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珏天纪 > 一百七十三章 摇唇鼓舌
    “哦?叶掌柜觉得,大公子是虎?”文云曦笑着反问:“那请问叶掌柜觉得,四公子是什么动物呢?”

    叶桓微淡声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哪有谋士能编排自家主子的啊。”

    文云曦烹茶的动作片刻不停,嘴上却最是锋利:“只怕叶掌柜与四公子之间,不只是谋士与主公的关系吧?”瞥见叶桓微腰间的那半块珏,文云曦似是抓住把柄便不肯放手般接着说:“你腰间的珏,可是当今陛下与那位女官的信物哦。”

    “那位女官?”叶桓微虽然听说,当今陛下开国时曾任命过本朝唯一一位女官,但那名女官的家世似乎不怎么显赫,家族也败落了。再加上二十多年过去,往事悠悠不堪回首,便极少耳闻当今皇帝和她的轶事。

    文云曦点了点头,却没看她:“那位女官姓唐,唐家本来也是坤京中显赫的商贾之家。但后来唐家家主病逝,这位女官也去世了,唐家便就此败落。不过在下听说,陛下与那位唐女官,最是红尘知己。”

    叶桓微闻言便笑了,接着把茶杯端到了唇边:“既然你都了解了,心里又有了答案,为何不明言呢?”

    文云曦轻轻地把茶壶放下,淡声道:“四公子是狐狸,对吗?”

    叶桓微挑了挑眉毛:“狐狸,可不是什么好动物。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才配得上狐狸的称谓。”

    文云曦摇了摇头:“并非如此。千百年来狐狸能为人所忌惮,恰恰是因为狐狸极其聪明,又懂得变通。在下以为,当今陛下也是狐狸。”

    叶桓微笑着点了点头,决定引入正题了:“老狐狸生小狐狸,阁下是觉得四公子像陛下,对吗?或者说,大公子一点都不像陛下?”

    文云曦听得此言,脸上的笑容消减了几分:“你知道了?”

    “我本来还不确定。”叶桓微把茶杯放下,往前推了推,示意文云曦添茶:“看到了阁下此刻的表情,我便确定,大公子绝非陛下所生了。”

    文云曦笑了笑,不动声色地拿起茶壶给叶桓微添茶:“那又如何?陛下现在危在旦夕,四公子又不在京中,而许大学士和崔尚书又在宫里,公孙丞相对大公子也是召之即来。等陛下病危,大公子岂非依旧能名正言顺地继位?”

    “果然,这一切都还是阁下布的局啊。”叶桓微叹了口气,说出了一个她在软禁时想明白了的问题:“所以,我被叶昭钰囚禁,也在阁下的意料之中咯?”

    文云曦沉默了片刻才道:“在,‘我们’的意料之中。”

    “‘你们’?”叶桓微有些不解:“怎么,大公子也知道我和叶昭钰的情况?”

    文云曦似乎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又把茶杯推了回去,示意叶桓微喝茶,话锋一转反问道:“今日叶掌柜来找我,只怕不是为了答谢和叙话这么简单吧?”

    叶桓微也不再纠结上一个问题了:“刚才我已经了解了些许关于昨晚的消息,特来问问阁下,有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

    文云曦闻言,一脸疑惑地看着叶桓微,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样:自己是韩珝偲的谋士,怎么可能对她把事情和盘托出?但很快他又把这样的眼神收回去了:叶桓微这样问,兴许是在示意自己,韩珞成又可能和韩珝偲合作?

    抱着博心态的态度,文云曦笑了笑说:“我可以把昨天晚上,包括在此之前的一切告诉你,请喝茶吧。”

    “首先,地下军队之事,我们知道。你们知道了地下军队之事,我们也知道。但是我也料定,你们不可能冒死触碰韩珮翎的逆鳞。因此我们也和你们一样,抱着绥靖的心态,纵容二公子把军队一直发展下去。”

    “对了,想来你也知道青瀚这个人,他是二公子的伴读。但是实际上,他也是我们的人。青瀚无法阻止二公子谋反,便把此事作为把柄,告诉了大公子。也正是因此,大公子才能完美掌控了那些死士的行踪,把他们截杀在御书房外。”

    “端贵妃给陛下下毒,大公子也知道。但是陛下心里也清楚自己中毒了,采取了各种防护措施,想让自己少中些毒,又能让二公子以为他的确是毒深不能痊愈了,好引蛇出洞。而这件事,也在大公子的掌控之中。”

    “因此,大公子加大了剂量,却把这件事算在了二公子头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现在二公子和端贵妃已死——就算是活着,他们也百口莫辩。而陛下现在这个状态,也正是大公子最想要的模样。”

    “那你们是如何知道叶昭钰的?”叶桓微最不解这一点:虽说青瀚那件事让她微微吃了一惊,但叶昭钰才是谋反之事的主谋,能准确地逮住叶昭钰并且掌握她协同谋反的证据,文云曦才是真正的不简单。

    文云曦笑了笑说:“这件事还得感谢叶昭钰本人,她这些年做生意虽然做得风生水起,却也处处立仇,一不小心,把梁家也给得罪了。梁家是南方巨贾,与叶家实力相当。他们想削弱叶家的力量而找到了我,我自然也得顺水推舟。”

    叶桓微啧啧赞叹道:“阁下真是……真狐狸啊。”

    越这么说,叶桓微便觉得文云曦的笑脸越发像狐狸了:“是么?谢谢叶掌柜夸奖。不知道在下送的这份厚礼,你可还满意?”

    “什么厚礼?”让叶昭钰彻底消失吗?

    文云曦叹了口气说:“看来真如某些人所说,叶家二小姐还真是个淡泊名利的人啊,看来我这份礼物,是白准备了。”

    叶桓微觉得有点意思,便问:“什么礼物,阁下不妨说来听听。若是大礼,我自然要还礼的。”

    文云曦靠在旁边的扶手上,淡淡地说:“如果我的情报没错,叶家家主叶昭晖,只有一个妻子,现正怀胎,还制定了二位叶家长房的小姐作为未来辅佐小继承人的对象,对吗?”

    叶桓微点了点头,他又接着说:“可是叶掌柜不妨想一想,叶家家主,能活多久,又能生多少个孩子呢?”

    “将来这个孩子出生了,叶家家主一旦去世,叶家大权就会落到二位小姐手中。但是叶掌柜如今这般生存都尚且困难,将来叶昭钰觉得叶掌柜碍事,会不会予以清除,将权力掌握在自己手里呢?”说完以后,文云曦就那么看着叶桓微,云淡风轻。

    叶桓微微张着嘴听完了,片刻之后笑道:“你还真是,给我送了份大礼啊。保了我的命,还给予我富贵……那么请问,我该怎么还呢?”

    文云曦略略坐正了:“很简单,让四公子和小公子从今往后,不再和大公子作对。不管大公子在京中做什么都绝不过问,直到大公子成为储君,或是新皇。”

    叶桓微闻言笑出了声:“那这钱和权,我还是不要了吧。”

    文云曦也笑了:他知道自己劝不住叶桓微,却还是打出了最后的杀手锏:“魏家四房的独女,就算不念着昔日大公子的情分,也该念一念家族中剩余亲人的生存问题吧?”

    叶桓微听得这句话,僵住了,脸色突然变得极其苍白:文云曦怎么会知道……

    文云曦见她这般,状似得意地说:“其实你也没有多忠心于四公子,不过是想让大公子付出代价而已,对吗?”

    叶桓微半晌没回答这个问题,待脸色稍稍好一些才沉声反问:“他知道吗?”

    文云曦摇头叹了口气:“若是大公子知道他的心上人还在人世间,只怕掘地三尺都要找出来,还要日日夜夜好生看着,片刻不离,深情脉脉。”

    “你什么意思?”叶桓微一说到韩珝偲便绝无好脸色,知道文云曦是在触她逆鳞,不由得一时失了嘴上的礼数。

    文云曦一手撑着脸说:“自从魏小姐离去之后,大公子这一生的奋斗,都是为了当年的魏小姐啊。”

    叶桓微似是觉得有些好笑:“他做了什么他自己最清楚,难道不是因为心里愧疚才做这些事吗?”

    “他为你弑母,为你生出了杀父弑君的心,还为你这般夺嫡,就是想让魏家的名声彻底正过来,好全了你的名分啊。”说到这里,文云曦也不能理解:为何叶桓微对韩珝偲的恨意这般大,可韩珝偲对她却始终保持初心。

    “我不要名分。”叶桓微冷声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又没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他,你大概也知道,我与魏家,并无血缘关系吧?当年四房就剩我一个人,魏家谋逆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怎么这件事,还需要我跟阁下讲道理么?”

    文云曦不想把叶桓微的真实身份告诉韩珝偲,就是怕他关心则乱、对叶桓微百依百顺,再加上叶桓微心中帮定了韩珞成,又对韩珝偲充满了恨意,若是叶桓微不能放下仇恨,让韩珝偲知道了叶桓微的身份,也只会断送大业。

    他说出这些话,是希望叶桓微能归附于韩珝偲所用——这当然是最好的结局。但现在看来,要想让她回心转意,只怕是痴人说梦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