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血妖姬 > 第2190章 白正武
    不过,雪如楼的注意力却是被屋内正堂上,那端坐在太师椅上的身影吸引了目光;

    因为屋内环境太过昏暗,且在那人身旁并没有灯柱,他的脸是暗的,看不清长什么模样;不过那挺直的脊背和单薄的几乎只剩骨架的身躯能看出他的傲骨,不过透出的淡淡死气,让雪如楼他们都明白,这家伙快陨落了。

    “过来,走近些。”而在雪如楼他们打量的时候,那苍老的声音突然出现,几人惊异发现,那声音似乎并不是太师椅上那人发出的~!

    雪如楼神色微肃,盯着那人几息后才走了过去;

    而距离近了一些后,雪如楼只愕然发现,那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哪儿是什么人,分明是一具干尸~!

    这干尸身上的血肉精华不知是时间太久流逝了,还是被谁汲取了,剩下的一点点肉粘在骨头上,被一层灰色皮肤紧紧包裹着,皱巴巴的像是大象皮;

    不过,让雪如楼惊讶的,却是这具干尸的脸,那脸虽然同样皱巴巴的,但是只看大致的五官,竟是和他自己一般模样~!

    这怎么可能~!

    不,应该说,弄出这个干尸的存在是几个意思??

    而雪如楼看清楚了干尸的模样,其他人紧紧在他身后,自然也看清了;对于雪如楼的淡定,三人感叹一声后也没有多言,只安静的看着。

    “我走近了,也看了,你还想说点儿什么?”雪如楼沉眸问道;

    “帮我,把我的身体好好安葬,”

    “叮自动接取任务,帮白正武把其身体安葬;任务目标:帮白正武把他的身体葬入白家坟地;任务成功,获得白家的白灵;任务失败,白正武黑化,不死不休。”

    那苍老的声音话音刚落,雪如楼就接到了那个坑人的任务,这让他糟心无比,不过那苍老的声音似乎是任务有人接了的缘故,说话声音都温和了许多;

    “你放心吧,带着我的人去。”那苍老的声音温和说道,雪如楼却是沉着脸,他就特想回一句,这种先一巴掌再来一颗甜枣的举动,是真当他傻白甜啊~?!以为有了好就忘了坏??

    雪如楼没说话,不过他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那苍老的声音明显很会来事儿,见雪如楼不吃那一套,他也没有多纠缠,只立即把控制手下的令牌给送了出来;

    雪如楼一脸冷漠的把那块令牌收了起来,并没有客气的意思,那苍老的声音见状也是一乐;

    “看来你是对我的手下毕竟感兴趣。”

    “”雪如楼一脸冷漠的看向屋内昏暗的角落,虽然这声音的主人明显不想暴露自己,但是他一句句的说着,他自己真正的位置也逐渐的暴露了出来;

    大约是雪如楼那冷漠的一眼的存在感太过强烈,那声音突然就收敛了自己,感知到他只是亡羊补牢的装死,雪如楼不由撇嘴;

    ‘那令牌怎么用?’雪如楼写道,见那声音依旧在装死,他只侧头示意看了半天热闹的三人跟好,然后直接朝那个昏暗的角落走去。

    “!!你要做什么?!”而那苍老的声音原本还冷漠的装死,但是当雪如楼笔直朝他所在角落走来的时候,他也是惊了,下意识的嚷嚷了起来;

    ‘同样的话我不想写两遍。’雪如楼冷漠写道,见那声音没有回应,只凉飕飕的看着那个角落,继续往前走;

    “认主后就知道了~!不要过来~!”那声音似乎很怕雪如楼他们靠近过去,急急忙忙就说明了道,同时也惶然的喊了出来~!

    雪如楼闻言脚步微顿,四人同时停下,雪如楼几乎听到了那声音猛然放松的欣喜;

    ‘我要购买高家的白灵,要如何做?’而在这时,雪如楼只又写了问道,瞬间,他就感觉到那声音的呼吸乱了;

    “你怎知道高家的白灵在这儿?!”那声音猛然大叫了起来,雪如楼挑眉;

    ‘我替城主来购买。’

    “城主”瞬间,那声音直接萎了,倒是让雪如楼有些惊异;

    那城主的名头似乎挺重的啊~!

    “我会让人带你去。”那声音沉默了一下说道,然后突然就没了声息,同时原本就昏暗的屋内愈发的暗了,而白正武的身体也在这时自动飘了起来,连同他身下的那张太师椅,飘飞到了雪如楼面前,意思很明显。

    丝族的丝路妒忌丝葭被她喜欢的男人爱慕,在族人去自己猎场捕猎的时候,把丝葭骗了出来,然后用短剑刺穿了她的腹部,然后把失血昏迷的她放在马背上,把马赶走,丝葭被马带到了距离族群领地很远的,属于鹿族青鹿的小猎场中,冻僵又重伤的她,在青鹿收取猎物的时候发现,顺便带回了落脚点;因为丝葭生病虚弱,青鹿就暂时留在落脚点,而没有带着猎物回去住处;(被马带走的时候还是暑季,醒来时寒季都已经开始了一个多月,期间一直昏迷,半路时成遇到流浪者被带走,简单医治了伤势,并且被留了一段时间,在寒季开始后供养越来越困难,最后被放弃,再次被丢回马背被放逐)

    剑光剧痛昏迷,苏醒时在山洞,不远处火堆烘烤半边身体,高大男人进来山洞把冰冻兽尸丢到她旁边,点燃他进来时候被狂风熄灭的火堆,和他说话,他不吱声后以为他听不懂或是无法说法就闭嘴,肚子饿的声音被听到,男人过来查看,陌星子惊觉这具身体是个少女,男人发现她身体半边热半边冰,把他挪到火堆旁,然后他被冷热刺激直接昏迷过去

    意识模糊中得到另一个叫丝葭的少女的记忆,然后被灌古怪液体呛醒,男人斥责浪费,陌星子太过虚弱又昏迷,男人着急其身体状况,直接嘴对嘴喂食,喂了几天后醒来,醒时感觉到被喂食的触感不张嘴,然后被舌头撬开嘴巴直接炸了,男人解释,怒起挣脱怀抱张口,却被自己声音惊到,男人慌张去拿热水掩饰尴尬,男人笨拙慌张模样让陌星子沉默,后接过热水不喝男人疑惑问询是烫就想伸手进碗里试试,被陌星子怒骂躲开,言语刺激陌星子骂滚,男人离开山洞,陌星子喝了水打量周围,发现是一个长而窄的山洞,身下木床是巨大树墩,一旁放着好几个空碗的树墩,不远处有火堆,再远些是拐个弯的山洞口下床却发现鞋不见了,冰凉地面让陌星子无法下去,想起记忆最后的一道剑光,掀开衣服看到腹部巴掌宽的血痂,男人这时回来,拿着一双小皮靴,试穿刚刚好,得知是被摸着脚丫子对比做出来的,顿感不爽,脸色不善让男人以为鞋子问题蹲下去摸脚,受惊怒起,生气想出去山洞,得知外面是寒季有狂风,而且寒季已经快一个月,更是惊愕为何会断片一个多月的记忆,说及体弱,男人露出惊喜,让陌星子恼怒不虞

    男人开木门出去,狂风进来没有直接吹到也让陌星子感觉到透骨冰冷,男人带着黑色兽皮回来,得知是寒熊皮,惊愕丝葭并没有见过寒熊,准备用寒熊皮做衣服,想比对大小,陌星子黑脸抗议不给碰,说起寒熊是什么,又提及之前喂食的是炎猴奶,又是一种没听说过的野兽,男人说起心疼陌星子浪费的猴奶,声音太大震伤陌星子耳朵,男人惊慌,陌星子被震昏,被抱到床上,再次苏醒被肉香吸引,男人炖了寒熊肉,起床过去等着,吃的时候发现没有筷子不想用手直接捞找了两根树枝剥皮当筷子,结果男人说是麻木的树枝,陌星子全身麻痹软倒失禁,被男人抱回床上尴尬的要死

    各种郁忿后睡着,再醒后麻痹消失,裤子阴干不舒服,看到做好衣服拿来穿上,把湿裤子拿去烘,想外出发现根本推不动门回来烤火,烤干裤子把薄衣服穿了起来再套上兽皮衣,男人带着柴禾回来遇到,明确陌星子根本出不去,想到还有五个月的寒季不由抑郁,男人跑了几趟弄好柴禾,见陌星子模样不忍心说再给他做些衣服就可以出去了,陌星子问为什么对他这么好,男人说出缘由,

    鹿族和丝族不同的生活模式,青鹿的妹妹白鹿就是体弱才在成年出来独自生存时死亡,让青鹿痛恨鹿族规矩和父母,见到陌星子也是体弱,不由想到自己妹妹才对他好,同时也告诉了青鹿这具少女身体的来历,丝族天生体弱但天生有美丽的少女丝葭从小被宠爱长大,但是当爱慕她的男人对她好被喜欢那个男人的丝路妒忌,在众人去狩猎时一剑捅伤了她,再苏醒时就是陌星子进游戏时,然而丝葭和陌星子之间还有一个月的断片期

    青鹿对陌星子更觉怜爱,只直接把她当妹妹,继续给他做衣服,同时拿了鸟肉回来,和他说明是黄鸟肉,但不怎么禁饿,不过说时想到黄鸟蛋是专门给孩童补身子,对陌星子应该有用,然后担心陌星子又作死,给了他一把新削好的木勺,吃完饭试穿第二层衣服,青鹿打开木门给陌星子试,依旧不行,回到山洞继续做衣服,加上第三层衣服全副武装只露出眼睛后再试,经能出来了,外面全是狂风冰雪,行走艰难,后担心陌星子病情加重,抱起他就走到另一个山洞

    进去抖了抖冰雪,青鹿去生火,陌星子发现这是青鹿储藏物资的山洞,然后说想让陌星子在这儿等他,他把其他山洞存储的物资运回去他住所后再来接他,并表示半个月即可;给陌星子留下足够的肉食后离开,但陌星子等了一个月把所有熟肉都吃了,又没能力分割其他兽尸,不得不走出了山洞,半是为了出路,半是对游戏无进展对青鹿爽约而有些作死的冲动,最后昏迷在雪地里,醒来被救,然而救他的人发现他是丝葭后道明她是青鹿的姐姐红鹿,而青鹿为了给他弄黄鸟蛋外出失踪了,他们都赶过来寻找他红鹿赶走了陌星子,在外面寒冷侵袭伤病饥饿加剧,陌星子只走到很远处的木屋前咬牙敲门,后开门被救了进去;醒时发现并不饥饿,同时腹部的伤被包扎好,计鹿过来问询,后在他面前吃肉汤,让他馋的不行后告诉他他得了寒症只能喝汤,惊异寒症是什么,被计鹿发现身份,并告知自己是青鹿的仇人,然而寒症不能再瘦寒气,又被困与屋内,计鹿去切草药,陌星子发现腹部白布变硬,计鹿解释告诉他是药渗透然后干了原因

    得知伤口里面烂了,计鹿打开,看到自己腹部缺失了拳头大的肉,被重新上药后包扎好,吩咐不能动都去火堆旁修补捕鸟网,并告知陌星子自己要出去狩猎,被计鹿毒蛇讥讽气的睡不着,结果最后还是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计鹿已经外出了,陌星子下床溜达,累了才回去躺着,找到一碗肉汤热了喝了,突然听到有人弄门,惊疑不定时门被弄开,一壮硕女人来找计鹿还东西,见计鹿不再把东西放门口就走了陌星子拿不动东西,只得为了防止丢失用绳子拴住拉进来关门,留条缝,计鹿回来时陌星子情况已经糟糕,计鹿怒骂后直接把他抱上床脱自己衣服,陌星子受惊挣扎,被牢牢控制住,计鹿估计刺激,表明要睡陌星子,只是因为他现在身体受不了也没有碰他,让陌星子完全炸起,最后实在扛不住昏睡了过去,缓解寒症后,计鹿起来处理驼鹿送

    并且与他说了一下蛇草的具体情况,并且说了一下寒症的情况,严重只能靠人体温度缓和,但被捏了屁股的陌星子依旧非常生气,给陌星子换上蛇草汁,是最好的止血恢复药物,弄好后陌星子好奇计鹿昨天抓到什么,不想他弄了一网兜冰蘑菇回来,煮冰蘑菇汤,驼鹿突然来传达有紧急消息,让陌星子先吃后两人离开,陌星子担心汤烧干就加了水,两人回来发现不由无语变难吃的汤,吃完后驼鹿离开回去收拾东西