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血儒生 > 第179章 秘密武器
    元三十九年,正月初一,杭州城东南。

    烈烈北风吹拂着滚滚战旗,五千身披白袍的颜家“家丁”站立在北风之中,昂首俯视着南面。

    是的,俯视。虽然高度相等,但白袍们都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对面。

    说是白袍已经不太准确。颜家军队最初披在身上的白袍,经过数次大战,上面早就溅上了斑驳血迹。如今血迹早已干涸,开始发褐,所以白袍上褐白相间,愈加显得精悍。

    而白袍对面,自然便是倭奴联军。此刻的倭奴人数是白袍军的十六倍,看起来把整个城池下方挤得满满当当,无边无际,根本数不过来。

    此刻的张袁野就趴在城上数人头。

    “元俭,这,这么悬殊?”张袁野知道颜子卿能打,而且很能打,但看到城池下方延绵十几里的无边无际数不清的人头,还是被吓着了。

    别说张袁野,就是戚元俭这次也心有戚戚。戚元俭和伍云易站在张袁野两侧,身旁还有一名州军的中郎将,三人尚且面色发白,更别说杭州城上的其他文官。

    张袁野还能站在城头问问题,在戚元俭看来已经很不错。

    城下其实已经没了十万,只有八万人。但对普通人来说,光凭肉眼是绝不可分辨出八万和十万区别的反正看在眼里,都是黑压压一片。

    “咱们这三万人,能守住杭州城么?”张袁野这样问,恐怕已经做好颜子卿“战死”,自己等人背水一战的准备。

    “府台大人请放心,颜侯定能取胜!”如果说这群人里还有谁有信心,那就是戚元俭。经历过上次的乍浦一战,他对颜家白袍军的彪悍深有体会,若还有一个人相信颜家能赢,也只能是戚元俭。

    “放心吧,就算打不赢,颜子卿也能保住命!”伍云易开解人的方法很独特。

    对颜子卿,他充满怨念。二人徒步格斗,伍云易一次没赢过,经常被揍得鼻青脸肿。所以伍云易觉得,只要颜子卿想逃,这世上没人能拦得住他。

    “保命,可他们不想是要保命的样子啊?”一名眼尖的佐吏指着城下:“你们看,颜家擂鼓进攻了!”

    众人按小吏指的方向看去:代表颜家的白色方阵,竟在鼓点配合下,徐徐朝南面的褐色大阵压上去。

    “佑之要干什么?”张袁野询问众人,下属们一阵呆萌,只有戚元俭撇撇嘴:“进攻啊,上次在乍浦镇,也是正面强攻破敌的!”

    “五千强攻十万人?!”

    倭奴阵中,最核心处是骑在三匹倭国战马上的王植三人。

    看着对面五千人组成的军阵,岛津一律和上泉纲终于有点相信,上次王植就是被这只军队。

    此时太阳已过中天,对面的五千步军肃穆看着这方,没有半点往日里汉军官兵的畏惧和退缩。这群汉军将士军容威武、士气高昂,左手大盾,右手长枪。

    随着颜家方阵激昂迅猛的战鼓响起,一股看不见的血腥杀气竟冲天而起。

    颜子卿身穿湛蓝铠甲,胯下金翠玉露,白袍飞扬,位于最前方。这一次,颜家的骑兵依旧位于最后面。对于这样的安排,王植没有吃惊,因为上次白袍军也是这样布阵。

    “进军”颜子卿一声号令,颜家白袍军缓步朝几百米外的倭奴联军开去。

    在整齐的兵甲碰撞声中,五千白袍迈开整齐步伐,踩着微微湿软的地面滚滚向前,在战鼓引导下,布点如一、混如一体。

    最前方,一千刀盾兵分作三列,筑起三座冰冷的钢铁之墙。墙后是四千手执弓箭的远程射手,在盾牌掩护下,逐步前移,一只只闪着寒光的箭簇,指向前方。

    “前进”倭奴联军方阵也同样传出一阵爆响。王植用手一指,手下亲卫挥动大旗,顿时号角齐鸣,声威震天。

    在嘎吱嘎吱的弓弦紧绷声中,一张张强弓被拉成满月状,弓弩手神情肃穆,双眼微眯,盯着前方。

    “放箭”两军越来越近,当距离在两百步左右的时候,双方同时响起将领号令。

    一声令下,两边上万人同时松开手指,弓弦嘣响,刺耳的尖啸声划破长空,一只只雕翎箭带着无穷杀机,穿透双方天空,像雨点般狠狠落下……

    只是一轮箭雨,双方便有了明显差距。白袍军的弓箭一旦落到倭奴们身上,结果非死即伤;而倭奴的弓箭效果则远没那么强大:不少白袍军战士身上扎了四五只弓箭,依旧沉稳的看向前方。

    原因没人知道。但若是剥开白袍军将士的外层藤甲便能看到,里面身着一层厚厚的铁甲。经过上次乍浦一战,无数从倭奴手中缴获的铁甲被颜子卿“据为己有”。

    如今正是最关键的时候,颜子卿绝不可能为了所谓的“犯忌”而弃之不用。外面套层藤甲做装饰,不管是对张袁野还是杭州百姓来说,算是个交代。

    倭奴们手里的是弓箭,不是弩箭,大多难以穿透铁甲和藤甲的双层防护,战果微乎其微。

    “放箭”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

    人力有时尽,再强大的战士也不可能连续放箭。十轮过后,双方相距已不到百米。白袍军这边倒下的战士百人左右,倭奴那边则惨烈很多,至少三千人以上失去战力。

    迈过最后几十米,双方终于绞杀到一起。白袍军的刀盾手和倭奴们的先锋撞击到一起后,开始激烈搏杀。但白袍军的后阵、刚才那些弓弩手却朝两翼散开,逐步把中军大阵空缺出来。

    “王桑,你看,那些你说的白袍军,也没你说的那么强!”上泉纲指着正在和联军锋矢交战的白袍们,质问王植。

    “王桑,他们为什么朝两翼散开,他们在给谁让路?”岛津一律在岛上吃了亏,谨慎许多。看到白袍军的异常,明显在动脑经思考。

    “让路?”顿时,“让路”二字如同闪电划过王植脑海,让王植灵光一闪。上次,自己的三万人就是输在骑兵手里;这次,颜家的上千骑兵也布置在后面,既然是让路……

    不好,颜家白袍们在给后边的骑兵让路。之所以先接阵再让路,是为了让自己等人没有反应时间。

    可颜家为什么要让自己等人没有反应时间?

    就在王植暗呼不好的时候,颜家后阵却传来冉八声音:“战车出击!”

    是的,战车。这半个多月时间,颜家在乍浦镇的地下基地里就做了一件准备:战车。

    战车这种东西,无论在哪个时空都是已经被淘汰的战具。因为没有骑兵灵活且受地形限制太大,战车能使用的场合非常受限。在这个世界,自千年前的大秦帝国时代,战车就已经被扫进历史尘埃。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战车就像一战时候的坦克,在毫无防备且没有克制兵种的情况下,是无解的。

    颜家的战车是由普通马车改造而成,坚固性比起正规战车差了不止一点半点,但实用性却强了几分。车轮两侧各加假装了六片锋利的刀片;马车前的战马全身皮甲;车厢上有可伸缩铁刃,在己方能收起,入敌阵能伸长。

    近千辆战车疯狂奔驰,那种动人心魄的力量……

    “轰隆隆”马蹄阵阵、车轮滚滚。近千辆战车朝倭奴阵前碾压而来,在平坦的地方,步兵面对战车,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力量。

    王植终于看清开始朝己方加速奔驰的东西:不是战马,而是战车千辆,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蜡白。

    “弓箭手,快,放箭!”如果自己手里有骑兵,还可能正面迎上去,可如今的阵势……可惜王植寄希望于弓箭也不现实,区区几百米,对战马来说就是一个冲锋的事,王植的命令发出还没等射出两轮弓箭,颜家的战车已经冲到百米以内。

    “挡住他们!”“赶紧挡住他们快!”倭奴首领们大声嘶吼,但效果很差。倭奴们又不是黄继光,面对高速奔来的恐怖巨兽,所有人都希望由别人来阻挡。

    但没有用,战阵就意味着密集,不管你朝哪里挤去,左右都是人。对面的战车也一样,上百辆一排,十几排无空隙的碾压过来,根本不可能有躲藏的地方。

    三五辆,三五十辆战车并不可怕,可上千辆战车同时冲锋,在空间腾挪有限的地方,无疑就是一场灾难,所带来的的毁灭性破坏力量,绝不是仅仅靠血肉之躯所能阻挡。

    “轰”战车带着排山倒海的力量冲进人群,战马奔腾、泥草飞溅。终于,上千斤的战马带着无比的动能冲进倭奴战阵,只听见无数“噼噼啪啪”的声音从车轮下传出,那是倭奴们被碾压,骨头断裂的声音。

    有个别倭奴只是被撞伤、撞残,并没有当场致命,他们的求生**支使他们朝远离战车车轮的方向爬去,然而没用,接下来另一辆战车已经冲到面前,匍匐在地的他们只能像一只番茄一样迎接战马的践踏和碾压,瞬间破裂开,成为“番茄酱”。

    一排、两排、三排……战车上的白袍军战士根本不需持着武器对敌,更无需停靠下来作战,只需要赶着战马朝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冲过去,冲,再冲

    战车过后,地上只留下一滩滩烂肉。倭奴的身体大多被碾压的粉碎,除部分幸运儿还能保证有完整的首级,大多数都破破烂烂。即便留下首级的那部分,双眼中也充满着对死亡的恐惧和来这里的悔意。

    一千辆战车,就像一股无可阻挡的洪流,白袍军当面的倭奴第一个方阵瞬间崩溃。在接触的刹那,就几乎叫战车冲到了腹地,所过之处,无数的倭奴们就像麦田里的稻草,一片片被割倒。

    有的被长枪捅死、有的被车刃绞死,但最多的还是被战马和车轮践踏而死。

    就像在犁地,战车所过之处,还能站在原地的倭奴们百不存一,到处是血淋淋的尸体和被车轮碾碎的泥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