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混乱之夜(上)
    “……龙语。”伊斯说,看着手上的伤口在微光中消失。

    娜娜探头探脑,委屈巴巴地向埃德伸出它被自己咬伤的小爪子——这小家伙根本连皮都没咬破,看上去只是微微有点肿。

    埃德随手给它揉了揉,不知该怎么回答伊斯。

    他刚才所念的的确是龙语……但龙并不会治疗法术。那没有谁能教他的咒语到底是怎么出现在他的脑子里,他也说不清楚。

    从前他沾沾自喜地以为那些无人施展过的法术是他天才的创造,现在他却怀疑那是他曾拥有的记忆刻在灵魂里的本能,就像巨龙的传承……只不过,那是他自己的记忆。

    “……你记住了吗?”片刻的沉默之后,他反问。

    伊斯微微皱眉:“法术并非只是一个咒语。”

    埃德握住他的手,再一次清晰地念出那个咒语。

    龙语佶屈聱牙,音节铿锵,极其难念,好在一个字符里所包含的意义比古精灵语更为复杂,咒语便格外简短。在那极短的时间里,力量的凝聚、改变与释放其实也相当简单,只是难以用语言描述。

    那其中没有什么精巧的计算,更像是……心念一动。

    埃德只能用这种方式让伊斯感觉到力量的流动。他引导那力量穿过伊斯的身体,竭力放慢整个过程,让他感觉到每一点细微的变化。

    他居然在教一条龙如何施法——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心情复杂。

    伊斯没有拒绝。但在埃德第三次重复咒语的时候,他摇摇头,抽开了手。

    “没有用。”他说,“我能使用的只有我体内的力量……它被我的种族,我的血脉,固定在某种限制之内,并不能有太多的变化。”

    “可是,”埃德茫然不解,“是你教我如何感知这个世界,如何控制它本身的力量……”

    他记得虹弯岛上骤起的风,瞬间盛放的花朵……记得冰龙连哄带吓的,引导他的声音。

    “我能教你,可我自己做不到。”伊斯坦然承认,“我能在北方寒冷的大地上召唤一场暴风雪,但我无法让雪变成花——你却有可能做到。”

    “我不明白……”埃德喃喃,“可我用的是龙语啊……”

    “没什么不明白的。”伊斯早有预料,因此也并不沮丧,“我们已经被创造得太过强大,如果毫无限制,这个世界说不定已经被我们毁灭过无数次……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用龙语,但你可以试试,也许用精灵语,甚至通用语,都不是不能做到。语言只是……用来画出线条的笔,最终有用的,是你画出的符号。”

    埃德低头沉思。他承认伊斯说得挺有道理……毕竟他也不可能比一条龙更了解自己,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来。

    以及,伊斯表现得太过平静了一点,而他本该是受影响最大的那一个。

    “你……真的没事吗?”他小心地问。

    “……有事。”伊斯回答,“但我能应付。”

    他的意识里依旧一片狂风暴雨,但他已拥有坚固到足于抵抗风雨的堡垒。他建起它不是为了挽留过去,而是为了守护未来。

    那再不是一座会轻易坍塌的,沙上的城堡。

    月亮在黑暗的海面上升起,像一张苍白而冷漠的面孔,俯视着它凝望了千万年,亦告别了千万年的世界。

    它看过万物如何诞生,也将看着万物如何沉寂。

    它所长眠的孤岛,如今只是月光下一片荒芜寂静的黑影。所有精心筑起的圣殿,蜿蜒林间的长廊,都只剩了嶙峋的骨架,再无昔日微光笼罩的神圣与安宁。

    不,安宁还是有的……真正的,永恒的安宁。

    海水缓慢地涨了起来,漫过银白的沙滩,随着另一种潮汐而醒来的力量穿过精灵光芒黯淡的、模糊的身影,海浪轻抚他的每一刻,掠过他的每一点微风,都把他曾失去的带回给他。

    精灵俯身掬起一捧海水,又让那冰凉的水流从他指间滴落。他感觉到了它的温度,感觉到它滑过他肌肤时奇妙的触感,并为之而惊叹不已。

    一片黑影从他头顶飘过。他抬头仰望,巨大的魔船扬起黑帆,悠然乘风而去。

    那是告别,也是提醒。

    精灵微微笑了起来。

    人类……多么有趣。

    双翼自他身后伸展开来。交错其上的纹路宛如叶脉,虫蚀般的斑点散布其上。它迎风张开,如饱满的帆,如风中起伏的林海。

    斑叶龙拍打着双翼,腾空而起,低低地掠过海面。白色浪花绽放在它带起的水波上,又匆匆凋谢。它盘旋着,翻腾着,一点点找回记忆中真正的飞翔,才转而向东北疾飞。

    它可以在一瞬间跨越千里,但此刻它更喜欢用双翼越过万顷波涛。

    夜空中那更为古老的月亮所带来的混乱不会持续太久……但已能给它足够的时间。

    埃德强迫自己把视线从那轮圆月上收回。月中的阴影清晰如画,形成奇怪的纹路,他不由自主地在心中一遍遍描画,试图读出其中的意义……但在一脚绊在台阶上,差点摔个五体投地之后,他只能把注意力拉回眼前。

    他穿行在水神神殿茂盛的花木间,因为周围的寂静而越来越不安。

    离开家中时他也怀着许多不安——即使相信他的朋友,也不妨碍他……如伊斯从前调侃的那样,“像只老母鸡一样”担心。

    但他更担心的是这里。

    水神神殿防御重重,但有许多是费利西蒂设下……或是按费利西蒂教授的方式设下。而费利西蒂,是个私语者。

    她的法术混合了不同的方式,使用了不同的力量。一种灵活多变,可以适应外界的各种变化,一种坚如磐石,难以撼动。正常情况下这样的法阵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更为强大,但今晚……魔法之月下,瞬间勃发的力量,恐怕会超出那些法阵能够接受的“变化”的范围。

    一时的防御失效原本也没什么大问题,神殿里的牧师和圣骑士并不是摆在那里的装饰,何况还有菲利在……可里面现在还关着一个幻魔。

    即使已经成功地捕捉了它一次,他可一点也不敢小看那狡猾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