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权国 > 3786 投机
    新驼城

    噗噗噗。船体冲击泥地,,一艘艘圆形船帆的大型运输船,顺着宽达五十多米的河面冲上泥泞黄沙的滩涂地,随着船体轰然撞上,距离晃动的甲板上,一队队身穿铁甲的肯塔姆家士兵东倒西歪,不等船体完全停稳,已经有人从船舷跳到下方的河水里,以身体推动的河水轰然翻卷向前,铁甲寒光映照下的河道,由五千名肯塔姆家军,就像是河道方向猛拍过来的一只大手,狠狠的砸在新驼城头上,怒吼声、厮杀声、金铁相击的各种声音,几乎同时在新驼城河道战线上蔓延开

    ”呼呼“从新驼城方向射来的滚石划过天空,然后轰然砸在河面上,哗啦啦的一下水花炸开,就看见水花中周边七八个肯塔姆家的士兵砸的犹如积木一般散开,鲜红的血染红了河面

    “万岁,砸中了,独眼司兰尔干的漂亮!”

    “打左边第三个,那艘船上全是人!”这些石弹造成的杀伤在正条攻击线上并不大,除了声势吓人外,真正被砸死的不过数十人,但明显对于新驼城方向的守卫者来说,却是对于士气极大的鼓舞,此起彼伏的欢呼声,这些都是新驼城临时招募的守卫,有着冒险者之都的新驼城最不缺的就是人,作为南埃罗数万冒险者最大的聚集地,新驼城不但拥有可以称之为繁华的各色娱乐业,更有整整一条街的武器店铺,就在两天前,肯塔姆家本家突然要求新驼城驱三日之内,必须赶走所有的冒险者,出身冒险者的新驼城主阿斯纳伯克对此命令表示拒绝,并且当即宣布“新驼城属于所有的南方冒险者,绝不会因为肯塔姆家的命令就驱赶冒险者,新驼城从即日起脱离肯塔姆家”

    消息传出,整个埃罗南部震动

    新驼城真是疯了,竟然在这个时候宣布脱离肯塔姆家,真不知道是没看清楚南方大势,还是阿斯纳伯克真的为了南部的冒险者一怒而不顾一切,但无论是从那方面来看,面对势力迅速扩张的肯塔姆家,区区一个自不量力的新驼城,都注定被毁灭的结果

    肯塔姆家对于现在的埃罗南部,已经有一种天命之子的意味,未来新王室的光环下,前段时间,仅仅肯塔姆家的一名庶女,就在怒目堡一战灭了五千联盟大军,随后大举北进包围罗什尼城,可谓是让所有南方家族都吓破了胆,沿途所向披靡。无人敢挡,肯塔姆家周边十余个家族都已经在肯塔姆家压力下,选择脱离南部联盟而加入肯塔姆家阵营,将原先北面埃罗王室数十年都没法打破的南部联盟,生生变成了肯塔姆家阵营和南部联盟阵营,

    而据说此次肯塔姆家继承人阿特利哥伦返回南方,更是一口气带回了肯塔姆家过半精锐,八千武器精良到牙齿的肯塔姆家大军,在这种情况下,不识时务的新驼城宣布脱离肯塔姆家,就是螳臂当车,自取灭亡!

    在一艘停留在河道侧面的打船上,一名年青男子穿着明黄色的骑士铠甲,头盔上是精工雕琢的豹子头,一双略显狭长的眼睛,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着前方新驼城码头,在他的身后,三名神色彪悍的肯塔姆家的封臣一脸恭敬的等待命令,这名青年目光中带着一丝傲慢神色,嘴唇单薄,给人一种狠辣刻薄的感觉

    他正是肯塔姆侯爵长子,肯塔姆家对外承认的继承人阿特利哥伦,作为被给予厚望的肯塔姆家未来之主,阿特利哥伦在南埃罗的名声还是可以的,在南部各大家族也有几分地位,但是相对于各大家族称之为天命之人的庶女阿特丽丝,阿特利哥伦就显不出什么优势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阿特利哥伦,而是对方太开挂

    抓住契机与帝国高层谈判,一举将肯塔姆家推上了埃罗未来王室的位置,所有的南方家族们眼镜片碎了一地,要早知道连这种事都可以当成交易,还发动二十万大军包围埃罗王都做什么,各大家族一起凑点钱,就把埃罗王都买回来了,后面又在中部划分上一举得到了整个南部贵族派系的效忠,面的南部联盟的强势报复,竟然还突然翻盘,逆袭了南部联盟,这就很让人无语了,阿特丽丝崛起的太快,太突然,猛地让人完全没法,除了说是天命,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可能,

    “外界已经无力阻挡这个女人了,但肯塔姆家内部看起来并不想让一名庶女有机会上位!

    “即将成为新王室的肯塔姆家,怎么可能确立一名庶女为家族继承人”一些传闻也从肯姆家方面被人传出来

    “殿下真是英明,只是稍微的一个试探,就找出了阿斯纳伯克这个最大的家族内鬼,否则一旦真等到新驼城站出支持那名庶女成为家族继承人,我们的处境就很被动了”一名肯塔姆的将军满脸钦佩的恭维着阿特利哥伦,甚至已经称呼对方为殿下了

    殿下是王室才采用的称呼,而肯塔姆家现在还不算埃罗王室

    阿特利哥伦神色自若看着前方,丝毫没有纠正的意思,肯塔姆家成为埃罗新王室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以前称呼一下有什么不行,此次肯塔姆侯爵将家族半数军队都交给他指挥,本身就是对他这个继承人的支持态度,一个庶女不知道爬上了那一个帝**官的床,就真的认为自己是肯塔姆家的人了,真是痴人说梦!家族内部,阿特利哥伦早已经采取雷霆手段,将于阿特丽丝有关的人全数关押,根脉连根拔起,那些先前跟随这个女人的家族封臣们,此刻也都在赶回家族的途中,等到那个女人只有一个人的时候,看她还有什么厚颜无耻的面目自称是肯塔姆家的人!

    “斯拉木那边怎么样了?”

    阿特利哥伦朝着那名将军抬了一下手手,从远处收回目光凝声问道,除了留下三千人压阵家族外,阿特利哥伦将五千兵力都压在了新驼城方向,他就是要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家族中那些摇摆不定的人,那个女人只是一名庶女,自己才是家族长子,只要自己一个眉头,就能够让任何人灰飞烟灭,站错队的下场很严重

    “斯拉木大人已经突破河道下游的利撒河一线,相信很快就可以与我军主力汇合,从前后两个方向对新驼城形成夹击”那名将军回答说道

    ”雷切,听说新驼城内美女无数,更有不少冒险者拿出来拍卖的宝物,你想要什么奖励!战功者赏,战败者罚!我阿特利哥伦从来不是小气的人”阿特利哥伦嘴角呵呵笑道,作为家族长子,本身就有些看不起冒险者出身的阿斯纳伯克,而阿斯纳伯克在肯塔姆家领地内的新驼城,也一直被其他家族作为嘲笑肯塔姆家的一个标志,堂堂四大侯爵家族之一的肯塔姆家,三分之一的财力竟然是来自女人的肚皮和地下赌场,而新驼城自成体系的管理,将身份低贱的冒险者看成城市的主体,更是让各色贵族所不耻

    如果可能,阿特利哥仑早就将新驼城关闭,将冒险者出身的阿斯纳伯克踢出去肯塔姆家!

    “让家族的铁桶军上,在这些垃圾上面浪费时间是对我肯塔姆家的羞辱”阿特利哥伦似乎对于这种还在河道滩涂上的拉锯战烦了,扭头向身后的传令旗手命令道,那名旗手很快将手中的绿旗帜换成了一种蓝底黄色的旗帜,

    “铁桶军,向前!”铁桶军是肯塔姆家最为精锐的部队,因为头盔的造型就是一个圆柱铁桶而闻名,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的壮汉,矫健耐战,身体壮实,手臂甲都是腱子肉,是南方埃罗少有的重甲,看见出击的命令,八百名铁桶军士兵开始从船上下来,手里端着特制的两米长柄的重斧,咧嘴自信的狂笑着,那狰狞的嘴脸让人心寒。在他们看来,对面那些杂牌冒险者,跟扑上来送死的飞蛾差不多。冒险者大部分都还是皮甲,武器也都是轻武器居多,哪里见过真正的重甲部队

    “注意,是铁桶军”对面冒险者出现一阵骚乱,肯塔姆家凶名赫赫的铁桶军之名,他们只是听过,但还没见过,今天算是见识了,使出了全部武器,刀、矛、剑纷纷砍戳在铁桶军士兵身上。刀剑斧戳砍在铁甲只留下了一道浅伤,飞箭也戳不穿铁桶军身上的铠甲,被攻击的铁桶军满不在乎的咧咧嘴,两米长的重斧一挥手,,脑浆、鲜血和头颅骨的碎片横飞,整个脑袋都没了。

    “妈呀,太可怕了!”

    “挡住啊,不要后退!”一些冒险者里边的头目大喊着,但是效果却并不假,冒险者发现面对重甲的铁桶军,拼命死战也不管用,顿时就慌乱了,八百铁桶军以毁灭一切的气势推垮了河滩上的新驼城守卫,满河岸都是逃跑的人

    阿特利哥伦嘴角冷冷一撇,新驼城竟然期望这些自拿钱不肯拼命的冒险者,真是滑稽到令人啼笑皆非,这些冒险者也能打仗,那还要正规军做什么,果然只是稍加碰撞,见了血,负责这里的六百人的部队直接就被冲垮了、鲜血白白的滚进河水,惊惶失措的冒险者早已摇摇欲坠了,经不起如此惨烈的肉搏战,有人开始逃跑了,接着逃跑的人越来越多,等到肯塔姆家的铁桶军将眼前杀透,被杀死的冒险者尸体沿着河道流淌,犹如一条血色的腰带,积尸如山。

    “果然还是挡不住

    阿斯纳伯克已经做了很坏的打算,但也没想到前面崩溃的这么快,他刚刚接到消息,肯塔姆军同时在半个小时前击溃了下游的阻挡,正气势汹汹的朝着这边合围而来,一旦对方下游的部队抵达,新驼城就是腹背受敌的局面,那就不仅仅只是局面不利,最可怕的还是城内的士气会遭到沉重打击,

    他临时发动招募了两千冒险者,加上新驼城本身的一千五百人,也只有三千五的兵力,而冒险者本身就不是正规军,小打小闹还行,真到了战场上,真到了见血的时候,完全就不具备对抗的可能,面对的是肯塔姆本家五千精锐的强攻,新驼城要说一点不担心那也是假的,呜呜呜”鸣起低沉的号角声回荡在山林间,传入阿斯纳伯克的耳中,这表示血腥而惨烈的在这数里长的战线上同时进行着,对方的夹击部队正在迅速靠近中

    “大人,不管是在兵力总数上,还是作战素质上我们都是劣势,帝国真的会救我们吗?”副官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只有赌一把”阿斯纳伯克脸色一变,手重重压在城垛上,他相信自己不会看错,帝国支持的是阿特丽丝,而不是肯塔姆家!锦上添花谁都会,真正雪中送炭的有几个,在整个肯塔姆家都在针对阿特丽丝的时候,才能更献出自己的价值来,想要改变家族继承不是不可能,如果一半以上的封臣提出更改家族继承人,那么就完全可能将一个家族庶女推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