“没想到当年师尊舍身平息的祸乱还是造成了如此可怕的后果……只是,另一方天地的生灵竟然能够进入净土仙界,背后只怕有着无法想象的势力在作梗。”

    “宫主大人……此前我方仅有两位仙王坐镇,甚是被动。”叶知秋恭敬道:“如今您与几位宫主大人返回仙界,定能平定祸乱,将那些异族彻底驱逐!”

    “此战终究是难以避免……待我与几位宫主商议一番再做定夺。”时宫宫主微微点头:“你方才说,另有一人在极力阻止此劫,唤作什么?”

    “回宫主!那人名叫叶枫!乃是不可多得的青年俊杰,之前甚至亲自杀入魂道仙宫之中,想要彻底关闭时空通道,奈何失败,如今生死不明。但他的几位伙伴正在此间修养,宫主若是可以,还请您前去一探。”

    “叶枫?”时宫宫主听到这个名字,平静的脸上泛起了一抹波澜。

    “正是,宫主难道认识?”

    “不……”时宫宫主眼中的异样闪烁消失:“带我去看看吧……”

    “是。”叶知秋在前面带路,旁边,司徒矩等人并没有说话的资格,只是在旁边跟着,但大伙都是长出了一口气的表情。

    “终于……那个小姑娘有救了啊……”

    ……

    很快,众人便跟在时宫宫主的身后,来到了一座大殿前面。

    叶知秋快步向前,扣响了大殿之门。

    “欠欠!开门!”

    “干啥!”可门里却是传出了一声粗鲁的呼喊:“都说了不让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来打扰芊芊姐休息了……”

    “欠欠!!”叶知秋脸上顿时浮现冷汗:“这次不是我,是宫主大人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声门响,高高的殿门被打开了一条细缝,从里面探出了一个金毛脑袋的身影。

    虚欠欠,一脸狐疑的看着外面:“宫主?哪个宫主?”

    忽然,他的目光就聚焦在了时宫宫主的脸上,随后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呼唤:

    “大师兄!是你啊!”

    嗯?

    你叫他啥?

    全场的人都是一愣。

    “欠欠,不得无礼!”叶知秋还没来得及阻止欠欠,就见人家已经一出溜窜了出来,朝着他口中的大师兄就去了。

    “大师兄!!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快去看看芊芊姐,她,她快不行了!!”

    时宫宫主,夏秋辛很是讶异的看着面前这个浑身散发着魂能的孩童,一伸手,就把对方定在了空中。

    “你是何人?为何称本宫主为师兄?”

    “我是你师弟叶枫的灵虫啊!”虚欠欠急不可耐:“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芊芊姐真的快不行了,球儿哥出去给她找治疗的法子还没回来,就只有你才能救他了啊!”

    “叶枫?”夏秋辛眼中再次闪过一抹迷茫:“他又是什么人?”

    “什么?”虚欠欠愣了:“大师兄,你是不是傻了啊,叶枫是你师弟啊,跟玄云一起入门的!!”

    夏秋辛的眉头皱了起来:“玄云师弟早已经故去多年,他又哪里来的一个同门叶枫?”

    哈?

    虚欠欠彻底蒙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大师兄不认识自己,不记得主人了啊?

    不过面前的夏秋辛虽然陌生,但却保留了曾经那温文儒雅的性子,且不与欠欠计较,直接迈步走入了大殿之内。

    “不管怎样,叶枫即是守卫仙界的功臣,那他的事情本宫自是要相助一二。”

    说着,所有人鱼贯而入,整座大殿顿时陷入了沉寂之中。

    ……

    过了片刻。

    夏秋辛一脸凝重的带着大伙走了出来。

    欠欠与叶知秋最是关心里面那位女子的状况。

    “宫主大人,情况如何?”

    “很棘手。”夏秋辛皱起了眉头:“魂傀生灵,本就不合天地大道,这只魂傀还强行催动自身魂力,导致神魂消散……就连本宫,也仅仅只能以时间结界减缓她消散的速度罢了。”

    “大师兄!你一定要救芊芊姐啊,要不然主人回来一定会伤心的再去寻死的!!”

    众人:“……”

    这灵虫说话也真是够欠的。

    夏秋辛却是想到了什么:“说起来,你的主人又是去了何处?何时才能回来?”

    “主人他……”说到这里,虚欠欠的眼眶顿时红了,两颗泪珠不争气的滚落下来。

    “主人他去了好远好远的地方,但不管怎样,主人他一定能够回来的!一定能!!”

    唉。

    众人见欠欠这幅模样皆是忍不住的叹息。

    但愿,叶枫真的能够回来吧……

    可是,云芊芊真的能够坚持到他回来的那一天么?

    而整个净土仙界,又会在这段时间迎来怎样的变化呢?

    谁也不知道。

    所有人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期待,期待着叶枫能够在一切都还没有变得太迟之前及时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