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的灵异笔记 > 第599章 被发现了
    马路上半天都没有一辆车经过,可见这边确实是非常的偏僻,马路和宽阔,我和楚妍坐在路边目标太大了,万一他们找了过来,一眼就能看到我们。

    看来得找个地方躲一下,等到救我们的人过来,为了安全起见,我又背起了楚妍,往刚才下来的山上走去。

    我带着楚妍走到了山上,找到了一个灌木丛,躲在后面刚好可以遮挡一下两人的身影,我把她放了下来,两人坐在灌木丛的另一边。

    “你带我来这干什么??”楚妍被我扶着坐在地上,看了看四周,不解的问道。

    我坐在地上,扯扯身上汗湿的衣服,湿腻腻的,难受极了,听了她的话,我说道:“坐在下面太危险了,他们找来的话一眼就能看到我们,所以我们要在上面,借着这些草隐蔽一下,等着救我们的人来。”

    “你说那些人发现我们已经走了吗??”楚妍不安的问道。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被发现也是早晚的事情,希望他们能发现的晚一些。”

    “就算他们发现我们不见了又能怎么样,说不定他们找不到我们就放弃了。”楚妍语气里带着侥幸的说道。

    “你也不想想,他们既然把我们关在那了就说明那老板已经豁出去了,他们不会那么容易让我们逃出去的,而且这附近都是他们的地盘,想找我们很容易,我们只能躲着拖时间。”我跟楚妍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楚妍看着我,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我,说不定你早就被救出去了。”

    我听了她的话觉得有些奇怪,依楚妍的性格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你不是一直想回去吗,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种地方。”听到她语气里的自责,我还是耐心的安慰着她。

    楚妍眼神复杂的看了我半天,小声的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我们能一直在这里。”

    “你脑子没问题吧??”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她这话惊到我了。

    “能走干嘛要留在这里,你被人关在这里关傻了吗??”我忍不住吐槽道。

    难得的,楚妍听了我这话没有生气,反而扯了扯嘴角,笑容里带着苦涩。

    “我心里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从这里出去以后,我又是楚经理了。”楚妍喃喃的说道,脸上带着莫名的伤感。

    “你一直都是楚经理啊,难不成你从这出去就被降职了??”我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不明所以的问道。

    她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半晌,摇头说道:“你不懂。”

    我不懂什么??

    我再问的时候,楚妍就不愿意告诉我了,看上去像是在逃避一些什么。

    我感觉楚妍的情绪莫名的有些低落,我们可以从这个逃出去明明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她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难道是刚才摔了一跤把脑袋摔坏了??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她的反应就怪怪的,包括刚才说的话,也另有深意,可我就是想不通,问她她肯定也不会告诉我。

    楚妍身上到底还有什么秘密??跟我会有关系吗??

    我心里满是疑问,却无从问起,楚妍坐在我旁边,低着头看她自己的脚腕,我瞟了一眼,见她的脚腕还高高的肿着,心里一软,声音放低了问道:“你的脚怎么样了,还疼吗??”

    楚妍抿了抿唇,轻松的说道:“已经疼的有些麻木了,就不疼了。”

    “要不要我帮你揉一下。”我开口问道。

    她抬眼看我,迟疑的问道:“你行吗??”

    我:“ … …”

    好吧,我还真的是不太行。

    “还是等救援的人来吧,到时候去医院处理。”楚妍见我这个反应,淡淡的说道。

    “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我有些尴尬的说道。

    楚妍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过两秒又忍不住笑了,气氛倒是缓和了下来。

    不谈那些事情的时候,楚妍还是很好说话的,没有楚经理的这个名头,我们也能平心静气的交谈,开开玩笑。

    就想朋友一样??

    我脑袋里面一出现这个念头,马上就觉得自己想多了,楚妍这么骄傲,高高在上像女神一样,怎么会跟我这个穷**丝做朋友呢,况且我还占过她的便宜。

    我们顶多就是一起共患难的损友,还是被迫的那种。

    坐了没一会,天就完全亮了,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

    我身上的衣服刚才走路的时候就湿透了,现在被太阳一晒,干不干湿不湿的,贴在身上有些不舒服,让人有种想脱下来的冲动。

    看了眼坐在旁边的楚妍,想起前两天我在她面前没穿衣服就被她给赏了一巴掌,这次要是再当着她的面脱,她说不定又会以为我要耍流氓。

    还是算了吧,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就行了,再忍忍说不定救援的人就来了。

    我刚想到这,就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我有些惊讶,想什么什么就来??

    我探过头往灌木丛外面看去,却发现来的并不是救援的人,而是来找我们的人。

    他们人很多,正从山上往下面走,看他们走的路线,正是我们刚才下来的路线,应该是寻着我们走过的痕迹找下来的。

    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发现我们逃走了??

    “快找,这片有走路的痕迹,他们说不定就在这附近。”我听到有人喊道。

    看这情况,确实是在山上找了一圈发现了我们的踪迹,才顺着路找下来的。

    “这一路走下来都没看到人,他们会不会已经跑了??”有人问道。

    “不可能,他们几天没有吃饭,对这一块又不熟悉,怎么会跑的那么快,这一块你们认真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痕迹。”那人继续说道。

    “我看这草被走过的痕迹已经到山脚了,他们不会是已经到大马路上了吧??”其中一人站在山脚边朝着这边喊。

    其他几人听了他的话也往山脚的方向跑去,见留下的痕迹确实在那个位置,都面面相觑。

    “不用担心,经理他们已经带着人开车往那条路上找了,他们没有车,走不了多远的,咱们等他们的消息。”

    “我就是怕他们已经被人救走了,这事要是被警察知道,咱们都是要坐牢的吧??”有人不安的问。

    “你小子能不能别在这胡说八道,要说也说点好的啊,再说了,这事是经理他们干的,管咱们啥事,我们就是来帮着找找人,要真被警察知道了,有那经理在前面顶着,要坐牢也轮不上咱们啊。”那人没好气的说道。

    “话虽然这么说,可咱们也是知情者,也在法律上算是包庇吧。”之前说会不会坐牢的人被凶了一顿,又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丫的胆子也太小了吧,我们就是来下力打工的,我们这么多工人,要真追究起来也犯不上,法不责众懂吗??你这没读过书的肯定不懂。”那人话里话外都带着些鄙夷的意思。

    “哎,你不就是读了两年书吗,神气什么呀,要真有能耐,也不会跟着我们这些人干苦力活吧。”先前那人被人怼了好几句脾气也上来了,不客气的回怼道。

    “好了别吵了,都是打工的,经理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干,想那么多干啥,做房子的工钱还没拿到呢,想要钱就办事,咱们别管那么多。”有人出来打圆场。

    “这活都完工多久了,工钱拖到了现在,谁知道这钱咱们还拿不拿的到。”

    “是啊,工钱都拖了快一年了,本来这么大个工程,干完得拿不少钱,谁知道一直拖着不给,我老婆孩子还在老家等着我拿钱盖新房子呢。”

    “谁不是,前两天俺媳妇还打电话来问俺什么时候能回去,俺都快一年没见着俺媳妇了。”

    “这钱我们还要的到吗??”

    “应该能要到吧,那经理不是说了吗,这么多别墅,总得需要时间卖出去。”

    “可这都卖了过久了!!”

    “就是… …”

    一人提起这个话题,其他人都跟着讨论了起来,话里话外都带着些不满和埋怨。

    我躲在灌木丛的后面,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猜测他们应该是建别墅时的工人,工钱要不到,便留了下来。

    听口音,好像还有几个外地人,看来都是当时他们从不同的地方找来建别墅的工人。

    他们刚才说的话都透着拿不到钱的不满,没想到这老板连这些工人的工钱也拖,不过细想想也能想的通,因为别墅闹鬼的事情,别墅都卖不出去,卖不出钱,那些老板当然也没钱发工人的工资。

    也难怪这老板急着让我们签合同,我们不签他这别墅就更难卖了,前期的投资收不回来,还签着这么多工人的工钱,不急就怪了。

    那几个工人围在山脚下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我和楚妍屏住呼吸躲在这后面,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谁知道那两人找了多少工人在这漫山遍野的找我们呢。

    “好了,别讨论了,经理那边一直没有消息,看来人还没找到,他们很有可能还在这附近,咱们再找找吧。”有人提议道。

    那些人不满虽不满,但是为了拿到工钱,还是把这话听了进去,纷纷四散开来,四处找着。

    我坐在灌木丛后面,不敢伸出头去看外面的情况,只能集中注意力听他们的脚步声。

    很倒霉的是,我听了一会,还真的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看来是有人往这边来了。

    楚妍也听到了这动静,她紧张的贴在我耳边问道:“陆炎,怎么办啊,好像有人往这边走了。”

    我也心急的不得了,这动静越来越近,他们走过来就能看到我和楚妍。

    我细想了一下我们待会被发现后能跑走的几率是多少,在看到楚妍受伤的脚腕后,我确定,能跑走的几率为零,就算是我能跑掉,可楚妍的脚还受着伤,她肯定是走不掉的。

    难道我真的要把楚妍丢在这??

    我有些犹豫的看了眼楚妍,却发现她正认真的盯着我的眼睛看,我被她这么一看,顿时就心软了。

    不行,不管怎么说,我一个大男人,把一个受了伤行动不便的女人丢在这,这事我要是干出来了,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可要是在这里躲着,我们两个都会被发现,那能逃走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突然,我心里出现了一个想法,既然我们两人肯定会被发现,那发现一个人肯定比发现两个人好,不如我现在出去引开他们,楚妍在这里等着救援的人来,倒时候再去救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