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就是讨厌她,恨她
    “灵惜,国丧期间不可能有人笙歌奏乐,你可能听错了。”她没多想,只觉得不可能发生那样的事情。

    南乔则不是觉得有无,是她,“没有听到。”

    颜乐听着他们果然和外面的百姓一样根本没发现,点了点头,没有在追问。

    她低下头,掩饰着越来越紧蹙的眉心,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还是会被银虫控制,所以才听到。但她又觉得不是,因为的身体里的银虫已经被语梦取出来了,难道只有会武功的人听见?

    她一惊,再一次掀开了车窗的帘子,却发现林府已经到了,马车也缓缓的停了下来。

    “灵惜~下车来。”

    马夫高掀着车帘,夏瑶则站在马车边伸着手,想要扶惠淑上车。但是惠淑不放心自己的女儿,所以想让她先下来,这样自己也可以在车上扶着她一些。

    颜乐本身就不是在意细节的人,所以依着自己的娘亲,被她扶着一只手,被夏瑶扶着一只手,而后最先从马车上下来。

    她不觉的就寻找穆凌绎的身影,却发现他排在哥哥的身后,背对着自己。

    他的身板极为的停直,看上去突然就觉得比驰骋沙场的哥哥还要气势强盛。

    颜乐很觉得莫名,因为杀了梁依窕的人,就是凌绎。

    而现在,凌绎因为和自己的关系,得来给她送行。

    偌大的柳府皆是一片白色,从张挂的灯笼到各处的帘帐,到府门之上的浩荡牌匾,都挂上了白花。林府的下人,都穿着一身白色的布衣,排在灵堂的两侧,为来奔丧的人带路,点香。

    武霖候领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婿,各拿三只香拜了三拜之后,才到披麻戴孝的林葛面前说几句话。

    颜乐三人在霆漠的什么,她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因为周围不断的有女人哭泣和惋惜的声音。她收回了在穆凌绎身上的目光,侧耳的听着那些。

    “公主真可怜~年纪轻轻的就被狂徒杀害!”这一句,是她听得最清晰的。

    她很无奈的想反驳,杀梁依窕的,不是狂徒。

    只是因为梁依窕,那么可怜,被自己和白易夹在中间,乃至本就对自己怀着恨意的她被白易利用,失去清白,更失去性命。

    颜乐最终在拿着香参拜的时候,很是衷心为梁依窕祈福,愿她来时可以投身个普通人家,爱上一个普通的人,然后一世幸福安乐。

    而就在她们拜完要去向林葛照例安慰几句的时候,一身清冽的声音响起。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话落,众人极快的俯身跪地,像云衡的九五之尊和**行礼。

    颜乐三人来不及退下,就直直的在灵堂上,看着皇上和皇后从对面的府门走了进来。惠淑只得领着两人侧身,不要挡住已经接香祭拜的皇上皇后,而后还是跪在地上,等待那声来的很慢的

    “平身。”

    颜乐在跪下和俯身的动作之后,背部的伤简直疼得无法在忍受,她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手心,努力的要自己如常。

    但就在她极为艰难的起身之余,一双有力的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瞬间将动作缓慢的自己扶着站直。

    “灵惜表妹哪里不适?”

    梁启珩的声音淡淡的,他为穆凌绎终于没有在颜乐的身边而感到万分的满足,对颜乐冷漠的态度也缓和了。

    颜乐看着他的手扶住自己的手腕,手心的温度好似在透过衣裳传达到自己的手上,极为快速的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多谢表哥关心,灵惜无事。”她真的很感激,他每一次再见自己,都会原来自己上一次对他的狠心。自己的伤痛在他的眼里,不是活该。乃至自己生病,还是受伤,他都会关心着自己。

    惠淑看着颜乐真的在越来越虚弱,牵住她的手,阻了对后退的颜乐又是要走进的梁启珩,提醒着他。

    “启珩,灵堂前不要说别的事情,想祭拜祭拜你二皇姐。”她用长辈,甚至是母亲的口吻和他说着,然后在梁启珩没有拒绝的时候,带着颜乐和林葛打过招呼后踏进了后院。

    武霖候他们则是还在灵堂一侧帮助林葛招呼来祭拜的大臣,穆凌绎一面很心烦要应付这些,又一面的想到自己是以颜儿的夫君来做这些,心里的阴沉散了一些,想快一些将这波大臣迎过去,然后去找自己柔弱的颜儿。

    他看着门前,看着一个个脸色凝重,实则心里没有半点起伏的人来来往往,和武霆漠一样,淡淡的对着来祭拜的人表示了感谢。

    林葛在灵堂守灵的位置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他的心,对于这悲哀的场面,已经麻木了。他真的怎么都忘不掉,昨天那个男人的陈述。忘不掉那个玷污了梁依窕的男人,只是府里的一个下人。

    他只是一个粗鄙的下人,但是她却得到了完整的依窕。

    为什么?

    为什么!

    自己如果早一点相信她,相信她说她是清白的话,那自己就不会一直误会着她!一直觉得她和从小长大的白易,和只才隔了几层高墙之隔的白易之间,是不齿的。

    自己在娶到了她之后,会努力的对她好,让她将爱转移到自己的身上,让她知道,爱白易,还不如爱一个真切的自己。

    林葛低垂的眼帘,再一次为梁依窕,留下了泪水。但他宽大的袖子极快的掩去泪水,再次一副镇定不倒的样子和对自己说节哀顺变的同僚点头。

    他看着大概已经完结的祭拜,走至灵堂外和武霖候道谢。

    “姑父,世子和将军,还有穆统领,多谢你们今天的帮衬了。”他俯身有力的鞠了一躬,而后和他林家的自家人,按着时辰抬着梁依窕的棺横,送梁依窕入林氏墓园入土为安。

    浩浩荡荡的奔丧队伍,林家自家的男眷跟在梁依窕的棺木之后,陪在抱着灵位的林葛身边,带领着在后头举香悲戚的女眷,一步一步的往林氏墓园而去。

    漫天飞扬的纸银和黄纸,响彻京城的哭泣追忆,让全城的百姓都自发的默哀,为这年轻的公主送行。

    待在侯府的众人,在送行的队伍出了京城,到墓园才真正的放松下来。他们都觉得那声音太过悲壮,都无法不去难受。

    惠淑原本做好准备的心,也不可抑制的产生了同情。但她觉得自己如若同情和伤心,就是对不起自己的女儿。她被还得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昏迷了三天三夜,她亦是失去了一命回来的!

    她最终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的女儿,安抚着她:“乖~没事,不要想太多了。”

    颜乐原本呆呆的看着高墙,想象着外面是多么悲伤的一片,听到自己的娘亲安慰自己,极快回神。

    “恩。”她点了点头,只是简单的答了一个字,而后跟着娘亲的脚步踏进了一处屋子。

    可能是林府丫鬟带的路有所不同,她们一进屋就看见皇上皇后都在里面,梁依凝和梁依萱更是在,围在没有露面的皇太后身边,安慰着她。

    “参见皇上,皇后,见过母后。”惠淑先行行了礼,但这一次,因为情况有所不同,也因为在外面已经行了跪拜之礼,惠淑欠了欠身之后,就在着颜乐和南乔走近了那处。

    “皇姐不必多礼了,和灵惜好好安慰安慰母后吧。”原本那个精神气十足的皇帝在经历了丧女之痛后,颓废低沉了不少。

    皇后还是如初,一看到颜乐,就不觉的上前去牵她的手。

    “灵惜~你依窕表姐遭遇了刺客,你也是住在宫外的公主,以后可要好好小心!”她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担忧,看着颜乐愈加瘦弱的身子和小脸,眼里泛起了心疼。

    她抬手想去触摸颜乐苍白到有些不真实的脸,被她缓缓的后退到惠淑的身边化解掉了。

    “多谢皇舅母关心,灵惜无事。”她的声音淡淡的,抬起挽住了自己娘亲的手,不想皇后只是那么热切的触碰自己。

    南乔在一旁,默不作声,借口有事从屋里出来了。

    谁都没察觉到她,有多么的压抑,看向皇帝的目光里,带着多深的仇恨。

    她独自一人在后院休息,拒绝了林府丫鬟的好意,等着过后也会往着这来的武宇瀚。

    屋内,梁依凝听到颜乐的声音,瞬间抬头看向她。她自从那一天之后,就没有再见过武家的人了。其实有一件事,她觉得,她就是只讨厌颜乐,没办法。尽管姑姑和霆漠表哥都拒绝自己,但自己心里的恨,只有在看到武灵惜之后深得无法抑制!

    她那些计划,一直被无端的事情耽搁,让原本就应该遭受苦难的武灵惜,还好好的站在这!

    颜乐跟在惠淑身边走到皇太后的身边,跟在惠淑叫了母后之后叫了皇奶奶。

    除此之外,她不敢再去开口了。

    她清楚的记得,她和皇奶奶,吵架了。

    皇奶奶已经不喜欢自己了。

    所以她一直静静的站着,都不敢抬头去看伤心的老人家。

    皇太后抬头看了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原本的怒气在看到颜乐苍白和瘦弱的小脸时,紧张得什么都忘了,伸着手就心疼的叫着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