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仙女有个红包群 > 第310章 谁是谁爸爸(12)
    徐雪目瞪狗呆。

    这个沈培安一向嘴笨,怎么还能算出来这么清楚的账目?

    这这这……

    这是真的要跟自己离婚了啊。

    还没找好下家,怎么办?

    好好想想,自己与沈培安相识这么多年。

    真要离婚,还有点舍不得。

    宁舒把徐雪的表情看在眼里。

    看出来她眼底的那一丝舍不得。

    你快算了吧,给自己留条活路吧。

    这叨叨一次两次是行啊。

    要是天长日久这么下去,宁舒肯定受不了。

    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沈培安,我不离婚,你要是非得离婚,我就去死。”

    沈培安低着头,声音低沉。

    “我就是要离婚,你要是不离婚,我就去死。”

    徐雪简直要疯了。

    自己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他居然还敢顺着杆子往上爬。

    “徐雪,你走吧,你再不离开我,我就要被憋屈死了。”

    最后这一句无力的话带着深深的自嘲。

    徐雪心里突然就涌上来一种愤怒。

    “你憋屈死了?我还憋屈死了呢?”

    “我嫁给你这么多年我得到了点什么?”

    “到最后我就是一个只会洗衣做饭的黄脸婆你知道吗?”

    “现在的生活呢?我很开心很满足,这些都是你给不了我的!”

    沈培安心底一阵一阵的刺痛。

    “可是我爱你啊。”

    他低声说道。

    徐雪眼前的景象似乎是晃动了一下。

    当初沈培安追她的时候,每天早上必然是“我爱你”开头。

    每天晚上必然是“我爱你”结尾。

    这么多年,他对自己照顾的是真的很好。

    可是,在这么社会。

    爱有什么用呢?

    它能让自己戴上昂贵的首饰还是能整天买新衣服?

    它能让自己坐豪车还是住豪宅?

    徐雪觉得自己无法面对沈培安,她抓起衣服,转身就出门了。

    沈亮亮坐在床上,一脸茫然。

    要离婚了啊。

    拿自己要跟着谁比较好呢?

    要不然还是跟着妈妈吧。

    毕竟爸爸要沈秀秀呢。

    跟沈秀秀在一起,自己会被打死的。

    德尔塔看着宁舒把傀儡符撤了下来,小声提醒宁舒。

    “徐雪身上带着刀子呢。”

    宁舒看着那个毛绒绒的大猫,十分想撸。

    可惜撸不到,只好摸了一把身边的毛绒熊过了过手瘾。

    “她不会真的死的,好日子还没真正过上,她不舍得。”

    外面的沈培安神色古怪。

    他看了一眼沈亮亮,让沈亮亮洗刷睡觉。

    然后自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的月亮。

    宁舒打开门。

    “你进来。”

    沈培安十分淡然的回头,然后进了宁舒的私人房间。

    “她去自杀了。”

    一句话,让沈培安破了功。

    “不过不会是真的,就是不想让你离婚。”

    沈培安面上表情变了好几变。

    “我过不下去了,以前我都没亲眼见过她跟别的男人……”

    “昨天,今天,我亲眼见着了。”

    “以前我想过,可是我说不出口,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说出口了,我觉得很轻松。”

    宁舒板着脸。

    “闭嘴,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

    “你现在去把自己手腕子划一刀,一会有人送她回来你就说不离婚你就去死。”

    沈培安:大佬我不是想真的没命啊!!!

    “我会控制着你的出血量,你没事。”

    宁舒看着他一脸惊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伸手在沈培安手腕上画了几笔。

    “别切太深了啊,以后你还得出去工作。”

    沈培安被宁舒赶出去的时候,步子有点飘。

    不过他心里很清楚。

    就徐雪那样的脾气,不给她来点狠的,她是不可能答应自己的。

    他了解她。

    果然,一个小时之后,一个一脸嫌弃的人扶着徐雪上楼了。

    在她们进屋的一瞬间,宁舒撤掉了止血符。

    屋子里顿时传来了浓重的血腥味。

    宁舒一脸焦急:“桃子阿姨,你看你看……”

    她似乎是急得说不出话来。

    很符合一个五岁孩子的人设。

    那个被宁舒称为桃子阿姨的人一脸不耐烦地把徐雪扔在床上。

    掏出来手机拨打了120.

    宁舒看了一眼徐雪的伤口。

    只有被刀尖戳破的一个小口子。

    胳膊上看着一片狼藉,实际上是被她自己抹的。

    “桃子阿姨,他们要离婚了,以后他们的事你少管。”

    在沈秀秀的记忆里,这个桃子阿姨对沈秀秀挺好的,经常偷着给她塞好吃的。

    如果被徐雪看见了,她还会说桃子阿姨不厚道,有好东西不给儿子留着,给个丫头片子。

    “那秀秀自己乖乖的。”

    桃子阿姨摸摸宁舒的小脑袋。

    “过一阵我就去奶奶家。”

    宁舒对着桃子阿姨认真的说道。

    对方勉强露出来一个笑容,又摸了摸宁舒的小脑袋。

    然后又拨通了沈母的电话。

    也没敢说为了离婚割了腕,只说两人都受了点伤。

    沈母连夜找车赶过来,一看伤口就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抱着宁舒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直掉眼泪。

    “怎么就找了那么个冤孽儿媳妇。”

    “当初我就不愿意,你爸非得同意,这下子好了,舒服了。”

    宁舒从口袋里拿出来小花手绢给沈母擦眼泪。

    “爸爸妈妈要离婚,妈妈不离,爸爸非要离。”

    她声音小小的趴在沈母耳边说道。

    沈母一听这话,心里就有了计较。

    她立刻牵着宁舒的手下了楼。

    然后给自家亲戚里懂法律的一个人打了个电话。

    得到了对方的准信之后,她又牵着宁舒上楼。

    沈母什么都没说,但是宁舒全都听见了。

    对方说,是他们的情况可以让两人离婚,然后徐雪分不到什么东西的。

    沈母最后还加了一句。

    一个女人也不容易,车我们不要了。

    但是房子她很坚决的要留下。

    “得让秀秀上大学。”

    宁舒感受着秀秀残留的那点情绪给出的感动,紧紧的握住了沈母的手。

    幸好,幸好这个世界还有真正关心沈秀秀的人。

    要不然,她就算是来了,也会过的很辛苦。

    沈培安睡了一夜,醒来之后就看见了自己娘在那里给自己盛小米粥。

    看了看屋里,除了秀秀和自己的娘,再也没有别人了。

    “别看了,你家那个娘们压根就没来。”

    “我怎么生的你,不但熊,还眼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