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 第十二章 不欢而散得线索,千丝万缕求因果。
    话说死了,场面自然也就尴尬了。

    朴熙正想让警察赶紧走,可是高梁他们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朴熙正试探地问:“高队长,您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我需要休息了。”

    高梁对这句话仿佛没有听见一样。

    这时候,高梁的手机响了,是陈利明。

    高梁走到院子里,接通了电话,“利明,我就等你这通电话呢!”

    挂断电话,高梁折回屋子里,让朴熙正交出村民的户籍资料和其他相关档案。

    朴熙正很是痛快,“我本来就是代为保管,留着没有什么用,你们要拿就拿走吧!”

    周正言和李胜楠面面相觑,不知道高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他接了个电话就决定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俩人也不再多问,按着高梁的意思拿走了村民的户籍资料。

    三个人回到村里,就看见黎麦和李永秋正好向他们走过来。高梁招呼小哥俩一起离开。

    时隔一周,一中队和技术中队的人终于又在办公室里聚齐了。

    一进办公室,陈利明就扑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亲爱的小桌子啊,我好想你,我们已经快有一周没见过面了!”

    还是黎麦和赵鸿比较懂事,赶紧拿起抹布把桌子椅子和窗台上厚厚的灰给擦干净。

    办公室里已经没有高梁的办公桌椅了,刘思宇从隔壁小会议室搬来几个椅子给高梁和崔立伟、杨东升。

    高梁看着其他人也没空搭理他,不禁感叹:“唉,再回老地方,物是人非啊!”

    李永秋正在整理从朴熙正手里拿回来的户籍资料的,听到高梁的咏叹调,使劲儿搓了搓胳膊,“老高!我的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你能不能正常点?”

    高梁笑了,“好好好,我正常点儿!咱先梳理一下,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吧!”

    陈利明听到这句话,不禁苦笑道:“梳理案情?咱们现在手头上一个命案,一个非法拘禁案,一个离奇的活死人事件,咱们先梳理哪一个呀?”

    “是啊,一个小小的村子竟然能发生这么多事儿!”杨东升今天听了一中队这几天的工作,也觉得这个村子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高梁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这一起命案,我们还不知道这些自然村落管理会是这么混乱。咱们先从聂荣花的命案说起吧!”

    崔立伟首先开口,“之前的验尸报告也给大家看过了,没有什么疑问,的确是像派出所上报的那样,六十八处外伤造成的失血过多,休克死亡。但是有一点不像我们最早认为的那样,作案地点不是在户内,很可能是离死者家一墙之隔的甬道上。今天我们在甬道上提到的一些微量物证,等到实验结果出来以后,才能确定这个结论。”

    杨东升接着他的话茬儿:“没错,而且按照现场的环境综合判断,凶手应该是一个青壮年,因为搬运尸体需要一些力气,不是两个人或者体弱者能够完成的。作案过程中还有一个东西,现在我们恐怕已经找不到了。”

    “你是说搬运尸体用的包装袋吗?”高梁问道。

    “对!大型的、密封非常好的厚塑料袋。”崔立伟给出个大致的范围。

    黎麦没有见过,也就想象不出来是哪种袋子。他嘀咕了一句:“这个东西哪会有啊?”

    “根据我们对聂荣花身形的判断,环卫公司平时用来装运垃圾的袋子就可以做到。”杨东升伸手比划了一下。

    “东升哥,你确定?”赵鸿觉得不太对劲,“我们在现场看到崔荣花好像没有那么瘦小吧?”

    “那是死后腐烂膨胀,呈现巨人观了。”崔立伟一推眼镜,冷光从眼镜边缘折过来,“其实按照聂荣花的骨骼来看,她应该是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太太。”

    刘思宇撇了撇嘴:“可是这老太太的战斗力很彪悍呢!生生把老刘家的姑娘给骂到喝农药,毁了一辈子!”

    “骂人是不需要力气的!”李永秋吐槽一下。

    “跑题了,跑题了,说回来!说回来!”高梁必须提醒各位。

    “青壮年,了解聂荣花的作息规律,知道村民的春耕习惯,而且能拿到大型的环保垃圾袋,是这几个条件吗?”陈利明总结了一下。

    “是的,应该就符合这种条件的人。”崔立伟点了点头。

    “可是大型的环保垃圾袋在一般的劳保商店就能买到啊!这个条件太宽泛了!”赵鸿提了一句。

    杨东升知道赵鸿说的那种普通居民区使用的垃圾袋,但他们说的不是。“不是那种普通的大型垃圾袋,是密封特别好、特别结实,可以用于长途运输的袋子。这种塑料袋必须是专门采购的。”

    “也就是说,一个年轻人带着一个专门采购的塑料袋,去到聂荣花家,想办法把人骗到甬道上杀掉,又搬运回屋子里。”李永秋复盘了一下大家的推测,“这行为既草率,又像计划好的。”

    此话一出,把大家都逗乐了,“还真是!说起来,是有点儿奇怪!”

    李永秋提出个新思路,“会不会是凶手就地取材呢?”

    “聂荣花家怎么会有那种大塑料袋?”刘思宇问道。

    “刚才东升哥说,那种袋子可以用于长途运输。聂荣花的儿子金海是干物流的,这也是物流公司常用的一种包装啊!可能是金海以前给她过这种大口袋,收庄稼的时候装些东西方便;现在她也用不上了,就堆在甬道那里,结果被凶手用上了。”

    李永秋此话一出,整个办公室安静了下来。

    高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永秋说的有道理。现在凶手的条件还是很模糊,还是不能划定的范围。”

    陈利明愁得眉头都打不开,“大连的协查回信了吗?”

    “好像还没有,要是回信的话,彤佳姐能立刻告诉咱们。”赵鸿摇了摇头。

    “这事先放一放吧!”高梁也急,但是事情还是要一件件解决,“利明,你查的情况怎么样?”

    “我查的情况简直就是一部灵异片!”陈利明露出阴森森的冷笑,“今天我去了火葬场和路南卫生院。还别说,他们工作还是蛮细的,记录都在。两年前真的有一个光明村的村民徐伟的家属在路南卫生院给他开出的死亡医学证明,送到火葬场被火化了。”

    “可是徐伟还活着,意味着有另一个人死了,而这个死人的身份,我们并不知道。”高梁接过话头,“你说的徐伟的家属是哪个?”

    “卫生所和火葬场说是他老婆,可是徐伟他老婆不承认这么做过。”陈利明回答,“现在最有可能的是,徐炜的身份证明很有可能是从朴熙正手里拿出来的。”

    “徐伟他老婆……”高梁突然从笔记本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陈利明,“你看一下,这个人和徐伟他老婆长得像不像?”

    陈利明接过来一看,“挺像的,像姐妹俩。”

    “这是聂荣花……”高梁喃喃自语,“拿出这个身份证明的人应该是聂荣花!聂荣花冒认自己是徐伟他老婆,去开了这些证明。可是聂荣花已经死了,我们没办法验证,也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更没有办法知道真正死亡的人是谁。”

    “是的,这很有可能是另一起刑事案件。”陈利明同意高梁的看法。

    “还有杨勇家的事儿呢,也是一起刑事案件啊!”刘思宇忍不住插了一句话,提醒大家,这个村子还有其他情况。

    八个人同时绝望地哀嚎。

    高梁抬手压了压大家的嚎叫。“一会儿散会后,我跟王队汇报一下咱们这几天的工作情况。老杜哥带着二中队也在杨勇那边继续查。明天找个时间,咱们两个队碰一下头吧!”

    陈利明突然想起个事儿,“梁子,明天是检察院下达是否批准逮捕决定的最后期限。咱们恐怕还要留着人手和三中队一起去看守所宣捕。”

    高梁一拍脑门,“对对对,我都忘了这事儿!”

    说完这话,高梁像耍赖皮似的,瘫在椅子上,大长腿支楞得满地都是,“实在太闹心了!老李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这是高梁第一次明确表达自己对李乐峰被停职问题的态度。办公室里陷入了又一阵沉默。

    崔立伟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都会好的,我和东升先回去了,咱们明天见。我们尽快把化验结果给你们。”

    高梁勉强坐起,回身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零点了。他挥了挥手,“大家都回家吧,再不回去,又是个第二天了!”

    大家纷纷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高梁掏出电话,想打给王平,一看时间又放弃了。

    这时候,李永秋走到高梁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老高,你也别太着急了,李局的事情一定会查清的。”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我有点儿没用,什么都做不了。”高梁叹了一口气。

    “别那么想,咱们就是普通的小警察,能做的东西很有限。咱们先把这神神秘秘的光明村解决了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