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贞观贤王 > 第366章打赌
    第366章秦怀道被李世民通知前往皇宫当中,李慎要给自己拜师,估计这个事情是李世民主持,要不然,自己也不需要到皇宫当中去,

    而让秦怀道没想到的时候,这次观看拜师的人可不少,一些国公都到来了,还有韦挺,还有韦家的几个子弟,都来了,

    秦怀道刚刚进入到了甘露殿,发现了这么多人,还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和李丽仙一起,给李世民和韦贵妃行礼,接着秦怀道给其他人见礼。

    “伯平,慎儿一直想要拜你为师,求了父皇好多次了,这次,听闻你答应了,父皇很高兴,特意来主持这个拜师礼仪,可好?”李世民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是!”秦怀道笑着拱手说着。

    “陛下,臣有疑问,这,拜师拜师,那秦怀道就是李慎的师傅了,而李慎可是喊秦怀道为姐夫的,这一下,就平白掉了一辈了,可不好吧?”韦挺此刻站起来,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是啊,陛下,臣倒不是反对拜师,但是这个恐怕不妥。”韦良此刻也是站出来说着,韦良可不希望自己的外甥,拜秦怀道为师,他也想不明白,为何李慎要拜秦怀道为师,韦府那边大家可是有不少的,轮也轮不到他秦怀道吧?

    “嗯,各论各的,不要紧的,平常还是姐夫,但是教学的时候,就是师傅。”李世民先摆手说着,

    而韦贵妃则是非常不满的看着自己家的两个子弟,韦挺也是他们家的,他没想到,来阻止的,居然是自己家的。

    “陛下,臣不是说伯平没有这个学问,为师者首先要满腹经纶,可伯平如此年轻,满腹经纶说不上吧?臣斗胆请陛下收回成命,以免误人子弟。”韦良继续说了起来,

    上次秦怀道打了他儿子,让他儿子在家里养了半年的伤,这个账还没有算呢,现在让自己的外甥拜秦怀道为师,那成吗?

    而秦怀道在旁边听到了,可就不乐意了,什么叫误人子弟,不就去说自己没资格当老师吗?关于格物这一块,不要说是在古代,

    就是在后世的现代,自己一个博士,不说可以当大学的讲师,一个高中物理老师那是绰绰有余的,到了他这里,自己居然被说成误人子弟,

    此刻,秦怀道非常不爽的,盯着韦良说道:“你说我误人子弟?”

    “没错,你今年不过虚岁十七,你有何能力说能够当人师傅?”韦良此刻盯着秦怀道,直接怼了起来,反正自己已经得罪了,那还不如先把这个事情搅黄了再说。

    “放肆!”韦贵妃此刻非常愤怒的看着自己的兄长,这个简直就是来害人的,而李世民也是不满。

    “陛下,娘娘,不是臣放肆,而是臣认为秦怀道根本就没有资格担任慎儿的师傅。”韦良站在那里,挺着脖子,对着上面坐着的李世民和韦贵妃说了起来。

    “达者为师没听过这句话,你说我没资格担任慎儿的格物老师?行,那打个赌吧,我明天用十多块玻璃,把你家府上给烧了,可好?”秦怀道笑着看着韦良说了起来。

    “哼,一派胡言,用玻璃还能烧房子?”韦良先是冷哼了一声,接着就是得意的看着秦怀道。

    “赌不赌吗?不许救火啊,你就看着他烧成不成,我用玻璃把你家房子,全给点着,然后我再告诉你,为何点着,这个就是格物,我就喜欢赌,我逢赌必赢!”秦怀道得意的挑衅着韦良说了起来,故意去激韦良。

    “赌,老夫赌了,用玻璃,烧我家房子!我还就不相信了。除了用火,你还能用其他的东西,烧了我家房子!”韦良高兴的对着秦怀道说着,他就是不信邪。

    “哎,这样,咱们在赌一个,现在呢,我用玻璃烧你家房子,等到了冬天,我用冰把你家房子给烧了,如何?”秦怀道继续笑着说了起来。

    “哼,你先考虑怎么玻璃烧吧!”韦良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这样,陛下,就今天吧,儿臣非得烧了他家的房子不可,慎儿,过来,走,我们去玻璃工坊,我弄点东西去!”秦怀道笑着对着李慎招呼了起来。

    “你别胡闹!”李丽仙拉住了秦怀道,这里有这么多大臣在呢,这样胡闹不好。

    “陛下,儿臣可不是胡闹啊,他不服儿臣,儿臣非要让他知道,格物的厉害不可,请父皇同意!”秦怀道马上对着李世民拱手说着。

    “这,烧房子就算了,朕看啊,你就用玻璃烧着了东西就行。”李世民也是很生气,但是烧房子有点过分了,

    他心里是相信秦怀道能够做到的,对于秦怀道他是相信和了解的,知道秦怀道说到做到。

    “就烧,让他烧,我还就不信邪了。如果烧不着,请陛下收回成命,不要让他误人子弟。”韦良还没有等秦怀道说话,就先说了起来。

    “陛下,你看?”秦怀道笑着摊开手来。

    “哎呦,伯平!”这个时候,尉迟敬德开口喊了起来。

    “叔叔,怎么了?”秦怀道不懂的扭头看着旁边的尉迟敬德。

    “借我点钱!成不?”尉迟敬德坐在那里,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哎,我想你程叔叔了,如果此刻你程叔叔在,肯定会开赌局的,现在他不在了,老夫来开一个吧,我赌伯平赢,谁赌伯平输到,到我这里来买!

    有伯平担保,你们知道的,他有钱?伯平,可否?”尉迟敬德坐在那里,笑着说了起来。

    “嗯嗯嗯,我来一半!”秦怀道马上点头,这样的生意,能做。

    “瞎胡闹,敬德!咬金不在,你还敢胡闹不成,你信不信,朕也放你出去!”李世民苦笑的指着尉迟敬德说了起来。

    “陛下,老臣没喝酒的钱了。赢点!没事大家有钱就放过来啊,押伯平输的就放过来,放多少,只要伯平输了,我赔偿多少,放100贯钱,伯平输了,我赔200贯钱,老夫今天就学习咬金,也赚点零花钱。”尉迟敬德笑着说了起来,

    这样的事情,一般程咬金在,是程咬金来做的,现在程咬金不在,他想着,自己就是相信伯平,一定要试试,看看赢钱是什么滋味。

    “老夫赌300贯钱,赌秦怀道输!”此刻,韦良站在那里,先开口喊了起来。

    “接了,3000贯钱都接,现在有伯平在,300贯钱算什么!”尉迟敬德点头说了起来。

    “老夫也来一次吧,伯平,玻璃怎么可能能够烧着房子,老夫来1000贯钱吧!”长孙无忌也点了点头说了起来。

    “接!”李丽仙居然先开口说了起来。

    “这丫头,行,接!”尉迟敬德听到了李丽仙说接,胆子更足了,李丽仙可是管着秦府的钱啊,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丫头,现在手上不知道控制了多少钱,连秦怀道都不知道。

    “还有没有?”尉迟敬德接着问了起来。

    “老夫来200贯钱!”韦挺此刻笑着说了起来,接着其他的国公,不相信秦怀道的,都是开始赌了起来,

    而相信秦怀道的那些武将,基本上不动,最后,魏王感觉大家下的差不多了,于是站了起来,笑着对着尉迟敬德说道:“都说伯平有钱,这样,本王也来3000贯钱吧!”

    “大手笔啊,接了!”秦怀道一听魏王说话,高兴的说着,

    而李世民他们也是无奈,好好的一个拜师仪式,居然被他们弄成这样,韦贵妃更是恼火,搅局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的亲哥哥。

    “陛下,那儿臣先告退,最多一个时辰回来!”秦怀道看着李世民拱手说着。

    “行,去吧!”到了这个份上了,李世民也只能同意了,

    现在尉迟敬德这边加起来,已经有上万贯钱了,尉迟敬德正在美滋滋的登记着,让他们签字画押,到时候输了,送钱过来就成。

    “嘿嘿,这把要是赢了,我这辈子的酒钱,就够了!”尉迟敬德得意的说了起来,李靖是无奈的摸着自己的胡须。

    “诶,药师兄,你说,咬金要是知道我这把赢这么大,会不会从驻地杀回来,他可是玩了大半辈子了,加起来都没有我这次多!”尉迟敬德笑着看着旁边的李靖问了起来。

    “估计会,不要让他知道,让他知道,他非要让你买几千斤酒送给他不可!”李靖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那不成,要喝酒自己买去,他喝酒比我还厉害,不能告诉他。”尉迟敬德笑着点头说着,

    而其他人,则是无奈的看着尉迟敬德,往常尉迟敬德就是没文化,但是不乱来了,可只要和程咬金混在一起了,那就是两个魔王啊,互相打配合,就是天衣无缝,连陛下都佩服。

    而程咬金,到哪里都是魔王,就没有他搞不了的事情,所以李世民怕了他,让他滚的远远的,否则,整个京城都没有办法待了。

    “怎么可能会赢,你们太相信伯平了,老夫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玻璃还能烧房子的!”长孙无忌笑着说了起来。

    “更过分的是,他刚刚说,冰都能把房子给烧了,这不是胡扯吗?”一旁的韦良也是得意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