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逆天铁骑 > 第986章 罗刹人来了
    黑龙江以北,当地的鄂温克人正在江边捕鱼。就在此时,突然听到一阵“砰砰砰”的罗刹火枪射击声,几名部民倒在血泊中。

    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至近,转眼之间,一群红毛绿眼,骑着高头大马的罗刹骑兵就如旋风一般冲了过来。

    “罗刹人来了!罗刹人来了!”惊恐的喊叫声响起,部民们惊慌失措的喊叫着,转身就往部落内逃去。数百男女炸了窝,一个个如同惊弓之鸟般往部落方向跑了过去,因为数百人都是往同一方向跑,不免有好多人撞到了一起,被同伴踩倒在地上。

    罗刹人,在当地百姓眼里那可是凶悍的魔鬼,传说他们吃人的心肝,喝人血,尤其喜欢吃小孩子的心肝。

    逃回了部落内的青壮们从家中取出猎弓,向冲来的罗刹骑兵发起反击。

    骑着高大的顿河马,穿着厚实棉衣,外面还有一层半身甲的罗刹骑兵冲了过来。鄂温克人的猎弓射出的箭矢软绵绵的射在他们身上,根本就毫无效果。

    猎弓射程非常近,不过短短的三十多步,鄂温克人不过射出一轮箭的功夫,哥萨克骑兵就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马刀挥舞,惨叫声此起彼伏,反击的鄂温克人接二连三的被砍飞了头颅,被战马撞飞,被踩成肉泥。

    十多名鄂温克男子手持长矛,勇敢的向哥萨克骑兵冲了过去。可是他们不懂得列阵作战,手持长矛的步兵没有列阵的情况下,根本就不是骑兵的对手。

    哥萨克骑兵即将撞上长矛的时候,略微一转方向,避开了矛头。当鄂温克人调转矛头,向哥萨克骑兵刺去的时候,哥萨克骑兵挥动马刀往矛杆上轻轻一磕碰,马刀借助着战马的冲势,把鄂温克人连矛杆带人一起劈成了两截!

    转眼之间,十多名鄂温克青壮全部被砍翻在血泊中。

    其余的鄂温克人全部躲进了茅草棚内,哥萨克骑兵以及后面紧随的罗刹骑马火枪手赶来,纷纷跳下马背,点燃火把,开始放火。

    干枯的茅草棚很容易被点燃,火苗窜起,很快就变成了熊熊烈火。转瞬之间,整个部落所有的茅草屋就全部被烈焰吞噬。

    “啊!”鄂温克人哭喊着,从起火的房屋内冲出。

    “砰砰砰”早已守在外面的罗刹兵扣动扳机,冲出房屋的鄂温克人接二连三倒在血泊中。

    打完子弹的罗刹兵把用来架枪的斧头从地面拔起,挥舞着斧头,向冲出来的鄂温克人砍去。下了马的哥萨克骑兵也挥舞着马刀,发疯似的劈砍。鄂温克人虽然做了最后的反抗,可是他们哪里是武装到牙齿的罗刹人对手?

    就这样,一座鄂温克人的部落就被罗刹人屠戮殆尽,无论男女老幼,被全部屠杀。

    谢苗·尼日尼奥夫冷笑道:“这些该死的野蛮人,他们竟然还敢反抗我们!本来想留下他们一条命给我们修建城堡,谁知道还敢反抗了?那就全部杀光!”

    一名罗刹火枪手道:“我们只要地,不要人!”

    一名哥萨克骑兵说道:“对,只要我们的马蹄所到之处,就是我们的土地!”

    罗刹人清点了缴获的战利品,那些猎弓和简陋的长矛对他们来讲没有任何用途,都给丢弃了,只留下兽皮、肉类、鱼、食盐、茶叶和粮食。随后他们继续沿着河流东进。

    “这条河流明显是一条外流河,只要我们继续沿着河流东进,一定可以找到出海口。”随着探险队一起来的一名牧师说道。这位牧师是来自丹麦的牧师,也跟着罗刹人一起探险。

    谢苗·尼日尼奥夫走到一棵大树跟前,看着树上的标志,那是之前的罗刹人留下的标志。他担心的说道:“可是我们之前的探险队很明显来过这里了,他们却没有回去。我只担心我们看到大海的时候,也许就遇见鞑靼人的军队了。”

    “尊敬的尼日尼奥夫先生,我们完全不需要惧怕那些野蛮人。其实鞑靼人不比我们之前征服的那些野蛮人强多少。”一名哥萨克军官说道。

    “对,阿提里克,你说得一点不错!”谢苗·尼日尼奥夫点燃了烟斗,“我们要一路往东,为我们伟大的帝国找到新的出海口!就算前面有鞑靼人的军队,我们也不怕!”

    “这是一条很大的河流,我们最好还是造船顺流而下吧。”牧师说道。

    “造船?那得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啊?光是晒木头,恐怕都要好几年吧?我们哪里有那么多时间耗在这里?”谢苗·尼日尼奥夫问道。

    牧师笑道:“又不是造那种正式的船只,那种船前后需要五年,哪怕是最简单的小舢板,也要耗费好几年时间晾晒木头。我们造的只是临时用的船只,保证几个月内不会散架就好了。反正用几次之后,就把船拆了修建城堡。等到城堡完工了,我们有了固定据点,再慢慢造船。”

    造船的木头需要用水浸泡过,再捞起来晾晒,才能用来造船。若是直接拿刚刚砍伐下来的木头来造船,那样的船造好之后在水中浸泡上一段时间,木头就会变形,船会散架。可是现在罗刹人不需要正式的船只,只要能临时对付的船,那就可以直接拿砍伐下来的木头来造,反正用了几次之后就要拆掉用来建造木头城堡。

    罗刹人开始动手,砍伐木头打造简易船只。几日之后,几条只能使用几次的船就下水了。随后罗刹人登上船,沿着黑龙江顺流而下。

    探险队抵达了黑龙江往北拐弯到最北点的位置,在那里,罗刹人询问了俘虏的达斡尔人,得知这个地方女真语叫雅克萨。

    “这位置倒是不错,可以控制阿穆尔河。”谢苗·尼日尼奥夫说道。

    阿穆尔河,就是黑龙江的俄方叫法。

    黑龙江口的庙街,李宏带着一支清军驻守在这里。这个地方事实上只是名义上属于大清,当地只有一些生女真,没有真正的八旗,没有蒙古人,除了李宏队伍中的几名锦衣卫外,这里也没有别的汉人了。

    李宏的这支军队只是名义上的清军,也就是披着清军皮的明军,只是他队伍中的大部分战士都是生女真,还有极少数汉人和蒙古人。

    大清对这块土地并没有多大兴趣,若不是李宏带着这群乌合之众在几年前击败了一批从北面绕了一圈下来的罗刹人,恐怕库页岛都已经被罗刹人占领了。李宏也曾多次上奏朝廷,但多尔衮对这些苦寒之地根本就是不闻不问。

    但是李国栋没有忘记他,大明的殖民船队先后来过了四次,给他送来了一批燧发枪,甚至还有最先进的线膛枪,其他的武器主要是强弩。

    李国栋之所以没给李宏他们提供精良的盔甲,那是因为盔甲根本挡不住罗刹人的那些重型火绳枪和大斧,穿上盔甲,除了变得更加笨重之外,并没有多大意义。

    “我们到上游去看看。”一名背着燧发线膛枪的清军轻骑兵说道。

    “走!”一群背着火枪和强弩的清兵策马疾驰,往黑龙江的中游疾驰而去。

    这些清兵都是由达斡尔人、鄂伦春人、鄂温克人等生女真人组成的,刚刚那位清军队长,名叫依巴图,是一名鄂伦春勇士。之前他就是一名优秀的猎手,装备上线膛枪之后,就是一名最优秀的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