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一拳之凤凰男 > 第二百三十章:不知何事的索尼克
    不错。

    身为深海中的智囊,刻罗十分重视与科尔森的交易。

    他身上还肩负着主人给的使命!

    为何会下重注,为何会将自己的武器分去一部分,让对方携带?

    那天离开时,他让科尔森背着离开不是什么东西,正是一支湛蓝的三叉戟。

    要知道那武器本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分割出去就意味着生命结构不再完整,生命层次也会随之被削弱几分。

    然而,他还是这么做了、

    关于这个决定,他想了很久:

    自己在力量上是远不如兄弟尼罗,而且自己生性并不是很好战。

    在不触犯逆鳞的情况下,能动脑子就绝不会动手。

    思考很重要!

    最重要的是,那个人类……,他活下来了!

    近海之中渔夫虽然少,却不至于没有。

    但,没有一人能撑过一晚,除了科尔森。

    所以,刻罗很看重这个人类,并在对方身上做了一个实验,一个验证猜想的实验。

    现在根据武器的反馈来看,生物的共性一直都存在。

    无论是陆地生物还是海洋生物,都起源于同一个地方……

    此时,z市无人区内。

    东边界的大门,一把坚固的铁锁牢牢的拷在门扉上,用于警戒的阻碍物乱糟的摆着。

    这道铁门如同是一道深渊一般,将两边划清了界限。门外头,有些生气,门里头,死一般的寂静。

    两道潜伏在周边大楼内的人影望着空无一人的铁门闲聊了起来。

    “狂雷,索尼克有能力杀死疾风和业火吗?”

    狂雷看一眼身侧的电鸣,又将眼睛望向铁门附近,意味深长的开口:“

    不清楚,我们随时做好脱身的准备,如果能借怪人之手就好了”。

    寄这个包裹的不是闪光,而是他们两人。

    能用索尼克应对闪光,自然就能用闪光来引出索尼克。

    只是有一处他们没有什么底气。

    索尼克是一个人来,还是有人陪伴?

    那只会变成狼的狗可是恐怖的狠、

    杀害疾风和业火的是索尼克,还是别人?

    如果是索尼克的话,那这一次引来也没啥用,打不过难道还能讲道理不成。

    毕竟,力量才是说话的底气、

    电鸣轻点头,苍白消瘦的脸上依旧不见多少血色。

    他的眉毛很尖,眼睛半眯着,给人一种很阴暗的感觉。

    同意道:“是要做好脱身的准备,不光是这里,怪人协会那里也是。

    总感觉有眼睛在盯着我们。

    而且那只狗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发疯的狠。”

    说到最后一句,电鸣的语调隐隐有些咬牙切齿,那张病态的脸竟然罕见的涌上了一缕血丝。

    地表的狗欺负人就算了,地下的还是欺负人。

    自己堂堂一个忍者,见到狗都得躲的远远的。

    那只狗自上次后,像记住自己的气味,动不动就来嚎上两口。

    可恨的狠!

    “嗯,该调查的都查的差不多了,我已经通知了首领,等待援兵。

    这段时间里一有不对劲就赶紧撤,单凭我们是拿怪人协会没有任何办法”

    狂雷低声的言了几语,接着深有同情的瞅了一眼搭档:

    “波奇受伤了,打伤它的人,我也打听到了。

    好像是叫做……”

    “饿狼”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深沉的话语突然插了进来。

    “没错就是叫饿狼”,狂雷先是点了点头,然后迅速反应过来,扭首后的惊诧视线正好撞上了一双狭长眼睛。

    一双充满危险的眼睛、

    “你们是……”,狂雷和电鸣很是警惕的打量着出现在房间里的两道人影,手掌悄悄的后移。

    他们心中很是惊讶,在相互对了一眼后,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退意。

    身为忍者,竟然被别人悄悄的摸了上来,并且还毫无察觉。

    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两边实力差距太大”。

    “你们不是在说我的名字吗?”,饿狼半阴着脸,咧着嘴调侃般的反问了一句。

    灰白的头发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染上了一层血液的颜色,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并往外不停地散发着浓厚的精神气。

    素装的衣服上,多处凝固着黑色的血枷,像是刚从角斗场里胜利的角斗士。

    波罗斯没有在意对面的小举动,上下扫了一眼,确定了答案。

    他淡淡道:“刀,衣服,忍者,怪人协会,跟我们回去”。

    狂雷和电鸣愣了愣,顿时有些茫然,紧接着都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从对方的话里,他们听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有人在寻找忍者,跟怪人协会相接触的忍者”。

    进而衍生出了一个不敢相信的想法:“忍天党被盯上了”。

    逃,得赶快逃。

    狂雷和电鸣心中的退意更足,已然从猎人转变成了猎物。

    饿狼敏锐的察觉到对面的迹象,望了一眼波罗斯后:

    “这么说是敌人了。

    你不动手,那就换我来,离开这么多天,总得带点东西回去”。

    这些日子,自己按照计划,天天去找那只狗的麻烦,从一开始的毫无反抗之力到现在可以在对方身上留下像样的伤痕。

    进展可以说是十分迅速,可依旧处于劣势,这也就造成了一个严重问题:

    “他憋屈的很!,迫切需要一场战斗来舒缓心情”。

    由于波罗斯的插手,饿狼目前的进展比原时空要慢很多,同样也安全很多。

    波罗斯缓缓道“你的时间还长,依据目前的进度,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

    快点结束,我们还有事”。

    “是是是,那么开始了”,饿狼扭了扭脖子,有些兴奋的喃喃。

    捕猎开始了。

    “跑~”

    狂雷和电鸣见势不妙,朝着不同方向闪去,对于自身速度还是有点自信。

    刹那间,残影密布,音爆声在楼间的各各角落内响起,无形气浪一波一波散开。

    时不时还伴随着骨碎声和惨嚎声。

    三分钟后。

    楼下的大道上,波罗斯和饿狼的脚下各躺着一道昏迷过去的人影。

    “饿狼,真正的战士是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

    “知道,有点发泄过头了”,饿狼坦然的承认,仿佛已经习惯了对方的话语。

    战斗过后,他心中积累的憋屈终于散了不少,只不过狂雷因此惨了很多。

    突然,波罗斯和饿狼不约而同的看向同一个方向。

    “他是吗?”

    “不是”

    “那走吧,不快点,这两人是撑不住了”

    “我下手很轻,力量控制的很好,所以我比你强”

    “呵呵”

    顷刻间,饿狼和波罗斯带着昏迷过去的忍者消失在了原地,仅剩下不远处一脸不知所措的索尼克。

    “我来这里……”

    另一边,k市冷清的警署门口,罕见的迎来了一位客人。

    “我会找到你们的,丽希,爱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