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一剑朝天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意想不到的人
    处理完这个事情之后,李关长了个心眼并没有去找吕安核实这个事情,而是先回了城主府,将这个事情和李牧说了一下。

    李牧听完之后,表情一动不动,僵在了那里,又沉思了起来。

    “事情变得有点不太对了,羽林卫那帮人有什么异动吗?”李牧沉思之后,问了这么一句。

    “暂时没什么消息,说明应该没什么动静。”李关回道。

    李牧点了点头,“太一宗和剑阁呢?在听到这个事情之后有什么反应?”

    李关摇了摇头,“他们是一副不知情的状态,看起来项水和他们应该没什么大的交集。”

    “这样吗?那这个事情就有点古怪了,按理来说应该不至于才对呀!难道我们想错了?”李牧第一次真正犹豫了起来。

    李关现在这么一想,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本来想着站在背后的人应该是太一宗才对,但是从这个事情看来,太一宗好像丝毫不知情一样。

    “难不成项水真的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这个事情是另外一个人做的?”李关询问道。

    李牧摇了摇头,“不知道。”

    这一声不知道直接让两人都陷入了沉默,谁都没再继续开口说话。

    之后的一段时间,李牧都是眉头紧皱的模样,两人一站一坐,就直接耗到了傍晚。

    李关看见天色已经黑了,突然出声询问道:“城主,那位大人呢?好像好久没见他了。”

    李牧揉了揉额头,脸上的表情还是不怎么好,“大人这两天都在守着那个刀圣。”

    李关立马错愕了一下,反问道:“不会吧?那位前辈竟然还没走?”

    李牧点了点头,“大人觉得那位前辈来者不善,生怕他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这个事情也只能由他去解决。”

    “不会吧?”李关的表情终于变了,从中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看来目前这个事情,他还是想简单了,如果算上刀圣,那么对方真的是来势汹汹,准备很是齐全呀。

    “事情就是这样,往最坏的打算,我们可能已经被人摸透了,接下来的每一步,对方可能都会走在我们前面,也就是说我们很有可能失败。”李牧静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关的眼神瞬间抖动了起来,一脸的凝重,对此他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看到李关露出了这么一副表情,李牧稍微安慰了一句,“你也别想的太悲观,我刚刚说的是最坏的打算,现在事情还没到那一步,我们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吧,不过确实应该做一下改变了。”

    李关点了点头,苦涩的笑了笑。

    李牧突然起身,伸了个懒腰,直接走到了屋内,抬头看了看天。

    “月色如景,很是醉人呀!”李牧感慨了一声。

    “快十五了。”李关在一旁符合了一句。

    李牧点了点头,收起了刚刚那副慵懒的态度,眼睛都眯了起来,冷峻而又霸气的表情直接显露了出来,“那动作该快一步了,让剑章营动起来吧,彻查整个国风城,把之前提到的那几个人全部给我找出来,生死不论,另外在此期间有异动者,同样如此,一个不留。”

    李关重重的点了点头。

    “另外派人将羽林卫那帮人关起来,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口中探到点什么东西,实在不行...”李牧手划了两下。

    李关在一旁听得眼神狂抖,只敢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句话断人生死,李关自问还做不到,李牧却能眼不抖,心不跳平静的说出来,这就是他和李牧的差距。

    可能也是一辈子的差距。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智者不惑,行者无疆呀,希望我不是那个将,也希望你们不是那个三军呀!”李牧看着李关低语道。

    从这话之中,李关感到了一种极其果决的态度,成则万事休矣,若不成万事同样也是休矣!

    ......

    一人独处的吕安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仍是盘坐在一旁安心的打坐吐息,表情格外的放松,整个人的状态也是越来越好。

    每过一天,吕安自己都感觉身上发生了一种质变,虽然不大,但是那种每天都能察觉出来的改变,他还是很开心,多久没感受到这种感觉了。

    如今的吕安终于变回了一年前的吕安。

    吕安将手中的无影剑柄收了起来,吐出了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大门,因为他感觉有人过来了。

    思绪刚起,门就被推开了,范胖子端着几个菜走了进去,“吃饭了。”

    吕安凑近一看,三菜一汤,“我一个人吃这么多?”

    范胖子直接白了他一眼,“我也还没吃呢!”

    吕安有点失望的说了一声好吧。

    动筷之后,范胖子低着头,说起了话,“今天下午死了两个人,郑潜和周玉冠死了。”

    吕安啃馒头的动作直接听了下来,怀疑自己听错了,“谁死了?”

    “有人说是你杀的,蒙着脸,还想杀项水。”范胖子继续说道。

    “谁杀得?杀谁?”吕安又是反问了一句。

    范胖子叹了一口气,白了吕安一眼,“听不懂我说的话?”

    吕安点了点头,苦着脸说道:“听得懂,只是我有点太冤了吧?凭什么说是我杀的。”

    “项水说的,而且他看到了,还和你交手了,你打伤他了。”范胖子回道。

    吕安深吸了一口气,筷子直接放了下来,一口气被憋住了,气都快被气饱了,“他这样说都有人信?”

    范胖子点了点头,理所应当的说道:“信的人不要太多,基本就全信了。”

    吕安直接气的站了起来,“不可能!我的名声现在就变得这么差了吗?”

    范胖子又是点了点头,直接无奈的反问道:“不然你以为这么多人是来干嘛的?”

    吕安又是默默的坐了下来,一言不发。

    范胖子将桌上的菜全部扫干净,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其实你换个角度想想,这是一件好事情,虽然你的名声变差了,但是事情有了进展,难道不是一件好事情吗?”

    “你指的是项水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吗?”吕安出声说道。

    范胖子点头继续说道:“没错,如果是普通人来看待这件事情都会怀疑项水是否在说真话,那么修士同样也是如此,但是并没有那么做,他们宁愿相信那两人真的是你杀的,如此一来就可以相信你真的还在国风城,他们这一趟来对了。”

    说到这里,范胖子看了一眼吕安,吕安点了点头。

    “其次,以我们的角度来看项水很有可能就是在贼喊捉贼,早上他本来以为能找到你,结果后来才发现了,原来是一个阴谋,是你和城主府布的一个局,他知道他自己暴露了,但是也算是发现了你的踪迹,既然他有暴露的风险,于是他就做了这么一件事情,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带向了你,李关原本后续的事情也直接化为了泡影,他转移目标的目地达到了,这是其一,另外他开始主导这个事情的走向了,这是其二,最后他可能已经开始向你布局了,这可能是其三,所以你现在很危险!”

    范胖子极其认真的说完了这话,然后盯住了吕安。

    吕安也是被他这番话给吓到了,虽然分析的很到位,但是在他印象中,项水的心思可没有如此的缜密,顶多算是有点小聪明吧,“项水身后还有人!”

    范胖子直接咯噔了一下,心里又是一颤,他感觉自己好像又说多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范胖子小声的说道。

    吕安明显注意到范胖子说这话时的异样,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我和他交过手自然知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这一声反问让范胖子更加紧张了起来,甚至连话都开始说不利索了,“什么...知道什么...你在说什么?”

    吕安在听到这话之后,更加相信他的判断,手中的馒头一口吞下,又是冷笑了起来,“范胖子!你竟然还不和我说实话!”

    范胖子直接开始收拾起了碗筷,“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走了。”

    吕安往前逼近了他一步,“不告诉我,你别想走!”

    范胖子又是慌了两下,脸上的肉颤了两下,极其不情愿的说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呀?”

    “项水身后是不是还有人,他是不是之前我们想找的那个人!”吕安直接问道。

    范胖子干叹了好几口气,无奈的唉了好几声,“算了算了,那就告诉你吧,项水后面确实应该还有人,而且你们之前想找的人肯定不是他,你们最先想找的是那人的行踪,而不是一个从未出现意料之外的新人。”

    “从未出现过?意料之外的新人?”吕安直接重复了一遍他的说法,“既然他是新人,那按你的意思说还有一个旧人?”

    范胖子点了点头,“没错,确实如此,是有旧人,不出意外他应该就是天外天的人。”

    吕安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直接否认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天外天!”

    “不骗你,这是多方配合之下,总结出来的结论,应该就是他们,即使不是他们本人,应该也是和他们有联系的人,所以早上李关想找的人就是那些人,只可惜出来的竟然是项水,我们对他一直没注意,所以没有确认。”范胖子老实说道。

    “怀疑的是太一宗吗?”吕安反问道。

    范胖子点了点头,“算是其中之一吧,不过从白天的情形来看,太一宗和项水并没有任何的联系,太一宗对这个事情丝毫不知情。”

    “什么意思?”吕安又被范胖子这话给搞懵了,眉头直接皱了起来。

    范胖子白眼往上一翻,也是思考了起来,个中事情太多,一个个全部分析一遍可能要说到天亮了,“嗯...怀疑对象有很多,可能是单一个体,也可能是某个组织,所以不能确定,只是没想到出现了一个项水。”

    吕安皱眉思索了一下,“你的意思是,罗守和米英会通知谁,你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他通知的那个人应该是天外天的人,或者是和天外天有联系的人,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个宗门?”

    范胖子点了三下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出现了一个项水让我们几个人失望了一下,不过项水的资料很简单,几乎可以肯定,他身后必然还站着几个人,或者他身边还站着几个人,他肯定不是这件事情的主导者。”

    见范胖子说的这么掷地有声,吕安试探性的说道:“你是不是猜到了某些人?”

    范胖子直接脱口而出,“自然是孙树或者是韩斌。”

    “孙树我知道,韩斌又是谁?”吕安问道。

    “据说他被称为辛,是现在露面的几人中的老大,听说实力极强。”范胖子回道。

    吕安点了点头,但是又觉得哪里不对,“天外天的人和罗守一对一联系?这不太可能吧?一个羽林卫的小卒,有这么大的地位?”

    范胖子一下子又闭上了嘴巴。

    “怎么说也应该有一个中间人才对,项水?不太可能,他是大商的人,怎么可能和大周的羽林卫搞在一起,那么是谁?难不成是韦愧吗?哈哈...”吕安一个人在那里嘀咕了起来,然后越说越不对,说道韦愧这个名字的时候,吕安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嘴里一直重复着不可能。

    自我怀疑了一会之后,吕安直接盯住了范胖子,眼神格外的凛冽,语气格外低沉的问道:“真的是他?”

    范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缩着肩膀点了点头,“八成是。”

    听到这个回答,吕安直接瘫坐了下去,疲惫瞬间袭了上来,整个人一下子感觉很累,非常累。就好像被人耍了好几遍的感觉,甚至有一种屈辱的感觉。

    吕安有气无力的问道:“你们什么时候确定这件事情的?”

    “也就你来国风城之前吧,罗守与韦愧的联系被发现了,后续通过一些事情反馈,又和天外天扯上了关系,之后事情的发展,又和太一宗搭上了关系,几次之后城主大人才想确认一下,这几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当然韦愧并不是城主的目标,他应该也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棋子而已,城主还是想找到天外天到底是谁的组织,这是他最想知道的,因为他对此也感到了一丝丝的恐怖。”范胖子认真的说道。

    吕安直接用怀疑的眼神看了过来,恐怖?吴解感到恐怖,这在吕安耳中感觉就像是个笑话,北境第一人竟然会对一个新冒出来的只有十人的组织感到恐怖?吕安断然不信。

    “你不信是吗?”范胖子看着吕安的表情直接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打死我都不信。”

    “吕安你知道大周是怎么乱起来的吗?被人一步又一步的蚕食下套,就这么两年的功夫,一个诺大的王朝就乱成这样,已经有分崩离析的征兆了,你认为这是正常的?”范胖子直接问道。

    吕安这个时候摇了摇头,大周乱成这样自然是有人设计做局,这个他还是知道的。

    “大周能乱,那么大汉也可能乱,大商也会乱,最后整个北境就会乱,你知道到时候会死多少人吗?”范胖子又是反问道。

    吕安摇了摇头,对于这个问题他如何能估出来。

    “北境和另外四地不一样,到头来各方割据,那就一盘散沙,如果再出现像雪兽那样的事情,该如何是好?而且如果真的变成这样,那么这是必然会出现的!天道呀!所以城主怕的是这个,怕他这个北境第一人到头来连几个普通人都护不住,更何况还有你!”范胖子难得语气强硬了一下。

    吕安点了点头,只是还是有点疑惑,“可是,想让大汉乱起来真的会有这么容易吗?这可是北境最强的王朝,光光宗师就那么多,谁又有能力让大汉乱呢?”

    “大周乱之前,我肯定也不相信他会乱,但是仅仅两年,它就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这不得不让我思考了起来,大汉乃至北境是不是也会变成如此,你给不了答案,我也是,只是面前有一个先例在,不得思虑在前呀。”范胖子懊恼的说道。

    吕安深吸了一口气,“这么说来,找到那帮人,对于如今这个局面可能就是最好的事情,最关键最简单的就是这三个人,韦愧,孙树,韩斌?”

    范胖子点了点头,“让他们身后的势力全部裸露出来,知己知彼才有希望,否则防来防去,又能防住多少次阴谋呢?”

    吕安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直接站了起来,说道:“我有一个想法,既然他们的目标是我,那我如果送上门,这样不就找到他们了吗?这么看来是不是更加简单点?况且他们曾经还邀请过我。”

    范胖子脸上直接冒出了一大串冷汗,吓得他直接慌了起来,“我的小祖宗,你还是消停点吧,要是你真的出点事,那不就前功尽弃了。”

    这话也是让吕安稍微犹豫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弄得那么复杂呢?你说对吧?”

    范胖子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立刻摇了摇头,连说了好几声不是。

    但是吕安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被人骗的那么惨,难道就这么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