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狼系狂妻:冷帝狠狠宠 > 第三百八十七章 钥匙丢失(五)
    秋寒一脸诧异的看着她:“什么人?难道还有别人也一起失踪了?”

    夜倾璃面色一沉,心中的不太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她松开了秋寒,道:“去和你家主子说,让他不用找了,钥匙已经不在水月门内,我先出去,他若是想帮忙,便来聚宝阁帮我。”

    说完,夜倾璃便一个闪身,飞快的消失在了秋寒的眼前。

    夜倾璃在水月门内仔仔细细转了一圈,确定没有发现君北遇,她便找了一个出口,独自一人离开了水月门。

    她自己作死搞出来的错误,自然是只能她自己一人抗,这枚神陵钥匙,她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追回来!

    反正有即墨如海这个臭老头在,能够在方圆百里之内感受到神陵钥匙的气息,她还就不信追不到那个人……

    当然,除了钥匙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把她的男人也找回来。

    她夜倾璃认定了的男人,就和他势在必得的东西一样,即便是天涯海角,她也会追到手!

    夜倾璃并没有骑马,在林中穿梭狂奔,反而更能锻炼她的体力与耐力,能让她的身形变得更加灵动轻巧,玄力在体能的反复的消耗中,不断的注入她的肌肉骨骼之中,变得更加强健。

    一路上,夜倾璃虽在赶路,却也没有闲着,即墨如海一直在她的脑海中喋喋不休,强行的将一些即墨家族曾经的辉煌事迹说与她听,同时又教给了她不少本事,也让她能够在以后的修行之中更加顺利。同时,夜倾璃也得知了一个消息,即墨如海并不能陪伴她很久,因为即便是在她的体内,灵识的存在,终究也是会消散的,只不过比在外界会慢很多。大概还有,一年左右的时间。

    夜倾璃对于这个结果,也算是在意料之中,所以并无悲喜。且不说即墨如海这老头属实烦人,总是有说不完的废话,而且还猥琐的可怕,搞不好她和君北遇在一起的事情,都被他偷看在眼里!她总不能留他一辈子,不然到时候,疯的那个人就是她了。

    话虽如此,但是夜倾璃对即墨如海的态度,也稍稍温和了几分,把感知神陵钥匙的方法给骗了过来。随后,便径直的奔向了朱雀都城内。

    朱雀皇宫内。

    又是一个平静的夜晚,寂静的深宫之中,宫人们也都歇下了,只有寥寥树影。天气似乎已经入秋,幽深的宫闱之中,越发的显得寂寥……

    屋檐上,似有一道修长的人影斜躺,好似在赏月,但实则,已然酩酊大醉。

    玉不休素来好酒,曾与夜倾交好,也是因为酒。可是在入宫之后,他已经许久没有喝得如此醉……

    “夜倾……你在哪儿……我……来陪老子喝酒……”

    玉不休眯着眼,望着远在天边的弦月,曾经脸上无时无刻不带着随性随意笑容的潇洒浪子,如今,眼神之中却写满了悲伤与心碎。

    想起曾经,他在江湖上做一个逍遥游医的之时,那时候的他,虽然年轻,但是医术高超,过得属实张扬随性,潇洒浪荡。如今,他已过而立之年,却被困在这朱雀深宫之中,无名无分,毫无地位。他以为,他可以一直守护着她,而他只要一直默默地守护她保护她,便会让这份情继续稳定的维持下去。

    然而,如今他却有些悔了。

    如今的东方曦月,已经不再是那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了,她变成了一个女帝,而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女帝,她开始有了心机,脾气,威仪。她开始对他颐指气使,发脾气,不再依赖,不再信任,不再爱他……

    当东方曦月面色如霜,愤恨的摔烂他送来的药膳让他滚的时候。

    玉不休有想过一走了之,回到江湖游医的自由时光,可是他心中,始终留有一丝不忍,不忍心让东方曦月一个人留在这偌大的宫闱之中孤立无援,不忍心看她被奸人利用,却始终蒙在鼓里。

    可是,让他绝望的是,在这宫里,只要是他和轩辕晖之间有任何的冲突,她便不会信任他。

    或许,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就只能到这儿了,他终究只是一介草民,无法帮她更多……

    仰起头,清冽的酒水迎面而下,淌入他的喉中,也流进了他的心里,更是冲淡了他眼角的苦涩。

    此时的玉不休,并不知道,在暗处,其实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黑暗且隐秘的角落里,披着一身暗红色的披风,眸色幽深。

    在她的身旁,站着一名女官,是曾经侍奉过她的宫女,在东方曦月离开后,一直留在深宫之中做着最累最苦的活,同时也用着平时最不会引人注意的身份。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勉强得以活下来,能在东方曦月回来之际,成为她身边最得力,也最值得信任的贴身女官。

    “陛下,您既然如此的心疼,为何却偏要如此对待?您这么做,实在是让玉公子心寒……”那名女官,显然也是看出来了东方曦月此刻的不忍与煎熬,不由的开口劝道。

    东方曦月精致的小脸,一面落在阴影之中,一面被月光所照亮,肤色略显苍白,一双灵动的眼眸,在幽暗的阴影之下微微闪烁。

    她的目光是复杂的,是沉重的,再也不似曾经身在宫外时的天真与无畏,她变得不再单纯,也变得有了心事。如果此时夜倾璃就在她的面前,那么一定能够看出来,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深藏在心底……

    “便是要让他心寒了,他就不会再关心我,也就不会继续留在这里了……”东方曦月轻轻的叹息一声,面上浮现出一丝挣扎之色,但随后,却又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女官有些不解,她一直贴身跟着东方曦月,自然知道她对于玉公子的深情与不忍。每一次他的负气离开,她都愧疚不已,心疼哀思到食不下咽。可是,她却始终不愿意将这份情谊让他知晓。

    “陛下这是要赶玉公子出宫?这……陛下刚登基不久,身份尚未稳固,大臣们也并非全然信服于您,私底下都在说,若非有国师辅助你,你根本无法胜任女帝之位。倘若这个时候,您的身边又没有了玉公子照顾,处境岂非更加的艰难?”女官思考了许久,方才出言规劝道。

    东方曦月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随后带着复杂的眼神,缓缓道:“你说的这些,我岂会不知,只是,倘若他不走,轩辕晖便会对他下手,如今我护不住他,他走了,反而能让轩辕晖对我放松警惕,或许,我还能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倘若,我的母帝真的是因为他而死,我绝不会放过他!”

    本章字数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