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九天问心录 >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且拔刀相助
    慕饮霜和倾雪闻言,眼中皆是有惊色闪过。他们已经推测出如何见到镇守者,如何再上路。北荣国与翰河国虽是敌国不假,彼此间摩擦不断,但是屯兵发起战事,这是谁也不敢轻易做的。看来是有上路的生灵悟通关键,率先出手了。

    据韩枫所说,时下北冥能叫得出名字的天骄,都已经来到了这方世界,如今慕饮霜见过的有蓝杰、蓝葵等人。只是黑鲨族的黑骏还未有见过,此人也是非凡之辈,要是有能率先想透此间关键的,他便是其中一人了。

    “钟离姑娘要我们怎样帮你?”慕饮霜问道。

    钟离琴道:“慕兄所言非虚,我父亲说了,军中有奸细,我想请慕兄你们去府上住,帮忙调查!”

    慕饮霜道:“找出奸细,你父亲便可以官复原职,征战沙场?”

    “大王虽然被奸佞蒙蔽,但也知晓我父亲功劳,但是攻打幽灵谷的失败若是没有个说法,如何让他官复原职,征战沙场?”钟离琴说道。

    慕饮霜闻言,不由点头。钟离琴说的是实情,钟离军连一伙山贼都拿不下,又怎能做翰河国的兵马元帅,领兵对抗北荣国?

    “你父亲同意我们帮忙吗?如果他不同意的话,咱们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慕饮霜道。

    钟离琴道:“这一点慕兄放心,你们的事情我早已同我父亲说了,他要你们去见他一面,才肯委以重任!”

    慕饮霜闻言,瞬间便猜到了钟离军的一些心思,不过他确实想帮助钟离琴,于是点头:“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叨扰了!对了,过去见大元帅的事,我一个人去就可以!另外,是否住在贵府,也等我见过元帅再说!”

    钟离琴见得慕饮霜答应,不由大喜,接着便领着慕饮霜去钟离府上,至于倾雪和鲲梧,继续待在客栈中。作为翰河国的兵马元帅,其府址自然非比寻常,门前两个石狮子有半人那么高,碧瓦朱门,颇是奢侈豪华。

    钟离军听得慕饮霜到来,亲自迎出府来,他看上中年样子,一脸虬髯需,身材魁梧,是个彪形大汉。

    “听说你不属于这方世界,不知道来自何处?”大厅之上,钟离军坐在主位,慕饮霜居在客席。

    慕饮霜道:“我等自北冥而来,循着成仙试炼路游走,初到贵国,还望指点一二!”

    钟离军闻言,不由皱起眉头,他道:“成仙试炼路,那是一条怎样的路?既然是路,怎会贯穿诸多世界?”

    慕饮霜闻言,也是皱起眉头,他故意这般说,就是想要看看钟离军是否知晓,现下看来,却是自己多此一举。

    “那请问元帅,这方世界可有什么不同之处?”慕饮霜问道。

    钟离军闻言,却是笑道:“这里还不是有山有水,万物生灵聚居,会有什么不同?”

    慕饮霜闻言,暗暗叹息。却在这时,钟离琴道:“还真是有一处不同,那就是真仙庙!”

    “真仙庙,那是什么地方?”慕饮霜眼睛忽然一亮。

    钟离琴道:“真仙庙,才是这方世界真正的强者居所,他们人少,但是每一个的修为,都是不弱于我父亲的存在。他们主导这方世界的秩序,只有战乱四起,生灵涂炭之时,他们才会出来兼济天下,匡扶苍生!”

    慕饮霜道:“那敢问这真仙庙在何处?”

    钟离军抢先答道:“在这尘世之中,没有人知道真仙庙在何处!”

    慕饮霜闻言,再次皱起眉头。不由沉默下来。却在这时,钟离琴开口道:“父亲,慕兄我请来了,该如何做,还请示下!”

    钟离军目光微微一闪,道:“听说慕小兄弟修为了得,不知道可否赐教几招?”

    钟离琴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叫道:“父亲”不待钟离琴发言,钟离军便摆手阻止他停下,此时他浑身气势流转,激荡开来,如同战场有万马奔逃,轰隆发响。

    慕饮霜知道,钟离军这样的人,是小心之辈,若是不看看自己的本事,如何肯让自己插手?在客栈是,从钟离琴的话语中,慕饮霜便已经知道,今日钟离军必然会试探自己。

    “好说,那就请钟离元帅指教几招了!”慕饮霜神色淡然,此时他虽然处在钟离军的气势笼罩之中,但是却不受半点影响。

    钟离军第一次见得慕饮霜这种怪物,心下暗暗吃惊,手上却是没有闲着,真元催动之下,规则之力喷涌,凌厉无匹。

    慕饮霜没有任何动作,真元不运自转,形成一道光壁,将自己护在其中。钟离军的规则之力打在光壁之上,令得光壁微微凹陷,但接着便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等变故,自然令钟离军惊骇不已。当下他那修行几百年的规则之力,如泥牛入海,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明明慕饮霜真元的波动不是很强,却是蕴含着无上之威。

    钟离军修为在返虚初境沉淀多年,一般的化神之境早已不是他的对手,这一次试探就此结束,他如何甘心?当下他玄功运转,属于军人的铁血杀气凝聚,一股无上大势加持,规则显化,比适才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这是作为军人的铁血杀气,也是他的最强手段之一,若非是遇上大大敌,他都不曾使用,没有想到今日却是用来试探慕饮霜。

    慕饮霜传承南华真人的自然之道,不要说军中凝聚的铁血杀气形成的大势,就是天地大势,他也能掌控在手中,当下这钟离军在他面前摆弄,无异于关公面前耍大刀。

    不过慕饮霜心思细腻,这种场合,不会不顾及钟离军的面子,当下他双手一动,法诀瞬间而出,呼啸的真元卷动,如同一江奔流的春水,和谐自然之中,却是存了无上消融之力。钟离军那极为恐怖的攻击遇上他的真元时,恰如百川归海,半点波浪都没有掀起来。

    钟离军面色忽地一白,退开去几步,说道:“慕小兄弟果然厉害,今日试探,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望不要见怪!”

    慕饮霜道:“若是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那我就不会掺和进来,我喜欢帮忙,但却是不是帮倒忙!”

    钟离军闻言,大笑一声,道:“好,不过不知道慕小兄弟要从何处查起?”

    慕饮霜道:“我想知道,是谁建议让元帅去攻打幽灵谷,还想知道关于攻打幽灵谷的一切,若是元帅有半点隐瞒,恐怕接下里要做的事情就千难万难了,甚至无法完成!”

    钟离军闻言,双眼迸发出凌厉光芒,他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翰河国的内部,没想到竟然早已生出蛀虫,这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啊!”

    慕饮霜闻言,却是淡淡一笑,道:“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元帅又何必怅然?”

    钟离军点头,接着道:“建议我去攻打幽灵谷的,就是翰河国太傅大人,他姓晁名振。”

    慕饮霜道:“晁振是文官还是武官?他的家底身世如何?”

    “晁振家三代文官之首,家底身世清白,在朝中地位极高,他建议我去攻打幽灵谷,初心也是为了翰河国百姓,只是事与愿违,后面的样子,真是在人意料之外。我觉得问题应该出在军中,我可以授权小兄弟,出入军中无罪!”钟离军说道。

    慕饮霜闻言,道:“看来你与晁振关系不错!”

    钟离军道:“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彼此之间知根知底!”

    慕饮霜点头:“如果真是这样,那问题确实就在军中,接下来要的事情也就是简单得多了!”

    钟离琴道:“军队之中,恐怕没有父亲说的那般容易查!”

    慕饮霜闻言,不由看了钟离琴一眼,又看看钟离军,淡淡道:“若是元帅此时还想考验我们,那这事就没有做下去的必要了!”

    钟离军道:“小兄弟的本事我已经知晓,怎么会考验你们呢?翰河国的军中确实有些复杂,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但是那另一位是大王的亲弟弟亲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当然,你们出入军中,也得小心一些,亲王殿下性子桀骜了一些!”

    慕饮霜目光微微一闪,这翰河国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钟离军也在闪烁其词,恐怕调查军中,也有自己的目的。

    “呵,看来你是想借我的手做事,只是你也太小看我了!”慕饮霜心下冷笑一笑,不过面上却没有什么神色,抱拳行礼之后,便告辞了。

    钟离琴本来是想让慕饮霜住在钟离府上的,可是慕饮霜觉察到,那钟离府上,似乎也不安全。回到原先住的客栈,那里已经满人,慕饮霜三个只能重新找一家,离着钟离府只有两条街的距离。

    “钟离军看来并不简单!”住到另外的客栈之中,慕饮霜把去钟离府上的事情说了,此时倾雪便开口道。

    慕饮霜道:“翰河国的大军中出现问题,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作为兵马大元帅,钟离军责任重大,他是想利用我们,做一些他不敢做的事情,到时候出了问题,咱们就是代罪羔羊!”

    鲲梧道:“这个老东西,咱们为他做事,他却是在算计咱们!”

    慕饮霜道:“钟离军是兵马元帅,其间又夹杂了一个亲王,军中这潭浑水要理清楚就已经不易,朝中还有个晁振,莫非这翰河国真的气数已尽?”

    鲲梧道:“钟离军不是说晁振没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